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Missing You

作者:螢火蟲


秋天,天高氣爽的時候,前湘北籃球社隊的隊員在彩子的提議,
宮城的附和下,大夥人便決定去郊外露宿兩日三夜作為他們25歲
的舊生聚會。而流川,在他心愛的紅髮戀人的堅持下,也只好捨
命陪君子,參加這次的活動。

當大夥去到營地時,大家全都興高彩烈,不知是誰提議去營地旁
的溪澗去游泳,除了女生們沒有冰衣外,差不多所有男生都跑到
去溪旁,急不及待的脫去衣服便準備去暢泳了。當然,平時酷酷
的流川卻沒有參加他們,只靜靜的在樹蔭下看著紅髮戀人。看到
紅髮戀人游泳時的可愛樣子,令他忍不住淡淡的笑開了。

而同樣沒有去游泳的木暮和彩子,在旁邊看到流川的笑容,就知
道他又在想自己的戀人了。誰了櫻木外,又有誰有這麼大的影響
力?櫻木在水邊看到流川的微笑,他快樂的朝流川揮揮手,大喊
:「楓!!!你也來玩吧!」

「不了,你小心些啊。」流川也朝櫻木揮了揮手,溫柔寵愛的笑
容在唇邊溢出。

這樣甜蜜的空氣也感染了流川四周的人。彩子和木暮眼見流川因
為櫻木改變了不少,心內都替這籃球天才的學弟感到快慰。

「流川。你改變了很多啊。」木著感嘆著愛情的威力

「有嗎?」流川奇怪的問

「當然有了。你現在開始會笑了,會參加大夥兒的活動,而且最
最最重要的是,你懂關心別人了!」彩子舉著例子

「是嗎?」流川不置可否

「嗯!流川,你喜歡櫻木嗎?」

喜歡嗎?不!我不喜歡花道,我只知道我習慣了花道的存在。有
他,才會有我。有他,我的生命才完整;有他,我的世界才有意
義。對於花道,我是已經沒辦法放手了。這樣深刻得像風暴的愛
戀,算不算是喜歡呢?不只吧!只有喜歡是不夠的,我確確實實
的知道,我愛花道啊。用著我整個生命來愛他,用著我整個靈魂
去愛著的啊。

「喜歡嗎?」彩子看到流川靜默了好久,於是再問一次

「不!我愛他。」流川明確的道

木著和彩子全都被流川熱烈的感情震撼了。怎麼平時冰冷的人竟
會有這麼熱切的情感?櫻木啊!你的影響力真大啊。

這時,天空突然昏暗起來,四周的風聲沙沙作響,山雨欲來。突
然,斗大的雨點毫無預警的灑下。

「花道!」看著忽然下的大雨,流川心焦的大喊著在溪水中的戀
人。其他人早在天色突變的時候急急上岸,只有花道還在溪水中
,絲毫不知危機已至。

「花道!!!快回來,溪水漲了,會被沖走的啊!花道!快回來
!」

流川力竭聲嘶的大喊,一邊奔跑向在河中的戀人。

櫻木聽到流川的呼喚,於是努力的向岸邊走去。可是由於河水急
流暴漲,一下子櫻木站不穩,快要趺下水時,流川一把抱著櫻木
。於是兩人一起「噗通」的趺在急流中。兩人被河水沖擊著,掙
扎著想上岸,可是由於河水流得十分急速,所以隊友都不敢莽撞
,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二人被水沖走。

***************************************************************

醫院內

洋平在花道的病房守候了三天三夜,花道還沒醒過來。洋平心中
不禁後悔當初因為要打工而沒有去參加那天籃球隊的郊遊。花道
可是我願意花一輩子的時間去守護的人啊,洋平為自己的無能為
力感到憤怒。如果當初我也去的話花道也許不會•••流川更不
會•••唉!花道•••

「嗯•••」

一聲小小的呻吟驚醒了正在沉思的人

「花道•••你醒了嗎?」

洋平急急的走過去花道的病床旁。

「你覺得怎樣了?身體有沒有什麼不舒服?你等一下,我去叫一
下醫生。」

花道無力的張開了眼睛,他很想告訴洋平說他沒事,可是他全身
都感到刺痛。他嘗試的動了一下。不行,一動便彷彿有一柄利刀
在他的身上割著。櫻木無力的苦笑了一下。可是這一動他的嘴角
便有一股撕裂般的痛楚。怎麼會這樣?再試了一次,啊!!!椎
心的痛楚。

