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記憶的花園

Part 5
元旦 ∼18禁∼

作者:night

 


還真是虐待呢﹗竟然連除夕之夜都不放過。。。仙道又不自覺地喃喃自語。
今日我可要與楓過節嘛﹗﹗

仙道﹐你還在哪兒幹嗎﹗別發獃了﹗明年春季球賽將快到了﹐我們一定要奪得
冠軍﹗田罔滿是精力的迫球員練球。

**********************************************************************

好了﹐今日的練習就到此為止了。我也曉得今晚是除夕之夜﹐你們一定各自有
節目吧。宮城已接任為湘北籃球隊長。其實他自己也有打算﹐今晚他可約了彩
子呢﹗

良仔﹐今晚一定有節目吧﹗櫻木不懷好意地攬過宮城的肩在耳邊說。

吵死人了﹗不好意思地別開臉。

彩子走到流川的旁邊﹐道﹕流川﹐今晚一個人嗎﹖

學姐﹖

我的意思是﹐假如你今晚一個人的話﹐便與我和供城一起慶祝好了。本來是
與宮城過二人世界的﹐但她又不放心流川。

感覺到攻城投過來那殺人的目光﹐流川道﹕不用了﹐我也有約。本來是不打
算告訴任何人的﹐又不忍見彩子擔心。

有約嗎。。。﹖彩子努力的望向流川﹐消化這句話﹐道﹕那好吧﹗你自己
玩到開心些。

流川點頭﹐回了彩子一抹淡淡的笑容。彩子把流川拉下﹐然後親了流川的額頭﹐
道﹕那先預祝你生日快樂

這時﹐宮城已進入瘋狂狀態﹐而櫻木等人則開懷地大笑。

**********************************************************************

令一方﹐陵南那邊則遲後一小時才結束練習。所有人正在休息室換衣。仙道開心
地輕哼﹐就快能回家了﹐但。。。楓叫我八點才回去啊﹗現在才六點而已。

仙道﹐還不快點﹗教練叫我們集合了﹗越野拍向發獃的仙道。


今天是除夕之夜﹐所以我希望請你們吃拉面。田罔突然宣佈道。

什麼﹗﹗﹗所有的球員一致地喊叫。

仙道吱吱唔唔地向田罔道﹕教練﹐我可否不去。。。聲音越來越低。

不行﹗所有人都得去﹗﹗

越野在一旁幸災樂禍地拍仙道的背道﹕這樣也好﹐仙道也沒有機會去危害其他
良家婦女。

我哪裡有﹗﹗仙道怪叫。

越野不信地問﹕沒有泡妞嗎﹖

對﹗我已許久沒有啦﹗連女友都沒有呢﹗

真的﹖

對﹗真的﹗楓不能算是女友吧﹗

那應該更空閑啊﹗可以與我們去吃拉面啦﹗已拉仙道走了。

喂﹐我。。。真是自打嘴巴。

**********************************************************************

流川心滿意足地看桌上的食物﹐全是他精心炮製的﹐只為給仙道一個意外驚喜
的除夕之夜。食物有意大利面﹐那是仙道最愛的食物。為了仙道﹐他可是去請教
了彩子﹐自己還偷練幾十次呢﹗所以流川有自信這次的面一定弄得不錯。桌上還
有蘑菇湯﹐沙拉及雞尾酒。那雞尾酒是上次仙道教他調的。名字是Vodka Martini
﹐而用的材料是4-5 ice cubes1/4 measure dry vermouth3 measures vodka
1 green olive(一杯制法﹐夜是從書上抄的﹐樣子蠻吸引人的﹐但夜還未試過
因為夜對酒精敏感^^)Vodka Martini是一種沒有色素的雞尾酒﹐把它盛在一個
高腳玻璃透明杯裡﹐酒裡還放了一顆green olive﹐真的很吸引人。

再看時鐘﹐還有十分鐘才踏入八點。仙道應該快回來了。

**********************************************************************

那班人還真是靠害的。仙道憤憤不平的咒罵﹐一邊努力地扶田罔醉癱的身體﹐
不禁道﹕不能喝就別喝這麼多啦﹗現在又拖累人了。。。

回想剛纔他們去吃拉面﹐而一邊吃一邊喝清酒﹐還真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所以
他們便喝了﹐喝到相識要酬酒般。最後醉倒的是田罔。其他人便開開心心地去尋
節目了﹐把這個送教練回家的重任都交給仙道了。

