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月夜的鋼琴
在他生命中最美好的那一刻,所彈奏的動人旋律,我永遠也忘不了。

穿梭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紅頭髮的高大男孩心不在焉的走著。

又想起來了,那個自己不願憶起的往事。

擦身而過的地痞流氓,不懷好意的瞧了他一眼,偷偷跟隨在後,進入暗巷之中。

沒過多久,那些小混混從巷口走出,丟下染紅了的鐵棍,得意的走了。

暗巷內,紅髮男孩全身是傷的倒坐在地上,鮮血不斷的自額角湧出,男孩的眼神空洞,像是沒感覺似的。

剛才的攻擊他沒有阻擋,也沒有反擊,只是靜靜的被一棍擊中了腦袋,倒地後,接著就一群人圍上來對他拳打腳踢,他沒有阻止,只是發著呆,任由他們打他。

紅色的,跟那個時候一樣。

那個不願被想起的,染血的回憶。

若是能就這樣流血流到死就好了,這樣我就不用再想起這件事,不用再去承擔這份苦痛。

好安靜,安靜到能夠聽的見自己的心跳,一拍一拍很有節奏感的跳動著,強而有力。這表示自己是沒辦法死去了,有時候還真討厭自己的生命力太強。

哼…自嘲的笑了一下,有些虛軟無力的站起身,扶著牆壁慢慢走出去。

路上的行人都投以異樣的眼光,現在的自己似乎太招搖了一點,渾身帶傷,而且頭上的血還不停的流著,經過的路上,還被滴落了些許紅色的痕跡。

走著走著,眼角瞥見了一家唱片行,猶豫著,推門進去,店員跟顧客們都害怕的避開他,讓他通行而過。

當初他彈的是哪首曲子?有點不記得了。雖然他曾經提過,但那時自己根本沒放心思在聽他說,只催著他快點彈奏那首曲子。

每次,他都只彈這首曲子給他聽,雖然他是一位鋼琴家,會彈奏許多曲子,但他就只彈奏這首曲子給他聽。他說過,這首曲子只為他而彈,所以他不會彈給第二個人聽。

那首曲子到底是什麼呢?

目光瀏覽著一列又一列的CD架,希望能找出那首讓自己魂牽夢縈的曲子,但是找不到。

那首不知名的曲子。






───花道,你真可愛!

───花道,喜歡這首曲子嗎?

───花道,我好想你。

───花道,我愛你……

感覺到臉上的冰涼觸感,櫻木睜開眼。

又作夢了,夢到以前他常掛在嘴邊的那些話。

自己每次聽都會臉紅,又氣又窘的罵他,叫他不要再講。他總是笑笑的說,『我說的都是真心話呀。』

自己每次都對他的話沒輒,讓他開心的抱著自己撒嬌。

總是無法拒絕他,無法拒絕他那燦爛的笑容。

好想再見一次,他那藍天般的笑容。

有他在,天空是晴朗的。

好幾年了,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天空不再明亮晴朗,變的黯然失色。

因為他,已經不再笑了,已經無法再笑了。






今天,又出門去尋找那首曲子。

結果仍是一無所獲。卻在半路上遇見了以前的朋友,不記得名字了,只知道是他眾多朋友中的其中一個。

跟他聊了一會天,我們聊到的都是他,從這個人這裡,我得到了許多我不知道的,關於他的事。我聽的津津有味,尤其是他以前的糗事,很想大笑出來,卻笑出了眼淚。

這個人見我哭也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等著我平靜下來。

等我收緩自己的心情後,我向他道歉,他問我要不要到他開的店裡去坐坐,我答應了,跟著他穿過幾條街,來到了一家古董唱片行。

這家唱片行很舊,看起來好像已有一段歷史了,店裡佈置的很精緻,散發著一種幽靜的氣息,十分的有氣氛。賣的也都是一些老舊唱片,他說是他的興趣。

他請我坐在一張設計精美的皮椅上,就進到堜虷n像在找些什麼,出來的時候,他手裡拿著一張唱片,看起來像是很珍藏的寶貝,用漂亮的盒子裝著。

我看著他將唱片放入老舊的古董唱機裡,音樂開始播放的那一刻,我愣住了。

這不就是,他一直以來所彈的那首曲子?

是,就是它。就是這首曲子沒錯!

