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魏凌

Part 1


作者: 夏兒 冬兒


『糟糕!這已經是最後的一錠銀子了...』摸了摸衣袖中的錢 囊,站在賭桌前的藍衣少年暗叫不妙,但嘴裡雖然叫苦,眼裡卻 仍盡閃耀著傲然不凡的自信,嘴角微微流露著深邃睿智的微笑, 眼角瞄了瞄桌上的銀子,摸了摸下巴,拋了拋手中的那錠銀子, 大聲一喝,『就賭'大'!』隨手輕輕一揚,銀子竟不偏不倚的正 好落在'大'的那欄裡頭。

『買定離手...買定就離手了!....』莊家熟悉的叫喚著 平日的說話,熟練的一瞥桌上的注碼,明顯地,'大'的下注比較 多,當下隨手輕輕一撥,正想掀開蓋子,忽然一顆微乎其微的小 石頭,輕輕一碰莊家的手,連莊家也沒有注意到,一開蓋子,『 一、二..咦?沒可能,怎麼會...五、五、六,十六點,大 ?!!』

『喂!』大家正目不轉睛的看著骰盅,還沒有反應過來,忽然聽 得一聲嬌喝,大家都不約而同的轉頭一看,但見一名妙齡姑娘姍 姍正走向藍衣少年,『小子!竟然敢在本姑娘的地頭上出老千? ?!你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麼??!』

國色天香、美若天仙的樣貌,叫全場的人霎時間都靜了下來,靜 得甚至連一根銀針掉地的聲音也聽得見。這位姑娘的容貌秀美絕 倫,但見她俏臉含怒,秀眉微豎,眼波中盡流露著一種自信、一 種倔強....也許,應該說是一種蠻不講理的霸道。

藍衣少年抓抓頭,微微一笑,但心底卻不禁暗暗吃驚,這樣的一 個妙齡少女,竟然看得出自己在迅雷不及掩耳間出老千,如此厲 害的眼力,實在叫人驚嘆!藍衣少年臉上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 容,『既然姑娘已經看見了,在下就不再爭辯,不過姑娘妳這樣 不是太自相矛盾麼?你不好好管理你們的伙計,他們出老千,在 下只是不希望被你們當成羊牯一樣的作弄而已。』微微一笑,揮 一揮衣袖,就要闊步離開。

『哼!小子,你給我站著!...』那美貌姑娘一叉腰,一雙清 澈明亮的眸子直視藍衣少年,閃動著的眼波裡盡是自信,『我們 魏凌教有沒有出老千,還輪不到你這小子干涉....』大聲一 呼,『不過你在我們的地頭裡出老千卻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韶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雄厚的聲音頓時吸引了全場的注 目,大家轉頭一看,一名彪形大漢從後室中闊步而出,極高的身 材令全場嘩然。

那身材高大的人還沒有走進賭場,所有人早就在交頭接耳的討論 著:『哇~~~~你看,那就是這裡'魏凌賭場'的主管───魚住純 啊!!果然高得很、很有氣勢,真不愧是魏凌教的手下!』

這個叫魚住的人,并沒有理會這些旁人的竊竊私語,勁自走到那 位姑娘的身旁,『韶蜚,發生了什麼事?』

韶蜚目蘊怒色,眉含秋霜,轉頭說道,『爹,這小子竟敢在這兒 出老千!』說著素手一指藍衣少年。

韶蜚姑娘的一聲'爹',惹來了更大的驚訝!這一來全場的人都驚 駭不已:『不是吧?這個貌若天仙的姑娘竟然是這個大叔的女兒 ?沒有可能吧?!簡直是不可能的!!他們哪一點相似?!』

