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記憶的花園

Part 5
元旦

作者:night

 


轉眼間﹐又到了冬季﹐日本也開始溫度下降了﹐路面鋪上薄薄的雪積。早晨的陽
光明媚﹐連風也是柔柔的輕撫大地。此時﹐還有人依然躲在披子下﹐與周公夢中
相會去了。當然也有人記悔導師及祖先的教誨--早起的鳥兒有虫吃。

仙道正以緩慢的速度走上樓到流川的房間﹐實行他每日的工作--美人的清
夢。但﹐在工作開始前﹐他都有一個習慣一個人靜靜的看流川的睡顏。這就是所
謂的早起的鳥兒有虫吃嗎﹖不過﹐左看右看﹐前看後看﹐流川都不象是一隻
虫啊﹗哪會有這麼美麗的虫啊﹖皮膚滑滑、嫩嫩的﹐真好摸。想仙道早已出手
流川的臉頰。

突然﹐有種突發其想的惡作局感覺。兩指輕輕捻流川的鼻子。隨流川漸漸呼
吸困難﹐小口微微張開﹐臉頰也紅透了。仙道才立刻松手﹐然後吻上流川。好一
會兒﹐仙道終于放開流川﹐續而親了流川的額頭﹐道早安啊﹗楓。

縱使知道自個兒的臉頰早已鋪滿紅暈﹐也還是哽不下這口氣﹐所以流川出手了。
一拳直打向仙道的肚子﹐把仙道打倒在地上。(小楓﹐這未免太暴力了﹖﹗)隨後
便拿了被子蓋過頭繼續尋夢去了。

哇﹗好痛啊﹗楓﹐你太不疼惜我了吧﹖仙道便說便揉肚子﹐坐在地上低
頭。流川卻不理會他。一會兒﹐都不見仙道起來繼續每日的扰夢記﹐便覺奇
怪。不禁起身來﹐看見仙道一臉痛苦低頭跪坐在地上。難道剛纔我出手太重了嗎
﹖平時都是這種力度啊﹗不要理睬他﹐反正他一定又是在耍詭計騙我﹐而且剛纔
他差點兒令到我窒息呢﹗雖然是如此想﹐身體的行動又是令一回事。

流川緩緩地下床﹐走到仙道德身邊﹐道﹕喂﹐白痴﹖見仙道無反應後又踢了
幾腿。但﹐仙道依然是無反應﹐心中一急﹐立刻蹲下身輕搖仙道的肩膀﹐問﹕
彰﹐沒事吧﹖哪裡痛了﹖

仙道在那兒忍笑﹐身體輕抖﹐心想流川真是可愛。然後抬起那張好像很痛苦
的臉呻吟﹕楓﹐我的胸膛很痛。。。手也不忘摸自個兒的胸膛。

啊﹖楓呆了。我有打他那兒嗎﹖不過仙道的樣子實在顯得很痛苦(是忍笑到
很痛苦吧﹗﹖)﹐便伸手輕揉仙道那兒﹐令一隻手扶仙道的肩膀。

還疼嗎﹖一邊揉也不忘問仙道。流川見仙道不回答得樣子﹐一臉似痛非痛
的模樣﹐更擔心到皺起眉目﹐婦起仙道﹐把仙道的衣服拉高看看。

入眼的是結實的古胴色肌膚﹐腹肌也有六塊﹐看到流川都呆了。倒是打從心底羨
慕起仙道﹐自個兒無論如何都練不到啊﹗自己的肌膚雖然結實﹐卻不象一般男人
般有六塊、八塊腹肌﹐而且自己的身軀還挺瘦萷及蒼白。唉。。。不禁嘆了一口
氣﹐手還是替仙道揉。心想觸感還真不錯嘛﹗可是﹐為何打到都沒有紅了或淤
了呢﹖想又發獃了。