唉﹐怎麼辦﹖從這裡送教練回家都要一小時了﹐何況還要趕回去啊﹗哎呀﹗無
事幹嗎要讀到陵南這麼遠﹐教練幹嗎又住到那麼遠﹗

仙道呆呆地蹲在路邊想辦法。最快也要兩小時才能回到去。那麼楓怎麼辦呢﹖先
至電告訴他吧﹗叫他等我﹐他一定不要緊的。開心地伸手拿手提﹐但。。。等一
下﹐我好像遺漏了在楓的屋子。天呀﹗該如何是好﹖這裡方圓萬里都沒有電話亭
啊﹗不理了﹐現在首要是快點把教練送回去﹐然後立刻趕回家﹗

**********************************************************************

都快要九點多了﹐為何仙道還未來呢﹖時鐘發獃。

仙道從來未曾這般不負責﹐通常有什麼意外﹐他都會打電話給我。不。。。不會
發生意外吧﹗流川急了﹐六神無主地在客廳裡踱來踱去。

對了﹖他沒打回來﹐我也能打給他呀﹗手忙腳亂地拿起電話撥了那熟悉的號
瑪。

嘟﹗嘟﹗嘟。。。為何會有手提聲的﹖我沒有手提啊﹗

流川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立刻跑上房去。在房內他找到了那響的手提﹐而那手
提的主人便是仙道彰了。

笨蛋仙道。。。為何沒有那手提。。。

**********************************************************************

慘了﹗慘了﹗楓不把我切成萬塊才怪﹗努力的跑這﹐還真有跑手的架式。(
偶。。。這是在虐仙嗎﹖為何這一章裡的仙道都是那麼的狼狽 ^^ 那風流倜儻﹐
淡定的仙道都不見了。。。^^||)

平時還覺得這路幹嗎那麼短﹐害他都不能與楓散步散久些。現在呢。。。他才察
覺這條路還真不是普通的長啊﹗

啊﹗終于看見那間藍白色素的屋子了。仙道緩緩的放慢腳步﹐調整好呼吸及心跳
﹐掛上笑容才把門打開﹕楓﹐我回來了﹗

咦。。。楓呢﹖這麼靜的。仙道輕輕放下手中的生日蛋糕(別問夜仙道是如何抱
蛋糕跑的)在桌上看見許多被蓋的食物﹐心中頓時充滿暖意。這便是要給我
的驚喜嗎﹖

楓﹗你在樓上嗎﹖三兩步地走上樓去。在房內看見流川發獃地坐在床上。

楓﹐我回來了。對不起﹐晚了。。。從後環流川。

流川依然毫無反應的看手提發獃﹐仙道只好輕搖下流川楓﹖

流川終于回過神來﹐輕言﹕仙道﹖

仙道覺得今日的流川怪怪的﹕楓﹐你沒事吧﹖有哪裡不舒服嗎﹖

忽然流川想是發了瘋般捶打仙道﹐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來﹐象是斷了線的
珍珠般一顆顆地流過臉頰。

這舉動可把仙道給嚇壞了﹐一把把流川給擁﹐任流川捶打自己的胸膛﹐讓流川
發泄。其實自己也猜到寫什麼事﹐那將會令自己高心得理由﹐但﹐不知否真的是
那令自己高心萬分得理由嗎﹖等流川慢慢平靜後﹐才問﹕楓﹐怎麼了﹖

笨蛋﹗你為何忘了拿手提﹖眼淚又再次流下了。剛纔﹐他真的被嚇到了
﹐他真的很擔心。他怕仙道永遠不在回來了﹐那他該如何是好﹖不﹗仙道一定會
平安無事﹐先道一定會活到很久﹐很久的。。。

仙道從未有過的開心﹐流川這是在擔心他﹐而且是非常擔心﹗把流川擁的更緊﹐
道﹕對不起﹐對不起﹐楓。因為要送教練回去才會遲了這麼多。輕輕把流川
下頜抬高﹐看那雙令人心疼的﹐紅腫的眼睛﹐把那些令人心碎的淚水給舔走﹐
緩緩地親了流川的眼帘。

流川看眼前的愛的人﹐心中的不安竟然沒有揮去﹐雖然看見仙道平安無事的
站在眼前﹐心中的確踏實得多了。為何會如此﹖那從未有過的不安緊緊纏繞在心
房裡﹐揮之不去。許多的言語都無法說出口﹐流川並不動得表達﹐所以他只有緊
緊地回擁仙道﹐一點空隙都不許留在他與仙道間。

楓﹖仙道不解地看懷中的人兒﹐他仿彿干到懷中人的顫抖﹐感到那絲絲的
傷感。

不知道乎擁了多久﹐兩人只是貪婪的吸取對方的體溫。終于﹐流川放開一些空間
拉開一些距離﹐看仙道德雙眼﹐道﹕彰﹐抱我。

啊﹖仙道呆了﹐看見流川臉紅地低下頭﹐雙手捉床單﹐心中醫下瞭然。臉
上堆滿不懷好意的笑容﹐道﹕楓﹐我沒有聽錯吧﹖你是講抱我吧﹖

聽見仙道調笑自己﹐流川臉更紅到象熟了得番茄。就在他失神的那一刻﹐仙道已
把他輕輕擁入懷﹐溫柔地道﹕楓﹐你肯定嗎﹖仙道不希望將來流川後悔﹐畢
竟那是非常親密的事情。他愛流川﹐所以他尊重流川﹐萬事以流川為主。

