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天使的羽毛

作者:螢火蟲

單元篇

 

1/4

我在街上遊蕩著。

突然,心臟停止跳動。

我往後跌倒,有一輛車向我駛過來。
然後我的身體被撞飛起來,
在倒地的那一剎,我清楚地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看到赤紅的鮮血汨汨地流了出來,這一切交織在一起-----
嘿!死亡的感覺。

我想,我應該死了。
因為我看到了羽毛,軟軟的,純白的。
是天使吧,天使也來接我啊。
我伸手想去抓緊那羽毛。
可是,手,太重了。我抬不起來。
看著流出來赤紅的鮮血,我想起了我的紅髮戀人,他的頭髮也是艷紅的,很美麗。美麗得,讓我願意用一切去換取他。
在我失去意識前,我最後想的是:

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我還不能死。


********************************************************

30/3

嗯•••好痛。骨頭全散了吧。這裡是那裡?
我坐起來,腦中逐漸想起我死之前發生的事。
身上的衣服滿佈鮮血,應該是我的血吧。
我還沒死嗎?之前那一切是個夢?
可是感覺好真實,真實到連衣服都佈滿血跡。

唉。不管了,思考很累人呢。先去洗個澡吧。身上滿是血跡,蠻不舒服的。
咦?手上摸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是什麼呢?
一條羽毛?我想起了死之前所看到的羽毛,難道這不是夢?
我抬眼一看,看見日曆上大大的日子:3月30日
不會吧。那天明明是那白痴的生日,是4月1日啊。難道我回到了我死亡的前兩天?
我打開電視一看,新聞報導員正在說:

「歡迎收看3月30日午間新聞。•••」

我真的回到了兩天前。
那麼兩天後是那白痴的生日,也是我的死亡的日子。
其實我也不想死掉啊,可是心臟自己要停也沒辦法。

不想了。身上髒得很,很不舒服,先去洗澡吧。



洗澡中

怎麼會被車撞呢?

---------------------------回想-----------------------------

1/4

「花道!我來了。」
流川進入了櫻木單身宿舍中,四處張望了一下,都看不到花道的人影。
「什麼嘛!又叫我來,自己都還沒回到家。」
雖然在抱怨,可是誰都看出流川眼中的溫柔和唇上的微笑。

鈴鈴鈴•••

電話響起。

「我是天才櫻木花道,現在不在家中,請留下口訊或電話,我會儘快回覆。」
嘟•••
「花道,我是仙道。昨天和你去看籃球賽真的很開心,有機會下次再去吧。昨天突然吻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的。對了!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樂。再見。」

聽到這段留言,流川呆了一呆,突然心中充滿怒火和妒火。什麼,白痴被別人吻了?

正巧,花道回來了。

「我回來了!咦?狐狸早來了耶!」
「•••」
「怎麼了?面色不太好啊。」
流川鐵青著臉,伸手指了指電話,櫻木打開留言,仙道愛的告白立刻充滿花道小小的房間。
花道的面色逐漸轉青,額上的青筋綻出。
「楓!你聽我說•••」
「還有什麼好說,事實都礎b眼前。」
「楓,你聽我說•••」
「早知道你很欣賞仙道,什麼和他只是好朋友,很愛我的話,全都是謊言!」
「不是的,我•••」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流川像個小孩一樣無理取鬧
「你寧願信仙道的一面之言,都不肯聽我解釋?你不相信我?」櫻木心碎的問
「對!因為你所說的全是謊言!我不要再聽!」
說罷,流川便衝出了房間,不理會櫻木對他的呼喚。

流川衝出花道的宿舍後,便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逛。
不知逛了多久,在流川過馬路的時候,他的心臟突然停止了跳動。
因為正在橫過馬路,故此流川倒下時,被正巧駛經的車子撞到。

-------------------------回想完畢-----------------------


唉!怎麼會在那白痴的生日時發生這些事的?
我怎麼會這麼差勁?像個年輕小伙子似的充滿妒忌心?真可笑!
算了。過兩天是白痴的生日,我一定要在我心臟停止跳動前把我還沒有送他的生日禮物送給他。

擦乾了頭,只在下身圍了一條浴巾的我步出了浴室。

「狐狸!我來了。睡醒了沒有?」櫻木一進流川的住宅便大聲的嚷嚷
「•••」像兩天前所發生的,花道來叫我吃午飯和•••和約我在他生日那天到他家。
「狐狸?怎麼了?睡呆了?」
白痴別把手伸到我面前亂晃,很頭暈的。
白痴的手輕輕的撫上我的額頭上,暖暖的,很舒服。

「楓?沒事吧!不舒服嗎?」白痴擔心的面孔立刻大特寫似的在我面前放大。

輕輕的搖了搖頭。在我死之前,想多感受花道的體溫。
輕輕的走上前,把屬於自己的白痴擁在身前

「花道•••花道•••」
「狐狸?今天怎麼了?你很少這麼主動的。」
「沒•••」白痴很吵,用嘴塞著他,那麼他便不會那麼多話了。
「嗯•••」
「花道•••」
「楓•••」

