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魏凌

Part 10

作者: 夏兒 冬兒

 

『老大!!』小薰和小夜第一個迎了上去,少見的笑容燦爛,一個月沒見面,要不是礙著有其他人在場,他們倆就要一把的抱著流川了。『你回來了?!』

『嗯。』流川也難得的牽了牽嘴角,眼裡盡是親切,微微一笑,『我回來了。』流川回過頭來,看見雨樹站在一旁,『雨樹,你辛苦了。』

『老大。』雨樹咬了咬下唇,臉上泛起了一陣紅暈,垂下了頭。

粗神經的流川可不會留意到雨樹的異樣,但流川的心裡,倒真是有點忐忑不安...不對,應該說..有點心不在焉的。

一路上,流川差不多沒跟仙道說過一句話。仙道也沒甚麼的,只是東張西望的,這兒搞一搞,那兒也碰一碰,再來又鬧一鬧,不過,一路上還算是相安無事。但仙道此人可也真‘交遊遍天下’,上至武林高手、達官貴人,下至頭陀叫化,他竟都認識幾個,卻真教流川開了眼界。然而,流川就擔心...不對,流川楓,男子漢大丈夫的,行事素來光明磊落,怎會有甚麼‘擔心’的...?可流川就真的是擔心,就擔心失了大丈夫的面子!!堂堂教主,卻讓七大叔迫得差點命喪黃泉,還得要一個仙道彰出手相救??太不像話了吧??!!...擔心仙道會到處亂說,那時候,流川就是想找個下台階也難了。....

雖然仙道非常識相的獨個兒先回了魏凌教的總堂,沒跟自己同行,但這...也難保他會...

又也許,這些都不過是藉口而已...其實心底處,倒不介意仙道把事情說出來的。的確,流川是很好勝,但這不代表他承受不了失敗,擔不起挫折。他對自己有自信,即使今天輸了,他也懂得站起來,他也懂得用努力來彌補他的失敗,用時間去証明自己的實力...

但為什麼就是這樣的介意...?也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有一種不願意被仙道看扁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對仙道就有一種奇怪的想法───不喜歡被他看扁。是倔強麼?..不知道...但這感覺就是纏繞在心頭...這不是敵意啊...是甚麼?...

流川甩了甩頭,算了吧,不想了...『怎麼?比古、齋藤,近來可有甚麼特別事發生了?...』口吻并不嚴謹,聽來,還頗為輕鬆。魏凌教的內閣成員辦事效率一流,流川從不擔心教裡的事宜。

『老大。』比古、齋藤尚未開口,俊已先說了出來。

『阿俊?』見俊神色凝重,流川也已猜得到幾分,『是南烈麼?』

『嗯。』

『在我離開期間,交手了?』

『是的。』俊點點頭,暗暗佩服老大的料事如神,『不能算是正面的交鋒,不過交手了。』

『告訴比古了?』流川看了比古一眼,單看他臉上的神色,流川猜個七八不離十。加上數年經驗下來,他對內閣成員的脾性都非常清楚熟悉,俊的處事方式,逃不過他的猜測。

『是。』

『走,叫大家都到這來。』流川當先走了進去,『詳細說。』

****************************************************

『說吧,俊。』流川向俊點了點頭。南烈的事,雖還看不出端倪,但這確是棘手的事。三番四次的,公然挑戰魏凌教;暗地裡,又鬼鬼祟祟的。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此事實不尋常。

『是,老大。』俊由第一次跟靖稜被跟蹤開始說起,然後是發現有人埋伏於魏凌教外,還有跟紫衣交手等都一一道來。

大家一聲不響的聽完,倒是流川先開了口,『雖不知南烈的意圖,但一切小心為上...這不是怕的問題,而是,我們實在沒有必要作無謂的戰鬥。』流川停了停,沉思片刻,『俊、比古,南烈的事,你們徹底跟進;至於賭場的事,齋藤,你和..和雨樹負責。其他人一律提高警覺。』

『是!』

****************************************************

『老大他..好像好辛苦的。』小夜突然這樣說。『老大他最近...好憔悴...』是的。仍然散發著光芒,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繁瑣的摧殘,流川那耀人的光茫似乎黯淡下來了。

『嗯。』薰點了點頭,『剛收拾了那七大叔,回到總堂,連椅子也沒有坐好,又有一個南烈不知從哪兒鑽出來!』

兩人肩并肩的走到湖邊,才停了下來。月光灑在湖面上,一層淡淡的銀白色,看起來───很美...