溫柔的仙道令流川的不安及害怕都消失了。他什麼事情都不須要害怕﹐因為有仙
道在。因為是仙道﹐他才不介意把自己給了仙道﹐他深信仙道會永遠地守護他。
信念是可以超出一切的﹐包或生與死﹐而他與仙道正是被這種信念給牽引﹐綁
。。

嗯。。。我相信你﹐彰。流川溫柔地笑了。他不常笑並不代表他不懂笑。他
的一切﹐笑與哭都只給了仙道﹐今生或來世﹐他永遠許身與心于仙到彰這個男人?br>
楓。把所有的語言都化成此吻傳達與愛人﹐慢慢地舔吻﹐吸吮流川的唇。仙
道很喜歡流川唇的觸感﹐柔柔、軟軟的。直到流川不知覺地張開朱唇﹐仙道才把
舌伸進流川的口中﹐與流川的舌共舞。溫柔地吸吮屬于流川的芬芳﹐不斷地轉換
角度讓流川適應﹐也同時緩慢地加深此吻。最後兩人終于倒在床上。

大手隔衣服撫摸流川的身軀﹐慢慢地撫過流川的背讓他放松﹐然後又溜到胸前
有意無意般撫過令流川顫抖的突起。吻從流川的小嘴轉移到流川的臉﹐每個角落
都用唇輕輕撫摸過﹐來到流川的耳﹐輕輕舔吮那小巧的耳垂。

啊。。。恩。。。流川若有若無地叮嚀﹐白皙的臉盡是火燒﹐雙手搭在先道
的肩上。而仙道依然繼續他的摸索﹐把手探進流傳的衣內撫摸﹐然後輕輕揉擠
那突起。令一隻手更放肆地摸到流川的大腿﹐在內則摸、揉。空氣變得更稀
薄了﹐流川開始喘氣﹐唇也突出一絲絲的呻吟。

吻落到流川白皙的脖子﹐雙手開始解開流川的衣服﹐露出那皎白、縴細的身軀。
吻變得更狂熱了﹐在流川的身上輕啃、吸吮﹐烙下一個個屬于他的印記。舌
尖來到胸膛﹐慢慢順鎖骨吻到敏感出﹐把突點輕輕地吸吮、啃咬﹐讓它便得更
艷麗。這令流川的呻吟聲變大了。。。。嗯。。。啊。。。

令一隻手溫柔地脫去流川的褲子及。。。然後又在回到大腿上﹐摸捻內則柔軟
的肌膚﹐還越摸越上。。。終于來到流川的微微揚舉﹐輕柔地撫摸過﹐把它套在
手中﹐緩緩地套弄

啊﹗不要那裡。。。嗯﹗啊。。。流川很想停止那令人羞恥的呻吟聲﹐但﹐
又忍不住﹐只手擋住朱唇﹐滿臉的紅暈。

不要﹐楓﹐我想聽你的聲音。仙道低啞的聲音傳入流川的耳裡。他空出手把
流川的雙手抬高放在頭頂上﹐手加快套弄。這使到流川更加放肆地呻吟。就在流
川的感覺被撩撥到最高點時﹐仙道停止了一切的動作。

彰﹖不解地輕喚仙道﹐眼神迷朦地尋問仙道。仙道只是壞壞地在流川呼氣輕
言﹕楓﹐喜歡吧﹖不等流川的抗議﹐仙道已吻到流川的小腹﹐然後略過那灼
熱﹐吻到流川的大腿。吻慢慢地加深﹐慢慢地吻上去﹐在大腿烙下許多的紅印。
隨之在腿根處舔吮﹐有意無意地避開敏感中心。

彰﹗不滿的聲音現在聽來竟有些嫵媚。仙道終于吻上了流川的灼熱﹐吸吮
﹐然後便含進口內﹐舌尖逗弄頂端。雙手更不規矩地搓揉根部的。。。一下子
束縛﹐一下子放松﹐快感強烈地沖流川﹐那已被放開的雙手不自覺地按進仙道
的發內﹐斷斷續續地發出令人心蕩神馳的呻吟。