接著室中便春光無限

********************************************************

流川慵懶地躺床上,櫻木則在床邊整理衣物。
櫻木輕輕的走到流川跟前,低頭輕輕一吻。然後紅著臉的退開。

「狐狸,明天我要打工,所以沒空陪你。」
「嗯•••」是要去見仙道嗎?心中忍不住澀澀的。

反正我都快死了,不要再亂想了。只希望在剩下的兩天好好的和白痴在一起。

「狐狸,不要忘記後天是我的生日,要到我家啊!」
「嗯•••」溫柔地一笑
「那•••再見。我愛你。」
「我•••我也是。」流川小聲地說。

不知櫻木聽不聽到,櫻木便衝出門去打工了。
流川從床上伸了伸懶腰,嗯!去準備給白痴的禮物吧。

********************************************************

很久以前,我便相信有天使的存在了。
在我小時候我曾看過天使,真的有一雙很美的翅膀,純白的,白得耀眼。
我和他曾約定,在春天,櫻花盛開的時候和他一起去看櫻花。

可是,他失約了。

當我去到時,地上只剩下一條羽毛,純白的。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看過天使了。
我最愛的天使,就這樣的離開了我。

那種被遺棄的感覺,很苦,很痛。
那個傷口,血淋淋的,刻骨銘心的,永不磨滅的。

因此我不願去輕易的去愛人。直到花道的出現•••


流川驀地睜開眼

剛才做夢,想起以前的往事。
我的死亡,發生在我最幸福之時,有我愛的人,也有愛我的人。
眼角微微的沁出盔]。
是了,縱使我很冷淡,對自己的死表現得滿不在乎,可是又有誰真的能放棄在手中的幸福和自己最愛的人。

我不能。

至少我真的不甘心,不希望我和花道的幸福就因此而完結。
可是縱使沒被車撞,心臟自己要停止跳動,我也沒辦法呀。
不要再想了,希望在剩餘的兩天能和花道好好度過,留下最美的回憶吧。

********************************************************

1/4

剛剛激情完

「花道•••」
「?」
「我愛你。」
「!!!楓?你怎麼了?平時死都不肯說的話今天幹嘛說這麼多次?剛才在做時你也很賣力,而且特別激情。究竟發生什麼事?」
「沒•••」
「真的?」狐疑的雙眼直直的望著流川
「真的。我愛你也是真的。」請你記緊,我真的很愛你,花道。
「嗯•••我也愛你啦!」

呵!真可愛。

「對了!生日快樂!」
「謝謝!」

又臉紅了,怎麼老會臉紅呢?這白痴難道不知這樣很誘人嗎?

「生日禮物。」伸手指指桌上包裝得很精美的包包

櫻木高興的跑到桌旁,很粗魯的拆掉包裝紙。

「嘩!」大聲的歡呼了一聲
然後撲進流川的懷中,開心的問:「你怎麼買到這對限量絕版的波鞋?你知道嗎?我想要很久了。」

流川只是微微一笑,不作回應。
我當然知道啦,否則怎會花那麼大的心機、時間和金錢,託人在美國替我買回來呢。

「謝謝你,楓。我真的很高興。」
櫻木雙眼亮晶晶的,雙頰因激動而脹紅。
「你高興便成了。」流川溫柔地道
櫻木興奮地試穿著,不停地在房內走動。
流川溫柔地看著他,像要把花道的樣貌刻在心上,永遠不會忘記。

「花道•••」
「嗯?」櫻木興奮地望著鏡中自己的波鞋
「我們分手吧!」

櫻木僵在鏡前,緩緩地別過頭,像聽不懂流川的說話。
他死命的看著流川,想從他眼中看出開玩笑的意味。
可是他失望了,流川的眼神很溫柔,可是卻很堅定。

「為什麼?」

櫻木幾經辛苦才說出這三個字。

「沒為什麼。」流川輕輕的說。只是因為我太愛你了。他在心中悄悄的加上
說罷流川便起身,把衣服穿上。
櫻木只在一旁默默的看著。他太吃驚了,甚至還不願相信流川所說的。
可是他知道流川是認真的,並不是他不愛他,只是有其他一些理由導致流川要和他分手。

當流川正想步出住所的玄關時,櫻木開口說:「你是不是得了絕症?」所以才要離開我

停了一停,流川沒有回頭。

「不是•••」但也差不多了。流川在心上加上
向後的揮了揮手,流川走了。

他一個人的影子拖在地上,長長的,孤獨的。
令人有種-----
眼睛發澀
想流痕熒P覺。


********************************************************

我又在街上閒逛了。

再過不久,我的心臟會停止跳動吧。
真的不希望令花道傷心,可是若果不是這樣的話,也釭廜D會陪著我一起死掉吧。

嗯•••心臟又開始痛了。

時間差不多了吧。前面便是我被車撞的那一條街,再過1分鐘,我便要離開這世界了。
那麼,請容釦琣b這最後的一刻,想著我最愛的人吧!
閉上眼,想著戀人的樣貌。眼角微微的濕了•••
花道•••花道•••

我的前腳踏進了行車道。

突然,花道的身影在對面馬路衝過來。
在他的身上,我竟然看到一雙翅膀。很美的翅膀,純白的,耀眼的。
呵!天使!

