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無題

作者:夏兒

單元篇

 

『啪!』

 

輕巧的跳躍,優美的姿勢,拋物線的角度,完美的射球動作,但───卻沒有射入籃框。這并不正常。這對於湘北王牌流川楓而言,絕對不正常!

 

由今天下午練球開始,流川就沒有射進過一球。任誰都看得出他心不在焉。

 

在一旁練習著基本傳球訓練的櫻木花道,當然樂得有機會落井下石,哈哈大笑,『我早就說過,我才是真正的籃球天才,我才是湘北真正的王牌!我跟流川是不能相提并論的...我是天上月亮,你就是地底泥!...哈哈~~死狐狸,你聽見了沒有?哈哈哈哈...』

 

直到彩子小姐狠狠的敲了櫻木的頭,櫻木花道才不甘不愿的乖乖閉嘴。

 

連三井也看不過眼了,『流川,你究竟怎麼搞的?射球不進先不計,連剛才練習賽時頻頻把球傳出界外,有什麼事麼?』

 

只有彩子姐姐,她不但對流川這個小學弟特別疼愛,還總是特別善解人意的,用試探的口吻問道,『流川,你是不是跟仙道吵架啦?...還是仙道這小子欺負你啦?』

 

『沒有。』自從籃球隊的人知道了自己跟仙道交往之後,自己每逢有什麼不妥,大家就怪罪說是仙道欺負自己...哪有這樣的事啊?仙道哪會欺負自己?...

 

          *          *          *          *          *     

 

 

轉過頭,原以為楓楓早就在沙發上睡著了,卻看見楓還目不轉睛的看著NBA 轉播的錄影帶。將最後的一個杯子也放回櫃裡,仙道擦了擦乾因洗碗碟而弄濕的手,走近楓的身旁坐下,環手圈著了流川。

 

從剛才吃晚飯開始就察覺到流川的异樣。剛才已經不小心打碎了杯子,又差點兒把鹽當成糖,放進咖啡裡...雖然流川跟平時是一樣的沉默,雖然流川還是裝作沒事,雖然流川极力保持自己平日應有的冷漠,但仙道很容易就感覺到流川有一份不安。究竟是什麼?...像現在楓竟然還沒有睡著,是很不尋常的。平時

楓總會在沙發上沉沉的睡去,讓自己抱他進房,但今天....

 

濃密的瀏海依舊柔順,白皙的臉龐依然可愛,同樣是那份倔強冷漠中流露出來的可愛可親,但是,但眼神,眼神跟平時有是分別的...不是在籃球場上的瀟洒狂放,也不是在接吻時的陶醉,更加不是在床上的柔情...那是..看不清楚的不安..

 

『彰...』流川靠在仙道的懷裡,目光雖然還是停留在電視上的NBA 轉播,但一顆心卻早就已經飛到另一件事上。

 

『嗯?』仙道輕輕的撥了撥流川額前的瀏海,在他額前輕輕的印下一吻,『什麼?...』愛撫著流川眉頭緊皺的俊臉,心裡面就有點痛...究竟什麼事?

 

『明天,我...』像有什麼卡在喉嚨似的,流川停住了。兩道清澈的目光看著仙道,『我...』話還沒有說完,流川把身子縮了一縮,將頭埋在仙道的懷裡。手,滑到仙道的手中,輕扣著仙道的手指,像一個撒嬌的小孩子。

 

仙道如夢初醒的猛然記起,楓他明天要...仙道嘴角不禁露出了邪邪的笑容,原來楓擔心了一整天,擔心得連籃球也沒練好,就是擔心這個!楓,你真的好可愛~~

 

抱著流川的手臂不其然的緊了緊,低頭在流川的唇上,蜻蜓點水似的印了一下,吻,滑到流川泛紅的耳廓,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楓,你好傻啊~~你好可愛~~』

   

『笨蛋!』從來只有自己說仙道傻,哪有仙道這樣說自己??!不過,自己竟然為這樣的小事傷身傷神又傷力,實在----有點傻...

 

仙道再進一步,輕含著流川的耳廓邊,『楓,別傻...沒事的...』還是感覺到流川的不安,仙道緊緊的擁著流川,『楓,你愛我麼?...』

 

『白痴!』流川輕掙脫仙道的懷抱,他的說話是一下子完完全全的打破了浪漫的氣氛,不過流川可不管得這麼多,這個仙道彰平白無故的問這個幹什麼?自己都擔心得快要死了,他還有這樣的心情??!   

 

『愛我,就相信我,』仙道輕吻著流川的耳垂,『沒事的...如果是怕的話,就讓我今晚留下來陪你,好嗎?..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嗯...』流川微微的點點頭,說話卻全都納入仙道的口中,纏綿的舌葉,在對方的口中挑逗嬉戲。仙道的擁抱越來越緊,像怕流川會溜走一樣。

 

『彰...痛...』流川忽然像触電一樣輕推開了仙道。

 

『噢!對不起...真該死!』仙道一面向流川賠罪,一面不禁責怪自己的粗心大意,竟然忘記了楓他會痛...

 

『嗯,不要緊...』流川的手卻又不自禁的撫上自己白皙刻畫的面頰。

 

          *          *          *          *          * 

 

 

一路上回家,流川也沒有說過一句話。在電車上,只是沉默的緊緊握著仙道的大手,仿佛仙道的手可以減少嘴裡的痛楚,沒有說過一句話。

 

 

仙道看著流川,看著他垂著頭,眼睛只是直直的盯著地下,什麼都不說,對什麼都提不起勁,仙道心裡面就不禁抽痛著。真的恨不得要代楓受這些皮肉之苦!