“這、這首曲子是?!”我慌張的問他,腦中湧進千百種情緒,有種東西慢慢進入我的體內。

“《月夜的鋼琴》,很美的名字吧?”他笑著回我,眼神很溫柔。

瞬間,我爆發了。所有記憶在一瞬間全數蜂湧而至,衝擊著我,讓我無法控制的悲傷,使我跪倒在地上,抱著頭大聲嘶叫著。

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全部都想起來了,那個我想忘卻不能忘的記憶。

那架染血的鋼琴。






“花道,明天是我的鋼琴獨奏會喔,你一定要來喔!”

“耶?是明天嗎?”

“對啊!親愛的,你一定要來喔!”

“哇───!你不要這樣叫我啦!噁心死了!…放手!仙道,不要抱著我!!”

“呵呵…花道你好可愛喔,臉紅了!”

“死仙道!別這樣說我這個天才!!”

“哎唷…為什麼花道你從不叫我的名字呢?我多希望能聽你喊我的名字啊,來,聽話嘛,叫我『彰』啊。”

“我才不要!很、很…很難為情啊!”

“哎呀!花道你居然還會難為情啊?好可愛喔!親愛的…你真是太可愛了。”

“哇───!!!你幹嘛呀?!不要!唔…”

“嘿嘿,一定要來喔,花道。”

“…我、我知道啦…”


…………………………………
………………………
………………

“謝謝大家。今天,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刻。我,仙道彰,決定要在這裡,向我的愛人求婚!”

現場的掌聲一片,每個人都為他叫好,祝福他成功。

“花道,你聽見了嗎?我愛你,跟我結婚吧。”

“…仙道那個笨蛋…”

“哈哈,接下來我所要演奏的,是專屬我親愛花道的《月夜的鋼琴》,我初次向他求愛時,音響內正播放著這首曲子,所以我一直只為他彈奏,這次是首次在大家面前演奏這首曲子!希望他不要吃醋…”

四周笑聲響起,為仙道的幽默感到激賞。

“臭仙道,害本天才被別人笑了啦…!”

乾淨透明的琴音飄進臺下人們的心裡,覺得室內空氣都變的純淨了,黑亮的鋼琴在燈光下,閃耀著柔柔的光輝,一如他所彈奏的月夜光輝般的動人。

這一刻,每個人都是幸福的。

【磅噹───!!!】

突如其來的巨大怪異琴聲,驚醒每一位沉醉在溫柔琴聲裡的人,大家都不解的抬頭向臺上的演奏者看去。

仙道趴倒在琴鍵上,沒有動靜。

臺下觀眾疑惑的看著演奏者,突然───

“血!鋼琴上有血!”

把目光轉移自琴架下,卻見泊泊鮮血從仙道臥倒的琴鍵上滴下,在光亮的木質地板上形成一灘紅色。

臺下尖叫恐慌亂成一片,不久後救護車趕到,醫護人員將仙道抬上車。

“等、等一下!我是他的朋友,拜託讓我一起上車!”

急湊的救護車鈴聲就如催命鈴般,讓櫻木恐慌心急。

握緊仙道的手,櫻木急的快要哭出來,拼命喚著仙道的名。

“仙道…彰、彰!你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有事的!”

“……花…道…”

“彰…你不會有事的,你不要說太多話。”

“呵…我好開心喔,你終於叫了我的名字了……”

“笨蛋,你如果好起來,我一輩子都這麼叫你!所以,你一定要好起來!”

“…哎唷…那沒辦法了,我一定要拼命好起來才行…呵呵咳!”

“你不要再說話了!會更難受的。”

“呵…不要擔心…我為了能再看見你的笑容,我一定會活下去的…”

“那你就不要再說了!”

“…哎呀,糟糕了,你不要哭嘛…”

“我…我才沒有。”

“其實…我早就知道我有這方面的疾病了,只是…不想去理它。”

“笨蛋!你這大白痴!為什麼不去治療它?”

“…因為,已經治不好了…沒有任何藥可以救我……我得的…是癌症。”

“你…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呢?”

“哎唷…我不想讓你擔心嘛。我想一直看你笑…一直只看著你的笑容……”

“……你這傻瓜。”

“呵呵…其實當我得知我的病情後,我就不想再去理會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我這麼快就……咳咳!”

“不要說了!你不要再說了!”

“……花道,嫁給我好嗎?”

