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春天,屬於他的季節

作者:Toki青

 


 

春天───一個屬於白痴的季節。

‘明天就是四月一日了───那個大白痴的生日。’流川楓邊騎著腳踏車邊想著。

是的,明天是四月一日,也就是櫻木花道他人生中的第17次生日。


流川今天一下課便匆匆騎著自己的愛車奔往神奈川商店街,為的就是替櫻木挑選生日禮物。

可是一向不苟言笑的流川從沒有送過別人生日禮物,倒是自己今年一月生日時,鞋櫃跟抽屜都被如山般的禮物/卡片給塞爆。

“……”想到三個月前自己處理那一大堆‘垃圾’有多辛苦,不禁皺眉。

‘那白痴那天沒送我生日禮物…’流川覺得心有點痛。

“哼!”那我何必非送大白痴生日禮物呢!

‘……’還是想送…流川有時覺得自己才是白痴。


商店街就是商店街,不論何時都一樣的熱鬧。

流川找了一個空位把車停好,提了書包後便選了一家店進去逛。

玩具店/服飾店/金錶行/內衣店/化妝品店/精品屋/書局/運動用品專賣店…等,幾乎所以能逛的店家流川都去了,但是就是找不到想買的東西,或者是說───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挑選生日禮物。

當初在對付山王的時候,我敢保證也絕對沒有像現在這樣的讓
流川傷透腦筋。



“大白痴!連出生都是生在這種蠢日子!”並不是流川想把責任全都歸咎到櫻木身上,實在是因為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在賣整人玩具的店家居多,沒辦法,愚人節嘛───

走著走著,流川來到了一家布偶店,看了一會兒便轉身就想往門口走去,忽然之間眼睛卻被一抹耀眼亮麗的紅所佔據住,流川像是被吸引般的往那抹讓他震攝住的紅走去───一只紅色太陽造型的布偶。


流川把那只布偶抱起來直盯著瞧,然後就定在那裡很久,像個假人。

但是假人的臉是不會發紅的。

布偶上掛著的笑臉笑的燦爛、笑的傻呼呼的,就像是櫻木的笑。

流川覺得臉熱,他認為這只太陽的布偶似乎不是真正的布偶,是真正的太陽,不然自己的臉為什麼這麼的燙,像要燒起來似的。

“大白痴…居然這麼像你……一樣的白痴像…”流川覺得自己好像發燒了。



“喂!狐狸!今天是本天才的生日,晴子小姐剛才就送了我禮物,你很羨慕吧!哇哈哈哈哈!”櫻木的頭上戴了一頂NIKE運動帽,十分神氣的在流川面前炫耀個不停。

“去死吧!白痴!”三秒鐘前才一踏進體育館的流川,就看見櫻木馬上飛奔至自己的眼前炫燿晴子送給他的生日禮物。著實是讓流川心中燃燒起一股無名火,燒的還相當的旺盛呢。

‘晴子晴子的!那個女人就真的那麼好嗎!’流川的眉皺的死緊。


“你!狐狸!我…”才要說出口的話被一記金剛頭錘給打到後,便換成一聲聲叫痛與不滿。

“痛啊!大猩猩!你想把本天才的腦袋給打笨是不是!”

“白痴!”流川的語氣裡充滿挑倖。

“流川!你這只死狐狸!”

眼看著兩人又要打架,猩猩的頭錘又打了下來,落在兩人的腦袋瓜上。

“廢話少說!你們兩個都給我去練習!”赤木金剛化了…


“喂…你們覺不覺得流川今天好像比平常還要可怕啊?”一個一年級的顫抖著聲音說道,似乎受到了相當程度的驚嚇。

“我也這麼覺得,流川今天的眼神可犀利了。怒火中燒。”另外一名一年級的隊員也道。

“嗯嗯…流川今天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無形的怒氣,讓人不敢靠近。

雖說他平常就很難相處,不過今天真的是有點怪異。”

