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記憶的花園

Part 6
同居

作者:night

 



由于三井是駛車來的﹐他把流川的單車放在車後﹐載了流川回家。路途中﹐流川
只是聽音樂看向窗外﹐三井也不好開口了。

再轉個彎﹐在左手邊藍、白的屋子﹐對嗎﹖三井緊記流川剛纔上車後告訴
他的方向。普通人在只是聽一次是記住的﹐奈何流川毫無再開口之意﹐三井唯有
拼命記住。()

嗯。流川這時才把眼光從窗外移開。這麼快到家了嗎﹖

三井把車泊在門外便隨流川進去。這時候﹐流川才察覺門外有雙鞋子﹐那是仙道
的鞋子。心中的烏雲都一掃而空。本想奪門而入﹐跑到彰的懷中。。。他才憶起
三井就在他的身邊。正當他想叫三井在門外等他時﹐門被打開了。

開門的正是仙道﹐楓﹐你終于。。。在他見到三井後頓時停了下來。好個尷
尬的場面。三井也呆了﹐當他看見仙道竟然在流川的家裡﹐稱流川為楓時﹐他便
曉得那傳聞果真有其事﹐而且敵對的隊長正是仙道彰。

仙道干笑了兩聲﹐道﹕原來楓有朋友啊﹗是三井君吧﹖

嗯﹐你好。三井也幫圓場﹐兩人都不希望流川為難。

流川倒是若無其事地開口說﹕三井是要拿回他的雜誌的。

是嗎﹖那請進來坐吧﹗仙道持主人的姿態對三井說。

不用了。流川﹐我下次才拿吧﹗然後才對仙道說﹕那仙道君﹐再見了。

三井從車後拿了單車下來便開車走了。仙流二人都沒有開口留人﹐直到三井走後
﹐兩人才進屋子。仙道從後攬流川道﹕楓﹐終于見到你了。便親了流
川。

嗯﹐彰﹐我回來了。。。

兩人便站在那裡熱吻起來。許久﹐他們才停下﹐流川說﹕彰﹐為何來了﹖

沒法子﹐我可掛住我的小情人。不知道我的楓可有念我嗎﹖含笑地擁
川。

笨蛋﹗兩人雙雙走到客廳的沙發坐下。仙道把流川抱到膝上面對面坐﹐把
流川的腰細心看流川﹐道﹕楓﹐這個星期可有吃好、睡好嗎﹖讓我看看有
沒有瘦了。

流川心中流過一道暖流﹐雙手棒仙道的臉看﹐然後親了仙道的額頭﹐雙眉細細
地皺了道﹕我看你倒是憔悴了。

仙道可樂死了﹐抱緊流川﹐往流川的頸邊磨擦﹐嗅流川的體香﹐撒嬌般的道﹕
想你嘛。別說我了﹐楓你也瘦了﹐看我好像抱了一個竹竿。

誰知道流川竟然也有雅致地開玩笑道﹕是竹竿你就不抱了嗎﹖

仙道不禁怔了﹐續而更加把流川給抱緊了﹐楓是竹竿也好﹐肉團也好﹐我都要
抱。他不知道流川是否察覺到那句語病嗎﹖無論如何﹐他可想到那個意思。
(
抱歉﹐夜也是寫過才察覺到﹐但又懶得改﹐便這樣寫了。^^)

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今日的流川很不同﹐竟然會撒嬌﹐也會開玩笑。

仙道緊緊的抱流川﹐一點空間也沒有。(各位想像小楓面對面坐在彰的大腿上﹐
又被彰抱個滿懷﹐夜要流鼻血了。。。^^||)

楓﹐難道你感覺不到嗎﹖我到底是否在騙人。

流川這時候才發覺自己的語病﹐但也無能為力了。臉不禁紅透了﹐他可以察覺到
仙道的狂熱﹐心中也不禁心蕩神馳。仙道邪邪地笑了﹐慢慢地靠向沙發中﹐然後
緩緩地移動身體磨擦楓的軀體。

彰﹗流川不禁叫了﹐拉開些距離。

楓﹐不象要嗎﹖

。。。輕點了一下頭﹐紅臉道﹕彰﹐回房吧。。。所有的語言都被仙
道吞沒了。

不要。。。忍不住了。我們轉換新環境吧。。。

**********************************************************************

晚上﹐兩人一起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流川昏昏欲睡地躲在仙道的懷中。剛纔他們
完事後﹐便一齊沖涼、吃晚飯﹐現在在看電視﹐而流川已累得很。因為整整一個
星期沒見﹐仙道是瘋狂地、熱切地要他﹐他也順從地給了。所以現在他還能保持
清醒地坐在這兒﹐還真是奇跡呢﹗

楓﹐不如我搬進來吧﹗仙道察覺到一日不見流川﹐他都想念到瘋狂了。那一
個星期還真是個折磨﹐所以他決定要搬過來﹐與楓同居。那麼以後每天他都可以
無時無刻見到流川﹐早晨醒來便能見到流川天使般的睡臉是天下一大幸福。

楓也心動了﹐他也希望能每日都看見仙道。仙道見流川動搖了﹐便繼續加馬力﹐
楓﹐你說好嘛﹗

終于流川點頭了﹐仙道興奮得擁緊流川﹐把流川擁在懷裡﹐道﹕那我明日便搬
來了﹐今日就在這裡借宿了。

笨蛋。流川笑了﹐那種幸福感滿滿地塞滿胸膛。可是真的很舒服﹐仙道的懷
抱﹐真的很想睡了。。。

楓﹐要睡了嗎﹖心疼的親了流川的額頭﹐剛纔一定是累壞了他吧﹗仙道小心
地把楓抱上樓去﹐安頓好楓在床上。自己也爬上了床擁楓﹐道﹕楓﹐晚安了
。願你有個美夢。

窗外的月光悄悄地照向他們﹐象是在守護他們般。希望幸福能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