洋平和醫生進來時便看到櫻木的嘴角在流血。

「花道!」

「櫻木君,你現在不能隨便的亂動,更不能開口說話。因為你在
河流被急流沖了下來時,沿途的一些暗礁、石塊、河床中的沙石
和你被沖下一個瀑布時的強大沖力使你全身都有數不清的割傷和
小腿骨折,你的右頰到嘴角都被割裂開。我們雖然已替你縫合了
,可是在拆線前都不能開口說話,否則傷口會再次裂開。」

那醫生替櫻木檢查了一下身體,認為沒問題後,吩咐洋平好好的
看著櫻木便離開了。

櫻木一聽到自己的傷勢,心中一沉。因為他一直惦記著流川,那
個和他一起被急流沖擊的戀人。他想知道流川在那裡,他真的很
擔心,流川究竟在那裡?怎麼他不在這病房?可是他不能開口說
話,於是他只有用懇求的眼神看著洋平。

看到花道的眼神,洋平急急的去到花道的病床前,兩眼擔憂的看
著他的好朋友。

「花道?怎麼了?那裡不舒服?」

突然想起花道不能開口,於是他急急的在背包內拿了紙和筆,可
是又憶起花道的身體狀況不適合,於是對花道說:「我說出你的
身體地方,如果你不舒服的話便眨眼,好嗎?」

櫻木眨眼

「你身體不舒服?」

只見櫻木眼睛卻瞪大著。

「怎麼?你不是不舒服是嗎?」洋平困惑的問到。

瞪眼

「你身體沒有不舒服?」

眨眼

「你想告訴我一些事?」

眨眼

「但你現在不能開口啊!」

瞪眼

洋平無計可施,悔氣地說了一句「難不成你想寫?」

櫻木拚命地眨眼

「???怎麼可能?你現在的身體這麼虛弱!!!」

可是櫻木卻固執的看著洋平

「不行!」

固執地看著洋平

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看到許久,在櫻木差點以為他眼睛會脫窗時,
洋平首先投降。

「好吧!可是你太累的話必須立即停止。」

櫻木拼命的貶著眼

於是洋平扶著櫻木坐在床上,背靠枕頭。櫻木辛苦地拿著筆,手
輕輕的抖著,忍耐著每動一下身體時所傳來的劇痛,慢愎的,慢
慢的在紙上寫著扭曲醜陋的字。

『流川在那裡?』

「這•••」

『告訴我!』

「花道•••」

看到洋平支吾著,櫻木心中已經有了個大概,可是心中還是感到
好痛,好痛。

『他是不是•••是不是死了?」

寫到〝死〞這個字時,櫻木的手不停地發抖,眼淚逕自的流了下
來。短短的幾個字,卻像費了櫻木全身的力氣才寫了出來。

「花道•••」洋平看著櫻木淚流滿面的樣子,實在不忍心告訴
他。只是看到櫻木雖淚流滿面,可是雙眼仍倔強地看著他,他便
知道櫻木如果得不到答案是絕不罷休的。洋平只能輕輕的點一下
頭。

『轟!』的一聲,花道的世界被摧毀了。流川!!!花道整個腦
海在呼叫著;流川!!!花道整個心在呼叫著。流川!!!!

突然眼前一黑,花道便失去了所有知覺。

**************************************************************

櫻木慢慢的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是洋平擔心的臉。

「花道•••」

想起昏倒前的事,櫻木心中只感到空洞。本想堅強地面對一切,
像當初受背傷時一樣。可是•••可是一想起流川,心中只感到
無限的痛,而且•••而且我要見他。就算那是最後一面,櫻木
還是想去見那個他用一生,全心全意地愛著的人。

櫻木艱辛地指著在床頭櫃上的筆記本和筆,想告訴洋平他想去看
流川。洋平起初不想,他害怕櫻木會再次受不了刺激,因為流川
的死狀實在不什漂亮。再加上現在櫻木的身體狀況•••不過當
他看到櫻木眼中的堅決,他決定成全這個為愛而瘋狂的人,亦成
全自己的於心不忍。

櫻木由於小腿骨折,洋平為櫻木找了一輪輪椅代步,一步一步的
推著櫻木去停屍間。短短的路程,卻令櫻木有一種彷彿行了很久
很久的感覺。櫻木的心中充斥著不安、焦慮、傷心等不同的情緒
。突然洋平停了下來。

