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替身

作者:螢火蟲

單元篇

 

是夜,一個有著朝天髮的男人正駛著一輛藍色的寶馬在黑暗的街道飛馳。在每一個星期中,他都會空出一個晚上不和任何人約會,然後一個人駕著車在街道上奔馳,像一頭野獸,在受傷後,獨自在無人的一角撫慰自己的傷口,屬於自己寂寞的感覺。

他是一個不誠實的男人,一個在任何情況下面上都會掛著笑臉的男人。在辦公室內,他是一個閃亮的發光體。不僅因為他出色的外表,而且他的辦事能力真是好的沒話說。在辦公室外,他是一個男人妒忌,女人愛慕的對象。除了他令人無可挑剔的外表不說外,他的溫柔,對女人的體貼,滿嘴的甜言蜜語,都總會令一眾女人───從無知少女到年老的歐巴桑,都拜倒他的西裝褲下。不過在他表面上的笑臉下,從沒有人了解他內心真正的情感和想法。正確一點說是從沒有人嘗試了解。女人只是愛他的臉蛋和沈溺在他所給予的溫柔之中。男人則只是妒忌他的女人緣或是他在公事上的天份。

在這一切一切沒有真心的情感中,他只有寂寞。他的心靈被寂寞、孤獨所佔據了。當然,沒有人喜歡寂寞的感覺。人都是一種不甘寂寞的人,他也一樣。他只有藉著男女之間的遊戲和另一個人的體溫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雖然他從沒有在男女之間投注任何真心的感情。於是乎,他───仙道彰───花花公子之名亦不脛而走。

───櫻木花道───有一個醒目的外形。現在他正在獨自坐在一間快餐店內。他鮮紅的頭髮總令他的人生路走得被別人崎嶇。從小,別人總因為他的髮色而歧視他,總認為他是一個流氓。當別人在小時候享受家庭的溫暖和父母的愛護,他卻只是一個人的呆在家裡,只因他是一個孤兒。當別人都在學校過著快樂的校園生活,他卻只能半供讀,在打工的地方受老闆的閑氣。雖然生活在一個複雜的環境,可是並沒有污染他的心靈。他還有一顆令別人慚愧的赤子之心。

他的第一次初戀發生在他高中的時候。那時他在一間pub裡打工。有一晚,有一個大約三十多四十歲的中年男士,一個人在pub內喝悶酒。令櫻木注意上他的是那人的一臉苦悶和一種令人看見都不禁感同身受對現實的不滿。那人叫淺倉洋二,他的妻子是一個十分專橫的人,在家裡,那人一點地位也沒有,雖然貴為一間公司的社長,可是由於那公司是妻家的,所以其實他只是空有名涵,實際並無實權的社長。櫻木有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他希望自己可令淺倉重拾信心,最重要的是,他認為自己的愛一定可感化他。於是櫻木在淺倉洋二身邊以黑市情人的身份待了三年。

在這整整三年中,櫻木每天只能在晚上在小小的公寓中等候淺倉的臨幸。那男人常說很愛櫻木,為了櫻木一家會和他的妻子離婚,等他們離婚後再和櫻木在一起。聽到淺倉的說話,櫻木總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於是櫻木甘心待在那男人的身旁,聽著那男人發牢騷,傻傻的相信淺倉對他的保證。

這種幸福的假象在某一天淺倉的妻子來訪他的公寓時打破了。那天晚上,櫻木正在做飯,等候著那男人的到來。當門鈴響起時,櫻木興沖沖的跑去開門。怎料一開門卻看見一個打扮高貴的婦人站在門外。

「請問你是櫻木花道先生嗎?」

「是的•••」

「我叫淺倉奈美,是淺倉洋二的妻子。」

淺倉奈美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櫻木離開淺倉洋二。起初櫻木也不肯,他認為洋二愛他,所以一定不會離開他的。可是淺倉奈美的一句話當頭捧喝的打醒了他。

「先不說你們同是男人,,社會是不會接受你們的。最重要的是淺倉永遠都不會和我離婚的。如果離開我的話,他便一無所有了。沒有錢,沒有權,你認為他還會留在你的身邊嗎?」

「不•••」櫻木微弱的反駁著,他知道淺倉奈美的話一點也沒錯。

「言盡於此。如果你不相信也罷,不過淺倉永遠都不會再來了。我和他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他再和你在一起的話,我便會和他離婚,那麼那時他便真的一無所有了。」

淺倉奈美走後,櫻木在家中癡癡的等了兩個多月,可是淺倉洋二從那天起便消失了。無論櫻木怎樣都找不到他,漸漸櫻木死心了。他明白在洋二心目中,金錢權勢比他更重要。

櫻木整整大病了三個月,被人背叛了,他不怨也不恨,只是他發覺自己從此便失去相信別人的能力,不,是失去了愛人的能力了。病好時身體瘦了整整一個圈,可是他本來並不富裕,再加上生病時用了很多錢作醫藥費,結果他現在的生活捉襟見肘。由於生活潦倒,再而且沒有學歷,連最自傲的體力亦因為生病而失去了不少。結果在走投無路時,他只有走出賣身體的一途。經由一個以前pub中的酒保介紹,做了一個入息豐厚的職業───男妓。