魚住沒有理會賭場內的人,只是怒目瞪視著藍衣少年,『哼!看 你儀表端莊,一表人材,沒想到都是裝出來的模樣,竟然有膽子 在我們魏凌教上出老千!』魚住眼神嚴厲,直逼藍衣少年而視。
藍衣少年臉上不動聲色,深沉的道,『既然閣下是有奸不肅,不 但偏袒下屬,還冤枉在下,那在下多說也是無謂。』微一凝神, 揚了揚嘴角自信的微笑,『亮兵刃吧!反正在下也好久沒有動動 筋骨了。』

『好啊哈!哪兒來的蠻小子,果真是來魏凌教中撒野的!』韶蜚 姑娘從懷中抽出一根鐵鞭子,隨手舞動,實是虎虎生威!『這裡 交給我辦吧,爹!』

話音尚未落盡,韶蜚的長鞭早就甩了出去,直指那藍衣少年的胸 口!

『好狠的小姑娘!』藍衣少年躍起避過,道,『一出手就痛下毒 手,姑娘未免是太過野蠻了。』藍衣少年隨即使一招'請手',長 劍指向韶蜚的手臂。

『本姑娘野不野蠻跟你沒有關係!你這小子,還竟然敢把本姑娘 當成後輩了!』韶蜚一個轉身,堪堪避過,再一反手,長鞭直捲 藍衣少年的大腿。

『可惡!這個小子竟然這樣侮辱韶蜚!'請手'一招通常是前輩跟 後輩交手,先讓後輩出手的招數,他這樣分明是不把韶蜚放在眼 裡!』在旁觀戰的魚住,看得出那藍衣少年并非等閑之輩,手裡 緊握長棍,隨時預備上前,助女兒一臂之力。

藍衣少年輕輕巧巧的避過韶蜚的一擊,『魏凌教上下果然都是能 人,單是這個妙齡小姑娘,不滿十多歲的年紀,鞭法精巧,實在 是非同小可!不過,...』藍衣少年嘴角揚起了自傲的微笑, 正預備開始反攻,心中掠過一個念頭,『糟糕!差點就忘記了跟 康淋姑娘的約定!』眼看韶蜚的長鞭揮到,藍衣少年忽然順勢倒 地。

『哎喲!』藍衣少年假裝倒地,跌了個狼狽。

『哼!小子,在本姑娘面前裝蒜?你這是早了十年啦!』韶蜚沾
沾自喜,收起長鞭,『在魏凌教的地頭上出老千,本姑娘今天姑
且網開一面。』擺出了一副囂張的模樣,『不過,你是活罪難逃 !快到後面洗碗去!』韶蜚素手一指後面的廚房,順手向藍衣少 年拋去一身舊衣服。


藍衣少年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輕的嘆了口氣,低聲說道,『康淋 姑娘啊,在下這一來當真是被你害慘了!現在還竟然淪落到在這 個魏凌賭場裡洗碗了...』

『對了,差點忘記了,你叫什麼名字?』正准備進去後室的韶蜚 突然回過頭來。

『啊!在下仙道彰。』燦爛似旭日的笑容依然。

****************************************************************

『哼!魏凌教自流川劍那個老鬼死了以後,就此沒落的了!..

我們祿嘉幫從此就要在這兒稱霸了!哈哈哈哈~~~~~~』一群來搗 亂的祿嘉幫幫人,大剌剌的來到魏凌賭場,竟還出言不遜。


『喂,我們素來河水不犯井水,你們祿嘉幫這些小子,說話還是 小心點好。』看管賭場的魚住當然不能任由祿嘉幫這些人胡來。 『況且.....』

『當心!!』忽然聽見仙道從廚房大喊一聲,『背後..』

話還沒說完,一個身材健碩的祿嘉幫人走了出來,一個偷襲,一 掌結結實實的擊中魚住的背心!