不行了。。。啊。。。仙道﹐快放開。。。恩。啊﹗終于忍不住射了﹐所有
感覺都消失在頂端的高潮中。仙道把流川的蜜液都舔了﹐抬起頭壞壞地笑道﹕
楓的味道真好﹗

流川白了他一眼。臉頰紅紅的﹐沒有力氣地氣喘﹐那從未有過的快感將要把他給
淹沒了。仙道把一隻手伸進流川的雙腿內﹐手指輕輕揉摸後面的小穴。

啊﹗彰﹖對于這一切流川還是很陌生。縱使是他要仙道抱自己﹐但其實他本
身並不懂這些事情。

不用怕﹐楓﹗慢慢感覺我的手指。。。仙道安慰流川。然後把流川的雙腿
屈起分開﹐露出最神秘的地方。

流川輕呼了一聲彰便別開臉去﹐他可以感到仙道火熱的視線正望他的禁區。仙
道還只是輕輕按摩﹐在小穴邊請揉。慢慢地一陣顫粟從下身傳來﹐流川的呻
吟聲在空氣中散開。終于﹐仙道把那仍帶有剛纔流川解放後的蜜液探進小穴裡。

痛﹗流川忍不住叫了出來。

乖﹐楓。放松。。。仙道也不好過﹐其實他的那兒已經很火熱了。但﹐為了
不讓流川受傷和又希望楓能享受做愛的美妙﹐他便忍了下來。

一隻手忙撫摸流川的其他敏感處﹐希望能減少痛楚。看見流川開始放松後﹐手指
便輕刮內壁﹐讓之適應。流川慢慢地開始適應﹐感受到那快感了﹐恩。。。呀
。。。連仙道增加了手指都不察覺。仙道緩緩地抽動手指﹐續而加快節奏。

彰。。。快一點。。。恩。。。

見到流川的媚樣﹐仙道終于再也忍不住了﹐把手指抽出﹐開始脫下身上的衣服。
因為仙道的突然停止﹐那種在頂端不上不下的感覺(夜在寫什麼啊﹖^^||)讓流川
感到很痛苦﹐那種須要被填滿的空虛感令流川不滿地道﹕彰。。。好辛苦。。

仙道卻惡作劇之心在起﹐輕抬起流川的雙腿到腰邊﹐道﹕楓﹐想要嗎﹖慢慢
地用那兒磨擦流川的小穴。

彰﹗臉紅到不能再紅了﹐但那空虛感真的很難耐﹐只見仙道更進一步地加快
磨擦。終于流川投降了﹐道﹕彰﹐我要你。。。

乖﹐楓放輕鬆。。。緩緩地把那兒推進流川的禁區。

啊﹗﹗好痛﹗好痛。。。彰﹗忍不住地哭了起來﹐雙手攬上仙道的脖子捉緊。

別哭。。。別哭﹐楓。放松些。。。便吻上流川的唇﹐舌頭伸入纏繞流
川的。令一隻手在背上來回撫摸。慢慢地把那兒全放入流川的那兒。

楓﹐好些了嗎﹖可以動嗎﹖仙道就快瘋了﹐楓的內壁緊緊地吸吮自己﹐可
是楓的感覺更重要。假如真的不行﹐他可以停止。

流川見到仙道忍到滿頭大汗﹐更為不舍﹐道﹕可以。。。

楓﹐我愛你。。。仙道親了流川的額﹐然後開始抽動。

開始時﹐流川還是不適地皺眉目忍﹐後來也開始回應仙道。那痛叫聲變成纏綿
的呻吟在空氣中散開﹐嗯。。。啊。。。彰。。。我愛。。。啊﹗。。你。。
雙腿緊緊纏仙到的腰。

楓。。。楓。。。我愛你。。。永遠地。。。線道不斷呼喚流川。接近瘋狂
地索取流川的一切。只有流川會使他失控。

我。。。也是。。。啊。。。

所有的一切都將化作星塵消失在世界的儘頭。沒有人曉得未來﹐他們也一樣不曉
得﹐但﹐他們不在乎。。。最重要的是現在﹐他們已經捉住了這一刻的幸福。。。




叮咚。。。叮咚。。。窗外響起許多的呼喚聲﹐終于進入了新的一年2001
人們都在世界各地共歡﹐每人都高心不已﹐而房內的兩個人呢。。。﹖

流川早已開始進入半昏迷狀況﹐剛纔仙到的無度索取可累壞了他。

楓﹐生日快樂﹗仙道把流川擁進懷裡﹐在耳邊輕訴後﹐親了流川的臉頰。

流川淺淺地笑了﹐在仙道懷中找到個舒適的位置便要去找周公了。在入眠前最後
聽見仙道深情地說﹕楓﹐我永遠愛你。。。

**********************************************************************

翌日﹐他們一齊渡過了他們第一次的元旦及楓的生日。

仙道送了流川一個手錶﹐一個全銀色的手錶﹐手錶的設計並不華麗卻精緻。手錶
的名字是Gucci Ice.

仙道就是喜歡那名字--冰。

仙道也把所有的食物給吃了﹐幸好這次他並不須要去廁所()


幸福真的能永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