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寶玉兩心牽

Part 3

作者:琪琪Sabrina


流川已經昏迷了三日三夜,仙道不眠不休的照顧他。

找了你三百多年,終於找到你了......

“你這又何必呢?他早已忘記了以前的事,你就讓它成為過去吧
。”來人正是彩子。當她看見仙道抱著昏迷不醒的流川,她就知
道命運之輪已經啟動,無論怎樣也逃不掉。

“縱使他什麼也忘了,我也不會放棄的,永不!”對啊!仙道要
放棄的話,早在三百多年前已放棄了,就算自己做什麼、說什麼
也好,對這隻打不死的章魚也是沒用的。希望他們今世不用受那
麼多苦。

******************************************************************

“咳......” 流川三日沒喝水,聲音有點沙啞。

“你終於醒了,你已昏迷了三日三夜,喝點水吧!”

仙道扶起流川喝水,臂內骨感的肩膊,喝水時上下轉動的喉頭,
看在眼中,真是一幅‘美人喝水圖’。

“謝謝。”流川輕聲的道。

“不用謝了,你是病人來的,何況照顧你我真是求之不得。”

“?”流川用疑惑的眼神望向仙道。真是一個怪人!

“你真的太衝動了,若這次沒有解藥,你豈不是要去地府向閻王
報到?楓,答應我,以後不能再這麼衝動!”再來一次的話,我
的心臟可受不了。

“這算是第二個要求嗎?”這人真奇怪,我又不是他什麼人,他
管我幹嗎?

仙道默不作聲,只是定睛的看著流川。流川被看得不自在,就轉
移話題。

“為何你總喜歡跟著我?”雖說是隨口的問,但這卻是流川心裡
的疑問。

“因為我愛你!好想你的眼裡只有我一個人,只有我仙道彰一個
。”仙道十分有自信,深信自己能成為流川最在意的人,三百年
前可以,現在也可以。

聽見仙道赤裸裸的告白,流川心如鹿撞,畢竟流川對情愛這些東
西可謂一竅不通。

呵∼∼∼老天爺今天真是仁慈,竟然可以看到楓臉紅的樣子,我
果然是天下最幸運的人!

“你看什麼?”我臉上究竟有什麼?這人為何總愛看著我。

“看你。”這麼美的人兒,永遠也看不厭。

“我要休息。”我有什麼好看?他是不是傻子來的?

“你受了傷,我要留下來照顧你。”留下來可以看楓的睡臉∼∼
(作:原來你是有目的!我又要看∼∼ 仙:不行!這是我專屬
的! 作:吝嗇鬼!看我怎報復!)

流川向仙道發出一個凌厲的目光,仙道只好知難而退,不過他還
是會捲土重來的! (作:一拍兩散∼∼仙:過份!你濫用職權!
作:我什麼也聽不到∼∼)

*****************************************************************

休息了兩天,仙道這厚面皮的傢伙每天也來纏著流川,要他陪他
遊山玩水,說是帶流川去增廣見聞。

“楓∼∼∼陪我去到市集逛逛吧,聽聞今天有廟會!”仙道又使
出他的得意絕技──‘章魚功’,他誓要和流川去約會。

流川也賴得理他,也忘了叫了多少次不要再喚他作楓,這人就是
這麼厚面皮!流川決不理他轉身便離開。

“這冷月寶玉真美,完全習染了它主人的氣息,還有一陣陣清香
,這是否它主人的體香呢?”仙道在流川眼前晃著流川的冷月寶
玉,還拿到鼻子去嗅。

流川這才發覺自己的冷月寶玉跟仙道的烈日寶玉對調了。

“還我!”可惡的仙道彰!竟趁著我昏迷的時候,偷龍轉鳳,真
可惡!

“不行,這是我兩的訂情信物來的,除非......”

“快還我!”流川原想使出武功來奪回冷月寶玉,誰知他竟使不
出任何力氣,並感到天旋地轉,吐出一口黑色的血。

“傻瓜!你餘毒未清,竟強提真氣,你真的想不要命了嗎?”仙
道立刻封著他的穴道,用真氣幫他推氣活血。

真是的,和三百年前一樣,都是一個衝動的小孩。想到這,仙道
露出一個微笑。

“快還我!”這可是爹娘的訂情信物,怎可以隨便給他?


“好,不過有條件的!”呵∼∼∼獵物快來跳下陷阱吧!

“說!”

“你要給我一個吻。”

“什麼?”這該死的傢伙竟要我……

“你聽不明白的嗎?就是……”

說時遲,那時快,流川就把嘴印上來。

這也算是吻嗎?不錯,在流川單純的思維裡,吻就是兩個嘴唇貼
在一起。

正當流川以為已達成仙道的條件,想離開他的唇時,仙道卻伸出
手按著流川的後腦,不准他後退。

流川不停掙扎,正想開口大罵的時候,仙道的舌乘機進去和流川
的嬉戲。

流川感到有點天旋地轉,腦中一片空白,什麼也不能想。掙扎也
逐漸停止,並開始有點缺氧之感。

突然一個急促的轉勢,仙道瘋狂地貪婪的吻著他,是想把這三百
多年的思念補回來嗎?這個吻使絲毫沒有接觸過情愛的流川心脈
狂跳、意亂情迷。

二人也陶醉在這個吻中。當吻得天昏地暗,什麼也忘得一乾二淨
時,一把煞風景的聲音打破了四周迷亂的氣氛,也使熱吻中的二
人頓時清醒過來。流川立刻把仙道推開。

仙道看著滿臉紅暈的流川,他好想把他抱住,就像三百年前一樣
,永永遠遠的相守。

流川也看著仙道,他不明白自己剛才的反應,而且不知為何,他
總覺得剛才的吻很熟悉,好像以前也試過的...

“哈哈∼∼∼狐狸,我早就說你沒用!這麼容易給人暗算,你果
然是在我之下!”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就是見到櫻木前的先兆


咦,奇怪了,平日那隻臭狐狸一定會說什麼‘白痴’、‘笨蛋’
之類的說話,現在卻什麼也沒說,而且還臉紅紅的看著那個箭豬
頭。而那個箭豬頭就溫柔的看著那隻臭狐狸,我是否來得不合時
呢?(仙:知還不快走!阻住我跟楓楓談情!)

突然流川飛也似的跑回房中,連冷月寶玉也忘了向仙道要回。而
仙道則笑得像一隻偷了腥的貓,慢慢的步回房。

“他們在搞什麼?”現場只留下一個不知狀況的櫻木花道。

**************************************************************

作者:這一章好像拖了很久似的,有一年以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