悶'哼'一聲,魚住忍痛按著傷口,鮮血泊泊流出,在賭場另外一
邊的韶蜚一個箭步搶到魚住身旁,狠狠的道,『你們好不要臉!
存心來撒野,還背後偷襲!算甚麼英雄好漢?!』

『是那又如何?哈哈!~~~~』祿嘉幫的人滿臉都是嘲笑,『看來 魏凌教也不過是不外如是而已!沒什麼能人啦!..哈哈!~~』

『你們這些賊毛頭,竟不把我們魏凌教放在眼內??!!』韶蜚 不忿的咬著下唇。站起身來,就要跟祿嘉幫人好好大鬥一場!

『韶蜚,且慢。』一把清冷的聲音鑽進所有人的耳中,語調沒有 任何抑揚頓挫,平靜得有點駭人。

轉頭看去,所有人都不禁看傻了眼。一個白衣少年站在內室的門 前,白皙的皮膚與倔強自傲的眼神絕不相襯,但在他身上看來, 卻比什麼都來得───美。白衣少年不理眾人,緩緩的走到魚住 身旁,舉手按著魚住的背心,運起'治療魔法',魚住的傷口逐漸 愈合。

白衣少年一舉手、一抬足,都是皇者的氣質,渾身上下散發著耀 人的自信光芒。

『不過二十歲的年紀,魔法修為弒之深厚,而且,單單看他使’ 治療魔法’的手法,就足見他的厲害。...魏凌教中果然不乏 出類拔萃之輩!』站在人群中的仙道,暗暗驚嘆,『不過,更難 得的是...』仙道輕輕的倒抽一口涼氣,『這個少年簡直美得 不像話!?!』

『老大。』正欲動手的韶蜚看了看白衣少年,停了下來。

白衣少年正是魏凌教的新任教主───流川楓。

『出言不遜的人..薰、夜,別讓他們好過。』流川為魚住療傷 完畢,站起身來,拋下了一句話,頭也不回的轉身走進了後室。

『是,老大。』一個清幽的少女聲音不知在賭場的哪一角傳來,
答應了流川的吩咐。

『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我們魏凌教的頭上撒野?簡直就是 在老虎頭上動土,這些阿貓阿狗實在是活得不耐煩了。』剛才那 個少女的聲音再度響起,一下子就蓋過了所有人的喧鬧之聲。雖 然是罵人的句子,但語調聽起來,就毫不見怒氣,反而就像是一 種平心靜氣的說話一樣。

『好厲害!』仙道心中不禁暗暗喝采,『剛才魏凌教的老大── 流川楓,雖然未見他的真正實力如何,不過單看他的手下... 聽這個少女的聲音,不過是一個十多歲的小姑娘,但內力修為實 在非同小可,一下子就蓋過了所有人的聲音!魏凌教上下的實力 果然是深不見底!』

所有人都朝發聲處看去,但見賭場樑上的一角,不知道什麼時候 來了一對不過十來歲的少年少女,明顯地,剛才說話的正是站在 左首的少女。

『哈哈!!哇!...你看,魏凌教是怎麼啦?不但找來一個完 全不成氣候的小子當老大,現在還竟然派這樣的無名小卒來應付 我們鼎鼎大名的祿福幫!哈哈!』看見兩個羽毛尚未長成的丫頭 小子,祿嘉幫的人不禁哈哈大笑。

少女冷冷的眼神橫掃了全場,冰冷的目光叫人為之心寒,比起外 面沁膚刺骨的寒風,顯得更有寒意。碰上她目光的人都不禁打了 個突,霎時間全場又變得鴉雀無聲;不過那站在右首的少年卻竟 像沒有聽見他們的說話一樣,打了個呵欠,伸了伸個懶腰,惺忪 的睡眼不屑的瞧了瞧眼前的人,轉過頭,又打了個呵欠。

『薰啊!你給我正經點,竟還在打呵欠?!你沒把我氣死了!』 少女皺起了一雙秀眉,頓了頓足,原本冰冷的寒氣頓時無影無蹤 ,那份少女的情懷倒是表露無遺。『你看他們這幫人的神氣樣子 ,簡直是欠揍嘛!你還這樣....』

『祿..什麼幫...這究竟是什麼東西?!連聽也沒有聽見過 。卻害得我連午覺也沒睡好。夜啊!你這樣是太緊張了,這些老 鼠都不如的傢伙,要我們出手本來就已經是大材小用!』這個叫 薰的少年,把手放在頭後,翹著嘴,『而且這幫小毛蟲,根本就 不能逃到哪兒去,你別太緊張就是了!』言下之意,竟然是毫不 把眼前這幫人放在眼內!