「花道••••真的要去嗎?」洋平擔憂的問。從櫻木和流川相
識,相知到相守,他都一直在他們身邊,看著他們,默默的守護
著他們。花道對流川的愛有多少,他正是那個最佳的見證人。所
以,流川為救花道而離去的事實,洋平實在不敢告訴花道。他怕
,他實在害怕花道會受不了這個事實。

櫻木堅定地看著洋平,看著他一生最要好的兄弟。我不會退縮,
因為我最愛的人,就在裡面。

「好吧!我們進去吧。」

櫻木一進停屍間,就看到有數個人在裡面。其中一個他看過,是
流川的母親,她正在哭泣。櫻木一進來,流川的母親便指著他大
喊「是你!是你害死我的兒子。嗚•••如果不是為了救你,小
楓又怎會被河水沖走,如果不是為了保護你,小楓又怎會死得如
此淒慘?嗚•••你還我兒子來。」

流川的父親比較冷靜。他捉住情緒激動的妻子,老淚縱橫的對妻
子說:「不要這樣了。他是小楓用著整個生命去守護的人啊。小
楓在危險中亦選擇奮不顧身去保護他,我們又怎能讓小楓失望了
?小楓一定希望我們也能愛護他的啊!」

什麼?楓•••楓•••你可是為了保護我才會死?櫻木的眼睛
看著洋平,堅持要一個解釋。

洋平無奈的嘆了口氣。

「流川,在你跌下水時抱著你,他用他的身體去護著你,盡量減
少你和河床中的石塊碰撞。所以•••他的屍體是•••全都是
被割傷或碰撞的痕跡。」

什麼???楓!!!你為了保護我才會死?你可知•••你可知
沒有你,我會活不下去了。櫻木聽完洋平的說話後,掙扎著要洋
平走向流川的屍體。當櫻木看到流川時,淚痕滿面地用自己的手
去撫摸流川傷痕累累的屍體。他仔細的審視著流川的臉,像是要
把他的容貌烙在心上,永遠不會忘記。

突然櫻木摸到流川的拳頭,流川的拳頭緊握著。洋平努力的想拌
開,可是卻不能,原來流川死死的緊握著。

櫻木撥開了洋平的手,用自己的手復著,緊緊地包握著,一隻手
輕輕的撫摸著流川的臉頰,淚眼矇矓的看著流川。楓!這一定是
對你十分重要的東西吧,你慢慢的放開拳頭吧,讓我知道那是什
麼,好讓我替你去實踐你未完的夢想。好嗎?櫻木靜靜的用心去
告訴流川。

奇蹟似的,流川緊握的拳頭出乎意料地鬆開了。櫻木輕輕的扳開
了他的手指。緊握在手中的東西慢慢地暴露出來。

一道光芒閃進櫻木的眼睛,他再也忍不住的緊抱著流川,眼淚不
停的由眼眶中狂瀉出來,大喊道:「沒有你,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啊!!!」由於櫻木的情不自禁,口邊的傷口又再次裂開,鮮血
由櫻木裂開的傷口流了出來,紅色的,就像櫻木的頭髮。

「花道,不能說話啊!快點停•••」說到這裡,洋平立即停止
了說話。

因為他看到流川手中緊握的東西了。那是一枚銀色的戒指,上面
刻了「HANAMICHI 」的字樣。洋平記得櫻木也有一枚,不過刻的
是「RUKAWA」的字樣,是他們二人在互相告白時所買的訂情信物


剛看到那枚戒指的洋平真的受到很大的震撼。他明白流川對櫻木
用情相當的深,只是•••他還是低估了。一個人在臨死時都緊
握著他和愛人的物品,那他一定對他愛得很深,愛得很真。真到
,在臨死前都只顧著自己愛人,願意為他犧牲自己的生命。流川
啊!櫻木真的很幸運,真的。因為,他有著一個至死都想著他、
愛著他的人啊!

洋平所受的震撼這樣大,可想而知櫻木會更大。櫻木不顧看己面
上的傷,寧願讓傷口裂開,強撐開自己的唇,向戀人訴說著他的
徬徨,他的傷心和他對他的思念。

「楓•••」

櫻木竟像一個無助的小孩,抓著流川的手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收緊
,哀哀的痛哭著。像要哭掉心中的徬徨,心中的傷,還有,心中
的痛。

洋平只能在旁看著櫻木,在櫻木的身旁,陪他一起悲傷。

****************************************************************

在櫻木花道25歲的秋天,是他一生難忘的。因為,就在這,他失
去了一生人最寶貴的東西───一個他愛的人和一個愛他的人。


驀然回首的我們
對於那無形的
叫做愛的文字
總是如此執著的追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