砰!

我聽到周圍的人在驚呼,我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我看到鮮血像小河一樣流了出來。
可是那些不是在我的身上發生的。我看到我最愛的人倒臥在血泊中。

不!
一種害怕會失去的感覺深深的發自我心。
我衝上去,緊擁著花道,眼略ㄔ悁菪D地流下來。

「花道!」我哭喊著

不,不要離開我。

怎麼我最愛的東西全都要離開我?
怎麼現實所發生的事總和我希望發生的違背?
天使要離開我,
花道你也要離開我。
我不要再經歷那種椎心的痛楚了。
所以•••請不要離開我了。花道•••


櫻木睜開眼,看著抱著他的流川。
「我不允釦A擅自決定自己的去向!你是我的,我不允釦A離開我。」櫻木堅定地說
我拚命的搖頭,聲音哽在喉上,發不出聲音。
「所以•••」
花道你不要說了,好像在交代遺言。我不要你死。我願意用我的生命換回你的。
「楓•••我沒事•••」
不要說了花道。不要說了。



「•••你快去叫救護車吧。否則我真的快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了。」櫻木有氣無力地吩咐

流川正想伸手去拿電話,他竟發現手不由自主地發抖。
這就是失去櫻木的感受了嗎?
不能承受啊!

幸好此時救護車來了(是路人去叫救護車的,否則以流川的速度,櫻木說不定早死於失血過多了。)於是救護員把情緒激動的流川和受了傷的櫻木一起送往醫院。

********************************************************

醫院內

流川在床邊慢慢的說著他為什麼要離開櫻木,說著他和天使的約定,說著他最愛的天使怎樣離開了他,也說著他曾死掉但回到兩天前的奇蹟。

櫻木躺在床上,靜靜的聽著,沒有表示。
當流川說完後,櫻木輕輕的呼了一口氣。

「幸好你沒死掉。」櫻木輕輕的握著流川的手,低低的道。
「幸好你沒死掉才對。」流川緊緊的回握著,他不願再回憶起失去櫻木的恐懼。
「就算真的有天使,我想天使的離開必定有迫不得以的苦衷。」
「是嗎?」
「他也一定是希望楓幸福才會讓一切重新發生,讓你回到二天前啊。」
「•••」
「天使其實也是很愛楓的,他亦不希望楓整天生活在傷心中呀。」
「嗯•••也釦a!」

可是•••

「你是個大白痴呢!竟然為這種理由而決定離開我。」

櫻木憤怒的大喊,他真的搞不懂狐狸的頭是用什麼做的。
他們二人在一起差不多9年了,現在都26歲了,竟然還相信天使什麼的。
相信天使都算了,
但他,他竟然還在裝瀟灑,說什麼因為愛我所以才要分手。
難道他不知道假若我失去他,我也會心痛,會心碎嗎。

最可惡的是,流川居然還很溫柔地對他說分手,這才是最令人心痛的啊。
想到此,櫻木忍不住眼眶紅了。
什麼嘛!虧人家那麼愛他。
看到櫻木眼眶紅了,流川慌得手忙腳亂。

「對不起,花道。我下次不會這樣了。」
「什麼?還有下次?」
「不•••我不會離開你的。」
「永遠?」
「永遠。」


這就是他們的承諾,沒有什麼甜言蜜語,只有兩顆相對的心。


********************************************************

天使在雲端看著雙手交握的二人。欣慰地一笑,心中默默的祝福著。
「楓•••你也找到能令你幸福的人了。真是太好呢!」





「楓•••」
「嗯?」
「你說你看過天使•••」
「啊?」
「天使是什麼樣子的呢?」櫻木雙眼閃閃發光
流川仔細的想了想
「呀?」
再用力的想了想
「怎麼樣的?」櫻木期待地問道
「忘記了。」
「什麼哇!死狐狸在騙人!」
「白痴!」
又說不相信有天使?
「你說什麼?有膽再說一遍!」
「白痴白痴白痴。」
「死狐狸!!!」


因為櫻木有傷在身,故此狐猴大戰沒有發生。但唇槍舌劍總是免不了的。
而本來很溫馨的氣氛亦消失殆盡。
但,這也陷N是他們幸福的所在呢!



流川默默的在心中想:
謝謝你,天使。




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在可以追逐的未來。
我的雙眼保持著眺望,我的雙耳仔細聆聽,唯恐疏忽錯過。
後來才發現,那些握過的手,唱過的歌,流過的淚,愛過的人 ••••••
所謂的曾經,就是幸福

29/2/2002
pm 11:52

********************************************************

我正值模擬考中,說好不寫文不上網,可是總做不到。^_^;;
這是我看一篇漫畫所得的靈感,所以趁有靈感時寫下。
希望大家喜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