『老大...從前不是這樣的...』回憶起兒時的往事,薰眼裡掠過一絲寂寞,『從他當上老大後,才變得這樣寡言...早知道是這樣,我寧可他從來都不是老大...』

『我也願我們倆從來不是甚麼內閣...』小夜接下了薰未完的話。畢竟,他們都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孩子而已。童心未泯,雖然是一身好武功,而且辦事能力高,卻始終是孩子。這樣沉重的包袱擔子往肩上扛,不容易。

『嗯。』薰坐了下來。

『從前的生活...是無憂無慮的...』小夜也在薰身旁坐了下來,『現在好像很威風的,但我是不願意這樣的。』小夜停了下來,幽幽的歎了一口氣,才續道,『老大他也好辛苦...這個擔子,可能,對他、對我們...都太重了一點。』淚水好像不聽話的要湧出來,小夜咬了咬牙,不讓淚水流下來。難過..難過自己喪失了童年...每天都要帶著勇敢堅強的面具,但要面對的一切,對於十六歲的孩子,真的是太多、太重了。

『別這樣...』薰也歎了一口氣,『不但是我們倆的...老大也要負起了這沉重的擔子。』薰頓了頓,似乎在回憶,『我知道..老大他仍然活在黑暗的陰影中...兩年有餘了,自老大的父親過世後,他就沒有一天快樂過。』

的確,流川父親的死,對流川的打擊是很大。

薰和小夜是兩個孤兒,先後被流川的父親救了回來。他們可說是跟流川一起長大的。每天吃的、玩的、做的,都在一起,感情要好的不得了。他們把流川當成親哥哥一樣疼愛,流川也待他們如弟妹一樣。

但自那天,父親患了重病過世後,流川一下子就改變了。

那時候,整個魏凌教都是灰色的。沒有了歡樂,也沒有了生氣,一切都是一片死寂的。流川將自己關在房裡三天,滴水不沾,甚至連睡也沒有睡過。淚,也早已經流乾了.....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他要承受的,不單單是父親的去世,不單單是失去唯一親人的傷痛,還有魏凌教這個擔子。雖然魏凌教并非以世襲的方式傳任教主一位的,流川儘可將魏凌教交予比古或者齋藤...但流川十六歲的年紀,就已是一身獨步天下的武功,功力深厚,是練武的奇才,而且醫術尤精,下任教主,早就屬意流川。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誰都沒想到,流川的父親會如此早逝。

薰幽幽的歎了一口氣,眼光定定的,落在很遠很遠的天邊...明亮的星星閃爍,在黑夜中,顯得那樣璀璨....但薰的心,卻是灰沉沉的。

永遠都忘不了那天,流川從房裡走出來。那雙原本有神的妙目,黯淡了...蒼白的臉孔,殊無血色,有如罩上了一層冰霜...那原本帶著微笑的臉龐,也只剩下駭人的深沉。

『魏凌教的一切事務,以後,由我一力承擔。』沒有任何抑揚頓挫,語調裡沒有任何感情,冷冷的,但卻是那麼的斬釘截鐵...

小夜看著月光,靜靜的抱住了膝蓋,想著兒時的往事...一件一件小事,像一幅一幅的小品文一樣,閃過腦海...

『誰?!』薰突然大喝一聲,打斷了小夜的思路。

『怎麼...?』小夜霍地站起來,一句話還沒有問完,已感覺到樹後藏得有人。

兩條黑影從樹後緩緩的走了出來。兩副一模一樣的臉蛋兒,一模一樣的髮飾,一模一樣的一身黑衣,一模一樣的步伐,還有一模一樣的神情...在黑夜看來,是那麼的詭異。

『是雪野凝、雪野霜...』小夜低聲的道,『又是南烈的人...』

『嗯...』薰輕輕應了一聲。好一個南烈...吃了熊心豹子膽,是欺上我們魏凌教的頭上來了!...

『承蒙錯愛...』小凝銀鈴般清脆的聲音響起,語調中夾著絲絲殺氣,『魏凌教的內閣成員,竟還認識我們姐妹倆。』

薰悶哼一聲,『闖進魏凌教的地方,還真夠膽子!』

『我們怎不夠膽子?!』小霜首先就沉不住氣,喝了一聲,手中的長鞭就揮了出去,直指薰的面門。

阿薰就知道她們不懷好意,早就運好了內功,只等小霜出手。

只見小霜的長鞭有如靈活的蛇一樣捲將過來,薰就要一躍而起,卻見小霜的長鞭突然轉了個方向,竟指向小夜右肩!!小夜毫不見驚慌,從容往後一躍,從懷中抽出兩柄短刀。

小夜晃了晃手中的短刀,一臉的自信,『上吧!』

『小夜...』薰寬心的吁了一口氣,卻突然聽見小凝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的對手..是我。這樣大意...恐怕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太過專注小夜和小霜,薰差點就忘了小凝還正虎視眈眈的在自己身旁!薰忙一側身,像一溜煙似的迅速往後一滑。