 

『嘴裡...還痛麼?』仙道小心翼翼的問流川,好像自己的問話也會弄痛流川一樣。

 

『嗯..有點痛..』流川的話有點含糊不清,嘴裡面好像含著什麼似的,『還有點麻麻的感覺...』

 

『那是麻醉藥水而已...別擔心,等一下就會好。』仙道安慰著流川,手也隨著握得更加緊。

 

『嗯...』

 

          *          *          *          *          *

 

『楓?要吃點什麼嗎?』仙道柔情的問著流川。看見流川沒有反應,便多叫了數聲,『楓,楓?』

 

流川坐倒在沙發上,靜靜的看著電視機一閃一閃的,什麼都看不進去,什麼都聽不進去。直到仙道叫了他許多聲,才稍微有點反應,『什麼?』

 

看見流川的反常,仙道知道楓他一定是痛得很了,剛才那個牙醫也是的,不停的往楓的口裡鑽!讓仙道心痛得要命!雖然流川沒有埋怨,但仙道就是會覺得痛!

 

走到流川的身旁,一把將流川摟進懷裡,『要吃點什麼嗎?』

 

『不想吃...』知道仙道是為自己好的,不過現在就什麼都吃不下。肚子明明就餓,但嘴裡就沒胃口。寧可像現在這樣窩在仙道的懷裡...什麼都不想吃。

 

『楓,你這樣子不行的。』仙道輕咬著流川的耳廓,『怎麼可以不吃東西?』仙道的手臂慢慢收緊,抱住了流川的身子。

 

『彰,不想吃...』嘴裡不是很痛,但就麻麻酸酸的,哪裡還有心情吃東西?!

 

『坐好,等我一下子。』仙道站起身來,拿起枕頭,讓流川舒舒服服的躺好在沙發上,轉身走進廚房裡。

 

過了一會兒,香噴噴的味道傳了出來。只見仙道把一個盤子端了流川跟前,『楓,吃東西了。』仙道的笑容總是如往昔一樣的燦爛,只是嘴邊流露著一絲調皮,『不過今天我餵你吃....』

 

仙道端起勺子,一下一下的餵到流川的嘴邊。小心翼翼的,擔心會一不小心,碰到流川嘴裡牙齒的痛處;又小心翼翼的每一下都仔細的吹涼,擔心流川吃下的時候會不小心燙痛了...總之流川就是仙道眼裡的至寶,是仙道心裡的靈魂,要疼、要愛、要珍惜、要保護...

 

流川在仙道的照顧下,慢慢的吃著。嘴裡盡是仙道的愛,心裡盡是仙道的情...一口一口的吃下去,吃下的全是仙道的深情。總教自己心動、心醉...什麼痛都會忘記...

 

看著流川定定的眼神,可愛的一口口吃著自己烹的食物,仙道就是滿心陶醉、滿心歡愉..流川看起來是那樣的純真、可愛..

 

『楓...你真的好可愛...』緩緩的放下手裡的盤子,身體不由自主的向流川靠去...唇不自禁的印上了流川的唇,輕巧的避過流川的牙齒,深入流川嘴裡無限的濕潤...舌葉的不斷纏綿挑逗,流川的身子因仙道的熱情而發軟,卻又不自禁的隨著他的動作不斷蠕動、配合...

 

『唔..彰...』流川細細的呻吟,是仙道渴望聽見的聲音,相比起任何天籟人籟來得更悅耳動聽。

『楓,給我...』趁自己還剩這麼一點理性,『可以麼?..否則我..會...』

 

『唔..彰..我...』仙道的熱情早已封閉了流川的理智。

 

『你不說,我當是可以的了。』仙道越來越主動,手已經開始伸到流川的胸前,容易地解開了流川的襯衫。眼前所見是流川白皙柔嫩的胸膛,耳中所聽是流川喘息的呻吟...

 

          *          *          *          *          *

 

第二天的球隊練習,流川還是沒能射進過一球。這次固然不是因為擔心要去見牙醫,不過至於原因,還請各位看倌請教請教咱們的仙道彰先生去吧!(汗~)

 

∼∼∼∼∼∼∼∼∼∼∼∼∼∼∼∼∼∼∼∼∼∼∼∼∼∼∼∼∼∼∼∼∼∼

 

後記

 

這個流受篇篇當真是無聊透頂啦∼∼∼(汗)

而且情節還老土得要命∼∼∼(暴汗)

 

其實概念來自夏兒自己的。

前陣子夏兒要去脫牙,回到家,就是死都不肯吃飯的樣子。(像楓楓一樣∼∼)

覺得如果楓楓有脆弱的一面的話,那仙道一定會費盡心思去哄流川的。這樣的情景,就肯定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溫馨的∼∼∼

 

最後還老老土土的加了這麼一段,就是覺得‘流受’嘛,沒有KISS KISS鏡頭就不太好,(不過夏兒功力有限,望各位大人海量啦!!)

不過夏兒的姐姐就照例說KISS KISS鏡頭太多,是反映作者的心理...算了吧!∼∼∼

夏兒就是喜歡仙流幸幸福福的∼∼∼哈哈!

 

所以就寫了這個篇篇了∼

希望大家不會喝倒彩吧......(汗)

 

流川月快樂啊!!!!!(雖然夏兒仍在考試中∼∼[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