仙道輕笑出聲了。雖然讓楓這麼揉是很舒服﹐但見到楓呆呆的可愛模樣﹐他還
真是忍不住笑了出來。他知道流川在發什麼呆﹐但﹐他可不會幫流川的。楓現在
軟軟、滑滑的肌膚及體格還真好抱。他可不讓流竄練到六、八塊腹肌回來。

楓﹐你這是在非禮我嗎﹖仙道一臉笑意的望流川。

啊。。。﹖我在非禮他嗎﹖我只是在揉而已嘛。啊﹗對﹗我可在揉他的
腹肌﹗想到這兒﹐流川唰地紅了臉。

呵呵﹐楓﹐想摸我﹐你大可告訴我啊﹗不須要借故打了我後又來特意以疼回
來非禮我啊﹗一付說教的模樣﹐還將得有條有理般。

哼﹐白痴﹗流川收回手。

而仙道更是一臉痞痞的笑容﹐說﹕楓﹐已經非禮夠了嗎﹖那麼該輪到我了
。我可是有聽老師的教誨哦﹗該老實的行動﹐是吧﹗便一把抱流川﹐一
手亂摸流川。

喂﹗你這是干嘛﹗流川無奈地掙扎﹐可又掙不脫那只章魚。

我這叫禮尚往來﹐或還有一句叫投我以桃﹐報之以李(好像是這句。
。。^^|||)”手直搜流川的癢﹐使得流川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臉上鋪滿紅暈。

仙道終于停下手﹐好待地看流川﹐說﹕楓﹐以後可要多笑些。

為何﹖

楓笑的時候很美﹐直叫人看得入迷。親了一下流川的額頭。

美﹖我又不是女人。不滿地嘟起小嘴。

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是男是女﹐楓都將會是我的老婆。好啦﹐起身去梳洗。
把流川給拉起來後﹐順手替他理好那頭亂松松的細發。

誰說要嫁給你了﹖不知丑﹗已推門進廁所了。

聽到這句仙道更大聲笑出來了﹐那即楓願意當我的老婆嘍﹗還有哦﹗楓只能對
我笑而已﹐你老公我的佔有欲很強的﹗而回應仙道德還是那經典的詞語白痴


***********************************************************************

流川到樓下時便看見桌上早已擺了他喜歡的早點﹐有仙道特色炒面及一杯熱噴噴
的可可。就是如此﹐仙道每日都會帶給他幸福的感覺。臉上掛一摸不意察覺的
笑容。

楓﹐別呆在那兒﹗快下來吃早餐﹗

嗯﹗輕快的步下樓。


楓今日也得上學練球﹐對嗎﹖

流川只能點頭﹐因為他口中塞滿了食物。仙道見次噗地笑了﹐伸手替流川抹掉嘴
邊的食物﹐然後送進自己的口中﹐道﹕真不錯﹗

無聊﹗流川瞪他不爽地罵道。

我也要會校去﹐今日有練球﹗不過﹐記得晚上要空出時間給我哦﹗別給隊友給
約了出去﹐楓。仙道忙提醒流川。雖然﹐流川未曾與隊友出去過﹐但也得確
保。因為今日是除夕夜﹐他可要與楓一起渡過他們第一次的元旦﹐而且更是楓的
生日呢﹗

你還是顧你自己吧﹗語氣帶些酸味。流川明白到仙道無論在女性或朋友
中都是十分受歡迎的。

楓﹐這是醋味嗎﹖放心我一定會準時回來與你慶祝的。

嗯﹐仙道。。。記得在八點才回來。流川一臉彆扭的道。

啊﹖仙道望流川﹐看見他一臉的彆扭便不好再作弄他了﹐只說了聲好。

那我走了。流川便起身拿背包要出門了。

楓﹐等一下﹗

。。。。流川不耐地看向仙道。

有鬍子。。。。便抬起流川的下巴﹐舔流川唇邊的可可印。隨後便加深
了次吻﹐當是再見吻了。流川被吻的腦昏昏﹐好不容易才找回一點點理智便把仙
道給推開﹐道﹕我走了。轉身出門。

遠處傳來仙道的聲音﹐楓﹐別忘了哦﹗八點在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