“等你好了我就嫁給你!所以,現在不要再說話了,拜託你,不要再說了…”

“不行…我恐怕等不到那時候了,現在答應我…好不好…?”

“………………”

“……花道?”

“…當然,我答應你,所以你不要死!你要活著跟我結婚啊!”

“…呵……我好幸福啊…可以娶到你這麼可愛的妻子…我死而無憾了呀……”

“不要說這種不吉利的話!一定會有辦法的,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呵…花道……我們交換誓約之吻…吧……”

“…………”

我不想知道身邊這些醫護人員是怎麼看我們的,這一對即將面臨生離死別的同性戀。

我只知道,他的唇越來越冰冷,漸漸變的沒有溫度。

一定是我的眼淚弄溼了他,所以才會變的冰涼的,一定不是他失去了溫度,一定不是……






過了這麼多年,我總算清醒了。

5年了,5年的時間實在太長了,長的讓我失去太多身邊值得關心的人事物。

那首曲子還在空氣中飄放著,一直沒有停過,從5年前的那個時候開始,就不曾停止過。

抬起頭,我望著站在我身前的那個人。

“這張唱片是屬於你的,是仙道留給你的。”

他拿出一封信交給我,站在我面前不再開口。

我拆開那封已經泛黃了的信,上面只有幾個字,卻讓我不受控制的又掉下了眼淚。

『花道:

我一直深愛著你。

彰』

我用手背抹去了眼淚,抬頭望著一直立在眼前不動的人。

“你是越野…對吧?”

我終於想起他是誰。不只他,我還想起了許多人,過去那些被我遺忘的人。

他點點頭,眼神中夾雜著的,是同情嗎?

我不接受被人同情。

我試著想要站起來,卻又跌了下去。此刻,我才發現,我是多麼的無力。

“沒事吧?要人扶嗎?”

“……”我看了他一眼,自嘲的說著,“是啊,沒力了。”

他將我扶了起來,我重新坐回那張精緻的椅子上。

“你此後要怎麼辦?繼續這樣一個人過下去嗎?”他問我。

“不知道…這些年來,我失去的太多了,忘記了那些關心我的人,我早已不知道他們的去向。”

“我知道他們在哪,你要去找他們嗎?”

“…………”

“…改天一起去拜訪他們吧,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嗯,是啊。”

“那,辦個同學會如何?把大家都找出來聚一聚吧!”

“好!就這麼決定了!”我開朗的笑了起來,好像已經有很久沒這樣笑過了,我終於能開心的笑了,心裡那股如釋負重的感覺是…?






回到家,我將從越野那拿回來的唱片放入唱機內,一個人躺在床上聽著。

一個人住已經好幾年了,這棟房子,是當初仙道買來當作兩人新居的高級住宅,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總覺得有些孤獨寂寞。

恍惚間,櫻木看到了許多曾經與仙道在一起的快樂影像,出現在房裡的每一個角落。

就像播放錄影帶一樣,那些影像不停的重覆,再播放,那是自己的記憶,也是這偌大的屋子所存留下來的記憶,在眼前不斷播放著和他相處的往事,多麼甜蜜,甜的讓人會心一笑,讓人覺得幸福,也讓人覺得心痛。

屋子裡流洩的旋律,隨風傳出窗外。

或許也有人聽見了吧,這美好的旋律。

或許也有人聽見了吧,這傷感的旋律。

或許也有人聽見了吧,我的心正強烈的振動著,它在訴說每一段往事,它在訴說每一個希望,它在訴說,勇敢的活下去吧。

我將永遠也不會忘記他,那個在我生命中佔有非常大地位的人。

不會忘記,這首曲子,曾經是一個非常愛他的男人只為他所彈奏的。

在這寂靜安詳的夜裡,我聽著優美的琴聲逐漸進入夢鄉。

在夢裡,我見到了那個人,他一如往昔的對我溫柔的微笑,我也對他笑了,發自內心,真正幸福的微笑。

夜,將不再黑暗。

明天,去找回大家吧───

──【THE END】──

by光青
這是我第一次寫仙花小說,我很喜歡仙花配對,他們總讓我覺得幸福。
我正在某個網站上聽音樂時,就是聽這首《月夜的鋼琴》,突然就有靈感想寫下來,誕出這一篇。
我希望能夠繼續寫下去,能夠永遠愛他們,永遠都不會失去這份心情與感動。2002/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