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傾城之戀

Part 2

作者:螢火蟲

 

 

機場內

「花道,是時候上機了。」

「喔。謝謝你來送我機,洋平。」

「我是你的經理人,何況我們是好朋友,不用那麼見外吧。」??

櫻木心內十分感動。洋平知道他的煩惱,知道他因為流川而憂心、沮喪。當他因為流川的失蹤而亂發脾氣,不肯唱歌,洋平只是默默的支持他,在他亂發脾氣時作他的出氣桶,鼓勵他,幫他推掉了很多不必要的工作。他從不埋怨,甚至幫他計劃這次歐洲之行,讓他可以散散心。櫻木知道洋平的好意,不忍令洋平為他憂心,所以才答應去歐洲休息。對櫻木來說,什麼地方都會令他想起流川,不過難得有這一個假期,去一趟旅行也沒什麼不好。

「不是見外,我是真的十分感謝你。你真是我永遠的好朋友。謝謝你。」

「既然是好朋友就不用分彼此了。要上機了,自己要照顧自己。」

「我會的。」

「一路順風。保重。」

「再見。」

「別忘了回來還有工作喔。」

「是了,我是天才喔,怎麼可能會忘記呢。真是的。再見了。」櫻木笑了,這
是繼流川失蹤後櫻木首次發自真心的微笑。




櫻木按照著洋平寫的地址,很不容易才找到了洋平的朋友的農莊。櫻木在那殘舊的木門上大力地敲了敲,大聲的問了聲:「請問有沒有人在?」
門開了,有一個滿頭白髮胖嘟嘟的老伯走了出來。

「誰啊?」

「你好,我是櫻木花道,洋平介紹我來的。」」」

「哦。洋平寫了信來了。我是這農莊的主人,我叫安西。我先帶你去你的房間
。等一會晚飯時再帶去認識這農莊內的人。因為差不多天黑了,明天才帶你去認識這農莊內的設施吧。」
接著安西率先走入室內,帶領著櫻木去他的房間。

「這就是你的房間了,我的房間就在你的上面。有事大喊便行了。先休息休息
吧,等一下晚飯再叫你。」

「我知道了,謝謝你。」


晚飯時

飯桌上有六個人,坐在主人位上的是安西,他的右手邊是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年輕人,他的右手邊是一個長得像猩猩似的男人。而在安西左手邊的是一個藍色頭髮的年輕人,他的右手邊是一個長得矮小的男人。
安西指著戴著金絲眼鏡的年輕人說他叫木暮,那大猩猩似的男人叫赤木,藍色
頭髮的是三井,長得很矮小的叫宮城。他們全都是日本人,在那農莊內幫安西手。

「咦?流川還沒來嗎?三井,你去叫他下來吃飯吧。」安西對三井說。

〈什麼?流川?沒可能的,可能是同姓而已。〉櫻木在心裡自我解釋,因為他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更何況流川已差不多三年沒有消息了,怎會那麼巧出現在這裡,同姓而已,同姓而已。〉

櫻木突然呆呆的看著門外,張大了口,不能思考,不能呼吸,心好像停止了跳動。櫻木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剛進來的人。「楓•••」櫻木喃喃地輕語著。

「咦?你們認識嗎?」

「不。」

「是。」

剛進來黑髮的人和櫻木同時說。
〈大家沒想錯,那黑髮男生便是流川了,但何以他好像不認識櫻木似的?〉

櫻木很激動,沒理由,流川是不可能忘了他的。櫻木激動的走上前,一把捉住流川的肩膀,搖晃著流川,大聲的問到「你是流川,你是楓吧!楓啊,你說,你說你是流川吧!」

「我是流川•••」櫻木剎那間喜形於色。

「但我不認識你。」
流川的面上沒有一絲表情,看著櫻木的眼神像看一個陌生人一樣。

櫻木的心好像被人重重的擊了一拳,不可能,流川不會不認識自己的。

「不可能的,楓不會忘了我的。不會的,不會的•••」櫻木臉色漸漸地變紅,雙眼直直的望住流川。

「你們在騙我,你們和楓一起串起來騙我。我不相信,楓不會忘掉我的,不會的•••」櫻木的手狂亂地揮動著,像要揮去流川不認識他的事實,雙頰漲得通紅。三井害怕他會傷害自己,於是和宮城一起緊緊的捉住櫻木。

「請等一下,櫻木你先冷靜下來吧。」宮城在櫻木耳邊狂喊。

「流川他失了憶。」安西靜靜地說道。

什麼?流川失憶?櫻木漸漸地冷靜下來。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櫻木問到。

「其實我們也不太清楚,當我們在這後山的一條小河旁找到流川時,他己昏迷不醒。我們在他身上找到了一本記事簿,上面有只有他的名字,所以我們才知道他叫流川楓。」木暮說。

「那他現在什麼也記不起?」櫻木問到,心中開始被恐懼牢牢的纏住。

「對。他現在只懂自己的名字和我們的名字。」

「不,木暮,你記不記得在流川的記事簿上好像有一個叫櫻木花道的名字?」一直沒有說過話的三井靜靜地說。

「好像是耶,我以為那是流川的戀人,難道櫻木你就是那個櫻木花道?」木暮不肯定的問到。他開頭以為櫻木花道是一個女孩子的名字,但看到櫻木激動的反應•••他想櫻木應該便是流川的戀人了。

「我就是櫻木花道。」櫻木答到「我是楓的戀人。」
大家默不作聲,因為這早就在他們意料之中,最煩人的應該是怎樣令流川恢復記憶。而一旁被眾人冷落了許久的流川楓,一直都沒出聲。原因?當然是小楓楓在睡覺了,他邊站邊睡,一點也沒被打擾。彷彿眾人所談論的與他無關。大家一時對此事沒有主意,櫻木只好等流川慢慢恢復記憶,在此之前,他必須慢慢的解開流川對他的陌生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