『好身法!』小凝不禁一讚。

薰噘了噘嘴,埋怨自己太過大意,從懷裡抽出一根短棒,隨手一揮,短棒兩端忽然一長,卻是一根具魔法的長槍。

『出手吧!』薰全身上下都散發著自信的光芒。身為內閣,薰和小夜都非泛泛之輩。

小凝微微一笑,手中長鞭就甩了出去。薰一揮長槍,即捲起了一陣狂風,地上沙塵都飛了起來,頓時黃沙滾滾的,後發先至,槍頭直指向小凝。哪知小凝的長鞭突然轉向,擊向薰的大腿。

薰陣腳不亂,從容一笑,『你跟你姐妹的招式一模一樣,難道...』一手迅速舉長槍招架,另一手伸了出去,大喝一聲,『雷電轟擊!!』強烈的電光頓時從薰的手中射出,聲勢之浩大實有雷霆萬鈞之勢!小凝的一聲,手臂上數處受傷,鮮血泊泊流出。

『難道...你以為我會敗在相同的招式下麼?』薰自信的一笑,續下了那未完的說話。

小凝咬了咬牙,沒有作聲,長鞭卻又無聲無色的甩了出去!

魏凌教中以流川、比古、齋藤,還有望月俊的武功為最高,雪野姐妹原沒有打算對付他們的,她們要先把實力較弱、經驗較淺的除去,這樣,南烈要對付魏凌教才更有把握。雨樹雖是嬌滴滴的女孩子,但她一手暗器功夫,獨步天下,交手上來,自己吃虧太多;靖稜年紀最小,而且實力也較弱,但有她哥哥俊照料著,也是難以下手的。本以為可以先對付薰和小夜,誰知道他們二人實力雄厚,看來要把他們打倒,非要一場惡鬥不可。

薰臉上輕率,但心思卻是細密的。南烈處處暗派人手監視魏凌教,現在雪野姐妹又無端在這兒出現,而且招招狠毒,看來是非要取他們的性命不可!不沉著應付,只怕就要敗在她們手上!

薰不避開,反而長槍送前,指向小凝的面門!小凝一轉身,長鞭如活了一般,纏住了薰的長槍。薰一反手,長槍早就解開了小凝的攻擊,嚓嚓數聲,雙方已交了十餘招!

這邊廂鬥得厲害,但那邊卻更加激烈。

小夜憑著短刀的輕巧,加上小夜的魔法防不勝防,佔了先機,令小霜無機可乘;但小霜的長鞭招招快且狠,小夜也無法欺近。

小夜晃晃短刀,一躍而上,從上而下的擊向小霜面門!小霜正想揮鞭擋著,卻見小夜嘴角揚起,大喝一聲,『風霜劍影!!』頓時,冰冷的風霜像劍一樣射出來,叫小霜一下子招架不住,跌倒在地。小夜乘勝追擊,兩柄短刀毫不留情,就要拍到小霜的臉上!小霜一個反身,向外一滾,堪堪避過這一擊。

小霜翻身躍起,身子還未站直,長鞭已經捲住了小夜的左臂。小夜悶一聲,左手手臂劇痛,右手收起短刀,隨即一掌推了出去,『火焰球!』一團火突然從小夜的手中射出,迫得小霜收回長鞭,避了開去。雖是如此,但小夜的手臂也被纏得現出了一條深深的血痕。

另一方面,只見小凝的眼神一沉,剛伸出的長鞭卻驀地裡急速回收!薰一呆,還沒有看清小凝的動作,長鞭卻又像蛇一樣捲了過來!

『糟糕!』薰暗地裡一驚,來不及招架,身子急速往後退,但臉上一痛,卻是小凝的鞭子擊中了薰的左頰,留下了一道疤痕。鮮血沿臉而留,薰舔了舔臉上的血。受傷雖輕,男孩子也不介意臉容,但被小凝這樣擊中臉頰,薰怎麼也不服氣。一咬牙,拔起長槍又迎了上去。

薰氣極被小凝弄傷臉頰,氣勢洶湧,槍槍快且狠,一時間迫得小凝無從招架。薰并無一點留手,一反手,將長槍縮短,長槍頓時變成了一根短小的槍。小凝手執長鞭,面對薰這樣的近距離攻擊,長鞭完全用不上,變成只受不攻。

這麼一來,小凝的情況就更加危急。遇上薰的攻擊,只能左閃右避的,或者伸出長鞭的柄來抵擋,完全沒有反攻之力。衣服早被薰的槍刺得不成模樣,片片衣衫的布碎在空中翻飛,小凝的臂上、腿上都受了輕傷,幸而薰他正是氣在頭上,出手雜亂無章,否則小凝只怕早就命喪薰的長槍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