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1
一陣微風拂過,濃密的瀏海在額前微微的擺動著,一雙澄如秋水的眸子,像兩口深幽孤寂的井,沒有人會知道井底藏著什麼,也許連他自己也不明瞭,眼裡射著冷漠的光芒,目光寒意逼人。秀挺的鼻子,在那皓若白雪、殊無血色的面孔上,卻更顯得深不可測。

縱使他那雙清澈如晶的眼睛,顯得那樣的傲然,那樣的無情,卻掩不住他那秀美絕倫的面容。他身上穿的那襲白衣,一塵不染,雖非綾羅綢緞,但卻令人有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也許更強烈的是一種叫人窒息的----美。他的目光沒有離開過梧桐頂上的那輪眉月,銳利的眼光,似乎看穿了天上星辰。

冷月當空,一片銀光照得地上一片澄明,一陣輕風,四周全是花香,月光下,花影婆娑,花影重重,寂靜的院子堙A站著那個白衣少年。

『我求你...求你,放過我吧!』一聲悲慘的哀嚎劃破了寧靜的夜。『我求你,多少...銀兩...我都給...』這個臉上、身上、手上、腳上全都沾滿了鮮血的人向白衣少年發出最後的乞憐,『求求...求...你...』


 白衣少年突然轉過頭來,兩道清澈明亮的目光射向他那佈滿血絲的臉,雙眼黑白分明,朗如空中秋月。不禁皺眉,原來世上還是有人相信,金錢是萬能的。

『我求你...』那人跪著、拜著、哭著、喊著,在夜空中,聽見這般慘烈的哀求,誰都不免心軟;但對於這個白衣少年來說,也許這種垂死的哀號,比起大自然的天籟之音似乎來得更加司空見慣。

『不用求我,』白衣少年冷若冰霜的聲音響起,令那人不禁全身發抖,『不過,最少,我會讓你知道,叫你陸家一夜滅門的是---- 朝廷殺手冽寒。』語音尚未落盡,一陣慘烈的凄叫早已經揚起,整個星空都似乎變得血腥......

晚風徐徐, 在月光下, 一塊閃爍著藍光的玉璐繫著一根閃亮的銀絲,隨風在月影下飄揚。晶瑩通透的玉璐在澄明的月光下,顯得更加詭秘,更加漂亮。冽寒緊緊的將那塊玉璐握在手堙A隱然可見玉璐上刻著一個扣人心弦的名字-----流川楓。

冽寒垂下頭,眼光抽不開玉璐上的名字。.流川楓...冽寒知道,這個名字,只會成為他的過去,而現在跟未來堙A這個名字將永遠都不再存在...

回過神來,流川拭了拭臉上的血:『凌霄,曈,善後工作,拜托你們了。』流川轉過身來,慢慢的走向黑暗的夜,任由漆黑將他的身影吞噬......

『凌霄,你不覺得冽寒哥哥他有點兒奇怪麼?』聲音清柔,如擊玉罄,雖然語調之中隱隱聽出一絲稚氣,但并無抑揚頓挫,聽起來,叫人有點心寒。曈,跟流川一樣,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流川對她特別疼愛,而冽寒的真名字----流川楓,也只有她一個人知道,但在其他人的面前,曈還是會叫流川作冽寒的。

『嗯~』看著冽寒的背影, 凌霄應了一聲。 凌霄轉過頭,看著身旁的曈。一個垂髻青衣少女,秀眉鳳眼,眼如點漆,清秀的面容,雖然仍然蓋不住臉上的稚氣,但卻越來越落得清麗無倫。但刺痛他的心窩的卻是另一個問題。

 

2
『流川哥哥!~~』曈那蒼白的臉孔上漾著一絲溫柔,雙眼澄澈清亮,長睫毛自然捲曲,朱唇不點而紅,顯得比平時冷若冰霜的臉孔來得更加可親。

『什麼事?』難得不說話的流川,回答了曈的招呼。

『這次,看來,水無月家也是要他們全家滅門麼?』

『嗯~片甲不留~』

『啊~是麼?』

聽見曈的語調中有點异樣,流川將本來看著月光的視線移到曈的身上。

『什麼事?』曈被流川疑問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舒服,勉強的問了一個口不對心的問題。

流川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冷漠的哀愁,轉過頭,目光再次停留在無邊際的星海上。流川忽然幽幽的道,『水無月家共六十九口,是一個很龐大的家族。』

曈的身子輕輕的抖了抖,緩緩的從口中吐出了一口氣,『六十九...』

『還擺脫不了?還是...』流川問著身旁的曈,但目光始終如一,什至連語調也沒有絲毫的改變。

『擺脫?...不知道, 也許吧!...不過,也這麼多年了,這次,也不是頭一遍...也許,是還沒習慣吧?...』

『習慣?』流川倒抽一口涼氣。不錯,也許,這是一種------習慣...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