『嗯,那倒也是!』這個叫夜的少女,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聽見二人一唱一和,祿嘉幫的人豈能忍氣吞聲??

只見祿嘉幫的人,有的舉起身上的佩劍,對准了少年,直飛出去 ;有的暗藏暗器,預備隨時一撒出去;有的不等搶上前,伸手就 要使出一招'火焰球';有的更一個箭步上前躍起,長劍直指少女 面門。

可是面對祿嘉幫這群來勢凶凶的人,二人毫不見懼色,一個筋斗 ,輕輕一躍而下,不但身法優美,而且巧妙的避過了所有殺著。 少女容色照人,明艷不可方物,清秀絕俗的臉孔,雖然年幼,但 容顏絕美,云鬢霧鬟,可愛動人;少年呢,昂然一身傲骨,臉上 雖然稚氣未消,但卻是英俊挺拔的。

『這樣的攻擊,簡直就跟小朋友玩的家家飯沒有兩樣。』夜不耐 煩的說。

『這樣也能算是'攻擊'麼?夜啊...你的要求也太低了。』薰 嘴角揚起了一絲調皮的笑容,隨手一下,將面前的一名大漢擊倒 在地。

『這樣當然不能算是'攻擊'了,』夜朝薰伸了伸舌頭,扮了個鬼 臉,『程度跟你不相上下!』夜的衣袖中突然射出數發小小的銀 針,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只見七、八人應聲倒地。『這樣看來 ,今天連用武器的機會也沒有,更沒有機會試一試老大新教我的 魔法了!』說著又打倒了數人。

『什麼新魔法?老大教了你'冰封雪箭'?老大這不是太偏心了麼 ?』薰的語調中全是羡慕。隨即狠狠的將來勢凶凶的祿嘉幫人打 倒了好幾個。

『沒有啦!你看你,口水也要流出來的樣子!老大說啊,'冰封 雪箭'的威力太大,只是傳了我一招'風霜劍影'而已!』

『'風霜劍影'麼?招式太花巧了,感覺...華而不實的。』

『誰說啊?!』夜一個反手,嬌喊一聲,『風霜劍影!』頓時, 冰冷的風霜像劍一樣射出來,剎那間又見三人應聲倒下。『看到 麼?』夜燦爛的笑容裡,全是自傲。

『哈!這招好像挺厲害的。』薰不甘示弱,『不過前天老大也傳 授了我一招,』薰一躍而起,『雷電轟擊!』頓時又見五人的身 子筆直的飛出賭場外!

薰和夜二人像閑話家常的討論著,眼前的祿福幫人似乎全都是他 們倆的練武用具,根本沒有一個人是他們的敵手,甚至剛才那個 成功偷襲魚住的人,只能堪堪的接住他們兩招!

『好了!這回是誰勝了?』看見眼前的祿福幫人全都倒在地上,
什至連爬也爬不起來,薰才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轉頭看了看夜。

『我這回打倒了二十三個。』

『哈!這麼巧啊!我也是二十三個。...這些人,怎麼總喜歡
一雙一雙的來,害得我們連分勝負的機會都沒了...』薰轉頭
看了看在一旁的魚住和韶蜚,看見魚住經老大療傷以後,已經無
大礙,微微一笑,『魚住大叔,韶蜚姐姐,這裡的善後工作就拜 托你們了!』說著步出了賭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