今天是他第一次接客。由於從來沒接觸這些,所以櫻木十分緊張不安。櫻木現在一個人坐在快餐店內,距離約定時間還有30分鐘,但櫻木坐在這裡已經有三個多小時了。一來櫻木害怕自己會臨陣退縮,二來櫻木認為自己需要時間來說服自己去和一個陌生人有任何的身體接觸。這三個多小時來,櫻木不斷在對自己做心理建設,對自己不停地催眠著。

時間不停的流逝,約定的時間都快到了,可是櫻木還未完全克服心中的不安和恐懼。這時眼角瞄到有一輪藍色的寶馬停在約定的車位上。櫻木記起他的對象會駕著一輪藍色寶馬在晚上九時在快餐店的門外,嗯,就是這個了。為了生計,櫻木勉為其難的強壓下心中的恐懼,硬著頭皮的走向那輪藍色寶馬。

由於仙道已經駕著車在街上遊了一整晚,都差不多9點了他還沒吃飯。看見路旁有一間快餐店,仙道於是把車停在一邊。這時有一個有著一個頂著一頭耀眼的紅髮的人向他走過來。這一剎那,仙道以為他看到誤墮塵間的天使,好美好耀眼的面容。那人僵硬的走向他,問也沒有問做伸手打開車門,然後上了車。仙道呆呆的看著這一個人的一連串動作,到紅髮男孩上了車後還沒醒覺過來。現在的孩子都愛在深夜的時候隨便上別人的車嗎?不會是離家的孩子吧?現在社會的治安好到可以隨便上陌生人的車嗎?還是這孩子太單純?

櫻木自上車時都不敢出聲,身體僵硬的坐在那座位上。等了許久,那男人還沒開開車。一回頭,只見一個有著奇怪髮型的男人呆呆的看著他,怎麼了?我的衣著沒問題吧?啊!!!!糟了介紹自己,難怪那男人還不開車。

「咳!你好,我是櫻木花道。」

「櫻木?」現在的人都隨便告訴別人他們的名字嗎?仙道發現自己不喜歡櫻木隨便告訴別人他的名字。

「•••是。」

「我是仙道,仙道彰。」他臉上還是掛著那101號的笑瞼。

「嗯•••」有客人會主動說出自己的名字嗎?他們不會害怕其他人知道他召男妓嗎?奇怪的人。

「•••」怎麼櫻木還不下車?不用回家嗎?

「•••」怎麼仙道還不開車?不想做嗎?

「嗯•••可以開車了嗎?」櫻木小心的問到。

「開車?啊?可以•••」這人不是這麼單純吧?隨便和人遊車河?不過開去那裡呢?唉。仙道認命的開車。

於是仙道開著那輪藍色寶馬離開快餐店。可是他們二人都沒發覺在他們離開後,一輛藍色寶馬駛進了他們剛才停泊的車位中。仙道開著車在神奈川內兜圈子,可是過了一會,由於櫻木的肚子在打鼓,所以仙道唯有和櫻木去拉麵店吃飯。真想不到這個俊美的紅髮男孩這麼能吃,幸好仙道身家都很豐厚,否則難保不被他吃窮。

仙道和櫻木就這樣一邊遊車河一邊聊天,由於仙道口才十分好,所以很快就令櫻木慢慢的放下戒心,差點忘了自己本來的目的。可是客人不提起的話,櫻木沒勇氣提出去旅館的要求,畢竟這是他的第一天上班。到了差不多夜深的時候,仙道對櫻木說:「還不回家嗎?父母會膽心的啊!」

就因為這一句,困擾櫻木一整晚的事也清晰起來。櫻木不禁鬆一口氣。原來仙道不是嫖客。原來仙道只是一個剛好在約定地點上出現的人。原來仙道不是和他約定的那一人。原來仙道只是無知地剛好作了那人的替身。不過這一切一切的巧合令櫻木如釋重負。天知道他剛上車時多麼想反悔。天知道他多麼後悔去作男妓。天知道當他知道仙道也許是他的客人時,心內有多慶幸他的第一次會是給了這麼溫柔的人。天知道他私心希望他和仙道的一一切一切不只是個交易,因為仙道真的太出色了。」,天知道他多麼慶幸仙道剛好在約定的地方。天知道他多麼慶幸仙道是那人的替身。

仙道看見櫻木沒有回答,以為他還不想回家。

「不要再隨便離家了,父母會膽心的。如果下次再有不高興或煩惱時,找我吧。這是我的卡片。」

仙道遞過卡片給櫻木。仙道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一個認識一天都沒有的人有這麼多的關心,心內竟希望櫻木能多多找他。平時很少會隨便給自己的名片給別人,連和他交往過的女孩都沒有。只要仙道一出聲,就會有很多女孩擁過來。所以只有他找人,從不會將自己的電話給別人。如今竟會給一個只認識不滿一天的男孩,真是奇怪。

櫻木呆呆的接過,心內不敢相信仙道肯和他作朋友。嗯。我有預感一切都會變得很好。

 

**********************************************************

 

從此之後,他們便開始了第二,第三次,甚至無數次的約會。櫻木打定主意,永遠都不會告訴仙道關於在那天晚上隨便上別人的車的真相。到現在他還很感謝老天會讓仙道作為那人的替身,否則他便不可能認識仙道和找到一個可以讓他依靠,讓他重新相信愛的人。而仙道?不是從沒懷疑櫻木在晚上隨便上別人〈尤其是陌生人〉的車的事。可是現在真相是什麼都沒關係了,因為他找到一個讓他能停下飄泊不定腳步的人。那人可是他要一輩子珍惜的寶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