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記憶的花園

Part 1
習慣

作者:night

 

 


我們放下了埋怨 漸漸穿越了是非

別問 別想 別管 別看離別的火焰 不捨得心就會碎

走多遠 走多累 往時沒有誰能取代誰

那些為了愛流下的眼淚 流到記憶的花園

開出了玫瑰 我們相遇相知相戀到再見

心中有座城堡作懷念 那些打造一個夢付出的汗水

流到記憶的花園 灌溉所有喜與悲

真心不凋謝 距離會讓愛變甜 慢慢明白愛多美

不問 不想 不追 不管 不看背上的傷悲

結束也是個起點 微微笑 聳聳肩

愛情地圖找新的國界



***********************************************************************************

籃球場裡傳出了球落聲也聽見了腳步聲。這已是常見的景像,如往常般流川楓依然逢週末和那糾纏不清的宿敵仙道彰練球。體力明顯的輸了,流川雙手扶著漆蓋喘著,汗水滑過美麗的臉,滴在地上發出了一朵朵的水花。而仙道祇是笑吟吟的看流川。


累了吧!我們就此停吧!仙道說著便隨手拿起毛巾給流川。

......流川心中閃著不滿,為何他的體力那麼好,就像那個大笨蛋一樣。

別生氣。你的身子比較弱,所以體力也有限。

仙道作著努力滅火,他可不想氣壞流川。無可否認,流川比較細瘦,也比較弱,所以臉也總是蒼白,幾乎透明那美麗的肌膚。當然,現在在激烈的運動後,流川的臉頰泛起紅暈。


陪我去海邊吹吹風,好嗎?仙道小心地問流川。

去那兒幹嗎?流川雖如此說,但已開始收拾東西。因為這是他與仙道間的無形約定:仙道陪他練球,他陪仙道釣魚。這已成為每星期的必行節目。


現在,他與仙道見面的次數一次比一次多,就算不見面,仙道也會打電話與他閑聊。其實應說是自問自答,而他祇是負責聽。每隔三四日,仙道便會到他家,替他收拾和添食品,只因流川不擅長家務。有人曾問他,他與仙道是甚麼關係,但他也不曉得。假如說他們是朋友,仙道對他又好過了朋友的定義:說他們是情人,他與仙道又從未做過情人該做的事,最多也祇是一起逛街。他們到底是甚麼關係?是介於朋友和情人間的關係,但有這位置的嗎?而且情人都做些什麼?


他只記得電影中的情人都是拉手和接吻。算了。。

....這麼哲學性的問題,不想也罷!反正也不重要,最重要是有仙道而已。


流川.....?仙道輕拍流川的肩膀。

走吧!流川提起背包走在前面,仙道唯有默默地跟。


這樣一前一後漫步到海邊。流川在一旁坐下,仙道也挨著他坐下,肩靠肩。祇有寧靜與海的聲音飄滿空中。海風輕撫流川的臉,使他越坐越困。


累了吧,楓?睡吧.....仙道把流川的頭輕輕按在肩上。

嗯....流川舒適地靠著仙道睡了。

呵,真像是小孩子。仙道把流川輕移到哪怕世界就此消胸前,雙手輕環著流川,害怕他會被海風冷到。然後,又只手輕揉流川的發。就這樣輕輕地擁著,哪怕世界就此消失。


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小時,流川慢慢地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