“欸欸!你們說,會不會跟櫻木有關啊?”不知是哪個口不擇言的蠢蛋突然冒出這句話,頓時全場一片寂靜,只聽的見流川投籃的聲響…



社團結束以後,大家都各自回家,只剩下流川跟櫻木兩個人還待在社團休息室裡更衣。

“狐、狐狸…”櫻木今天一整天幾乎沒有跟流川說到話,甚至是打架。

“……”流川沒有回頭,只是沉默。

“狐狸…今天是本天才的生日。晴子小姐送了禮物,但是我卻沒有非常的開心…我其實想要的是…”

“……”流川的臉泛起粉色的紅暈,眼光游移不定,屏息以待櫻木的下一句話。

“我想要的是狐狸給我的禮物…”


流川噗哧的一下全紅了臉,心臟狂跳個不停,呼吸有點亂掉,不停的喘著氣,企圖調整好自己的氣息。‘怎麼會…那個大白痴…’

“喂!狐狸!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我想要你的禮物啊!”櫻木站起身走近流川,想要確定他是否真的聽進去了。

“!”流川發覺櫻木正要走過來,拔起腿來就要跑。

“喂!狐狸!”櫻木也追了出去。

流川回頭看到櫻木追在後面,就更加速自己的腳步往前衝,像無頭蒼蠅。

追了一個校園,還是沒有人願意停下。所幸兩人跑的都蠻快的。

“喝…呼呼呼…”大家別忘了一件事,就是流川的體力一向不好。況且不久前才剛練完籃球,現在怎麼可能還跑的動呢?所以他倒了下來。

“狐、狐狸!”櫻木看到流川突然倒下,緊張的跑上前去扶起他。

“我…我真是輸給你這種像怪物一樣的體力了。”流川緊閉著眼不停的

喘著氣,汗水浸濕了流川又薄又白的襯衫,裹在裡面的白細肌膚頓時變的若隱若現。躺在櫻木懷裡的流川煞是性感。

櫻木從來沒有仔細的觀察過流川。長長的睫毛,白細光滑的臉蛋,纖細的腰,薄美的嘴唇…流川長的真的是很好看。

“!”流川猛地睜開了雙眼。

櫻木也嚇了一跳,和流川大眼瞪小眼的。這是怎麼一回事,櫻木和流川

距離第一次離的這麼近,而且是太近了。

‘不可能的!我怎麼會吻了狐狸呢?!’櫻木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我、我不是故意的…”櫻木把跟流川臉的距離一下拉的老遠。

流川沉默的看著櫻木幾秒後“白痴!”一手繞上櫻木的脖子送上自己的雙唇。沒有人伸出舌頭,也沒有人張開嘴巴,只是嘴唇貼著嘴唇。

不知道過了多久,流川才把櫻木推開。

“狐狸…我…”櫻木覺得有點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對的。

“這個…”流川從書包裡掏出一只太陽造型的布偶,放到櫻木的手裡。

“狐狸…這是送我的生日禮物是嗎?”櫻木把目光直視進流川的眼底。

流川沒有說話,也沒有點頭,但是櫻木能夠明白他所想表達的話,畢竟,

他們是神奈川縣屬一屬二的黃金拍檔嘛。


“哈哈哈哈!謝謝你,狐狸。”櫻木列嘴一笑,就像他手上的布偶一樣,那樣的燦爛,如陽光般溫暖───是流川最喜歡的白痴笑容。

“白痴!”流川微笑,獨一無二的微笑,只有他的大白痴才看的到。
 

*******************************************************


春天,是屬於白痴的季節。只屬於我的大白痴的季節。




總算把我生平第一次的花流文給打完了!

在寫這篇文章以前,我看過很多厲害的小姐們貼在網路上的花流文。

真的非常好看,常常有很多文章看的我很感動,看的我心動到臉熱。

我非常崇拜她們,可以寫出這些扣人心弦的花流文,以致於我也手癢的想嘗試看看,所以這篇花流文就此誕生了。

『春天,屬於他的季節』這篇文章花了我兩天的時間去寫去想,真的是很不容易呢。

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再出產下一篇的花流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