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魏凌

Part 3


作者: 夏兒 冬兒


『嗯。』流川看著魚住逐漸愈合的傷口,滿意的點了點頭,伸出
手輕撫著骨折的地方,『骨折處雖然愈合,但...』流川皺了
皺眉,伸掌抵著魚住的背心,慢慢的將真氣傳進魚住的體內,韶 蜚則站在流川身旁侍候。過了半盞熱茶的時份,流川掙開眼來, 轉頭說,『去把藥房裡的首烏拿來。』

『老大...你這不是...』魚住一臉歉意,欲阻止流川。

流川輕輕的擺了擺手,打斷了魚住的話,牽了牽嘴角,笑了笑, 示意魚住不用再說。

魚住一臉感激,『老大....』魚住怎會不知道藥房裡的全是 非常珍貴的成形首烏,但流川竟為了自己而用上了這些珍貴藥材 。

『老大,藥房裡的首烏已經全部用完了。不如,我把那些野山人 參拿來,好麼?』

『不用了。人參的藥性不大。』流川微一沉吟,『那我現在就出 去一趟藥鋪。』

『老大,你實在不用為我而這麼費心勞力的...』魚住心底的 感激全都寫在臉上。

『不用說了。』流川擺擺手,『魚住叔,你為魏凌教做了多少, 付出了多少,我心裡都知道。』流川轉頭跟韶蜚說,『韶蜚,你 跟我一起出去吧。』

『是,老大。』

****************************************************************

流川跟韶蜚離開了魏凌總堂,魚住就想著自己的傷勢并不打緊, 當可到賭場視察一下情況,哪料數天前來搗亂的祿嘉幫幫人竟又 來到魏凌總堂搗亂!

『哈哈!你看,那個魚住'大叔',被我們打得落花流水,竟然還 有面子走出來這裡獻醜啊!哈哈哈哈~~~~~~』祿嘉幫幫人刺耳的 笑聲傳遍了整個賭場。

『看來你們祿嘉幫的人恢復能力也不慢,被小夜和薰打得爬也爬 不起來,卻竟還有能耐來尋我們魏凌教的晦氣。』魚住的經驗非 常獨到,沉著氣,并沒有因為這些無聊的侮辱說話而泄氣,反而 讓祿嘉幫的人啞口無言,無言以對。

『哼!』一個身穿鮮綠色長袍的人冷哼一聲,慢慢的從祿嘉幫的 人群中走了出來。看這個人的架勢、排場,不難想象,這個人一 定是祿嘉幫中的高手。

『哼,我老實的告訴你,魏凌教有多少實力,我們不知道,但也 不打算要去深究...』綠衣人一臉的不屑,『不過...可以 肯定的是,我們祿嘉幫肯定要比你們強上一百萬倍!』

『哈哈!』魚住仰天大笑,面對這些自吹自擂的人,魚住毫不留 情,『真沒把我笑死!!你祿嘉幫算得是什麼東西?!』魚住正 色道,『我們魏凌教有多少實力,你當然不需要知道,因為.. 就算再過一百萬年你們也只是被我們踏著的地底泥而已!』

『好可惡!好自大!』那綠衣人似乎耐不住了,大喝一聲,『兄 弟們,不用客氣,大家上啊!』

『以多欺少,就是你們祿嘉幫一貫的作風了麼?』魚住雖然身受 重傷,但仍毫不畏懼。

『哼!大伙兒不用客氣,一塊兒上吧!』

『既然如此,多說也枉然!』魚住一副正氣凜然,站在最前面。

*************************************************************

『韶蜚。』流川跟韶蜚肩并肩的走著,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上 一句話,韶蜚心裡滿是擔心父親的傷勢,而流川卻打破了兩人之 間的沉默。『......』流川開了口,但卻欲言又止。

『老大?什麼事?』韶蜚笑了笑,很牽強。『老大,你就不用說 了。』韶蜚強顏歡笑。『其實,你不說話,我也知道你想要說什 麼。』頓了頓,『外面有很多很多的傳言,他們都說爹根本就沒 有能力成為魏凌教總堂的頭目。他們說爹技不如人、說他不配受 到老大你的重用、說他丟了魏凌教的面子,更加不配繼續留在魏 凌教...』淚珠在韶蜚的眼眶中滾來滾去,韶蜚輕咬著下唇, 不讓淚水掉下來。『不過事實証明,爹的確是技不如人,而我更 加是...那也怪不得旁人...我們甚至連祿嘉幫的小卒子都 不能打敗。反而年紀輕輕的夜和薰卻揮洒自如,叫敵人連爬都爬 不起來。』

『是薰他說了什麼話讓你難受了?』

『不是的,老大。』韶蜚眼波裡全是濕潤,『這些傳聞,哪裡都

聽得見。大家都...』

『韶蜚,你不要這樣想。』流川安慰著她。『別說我爹臨終之時 叮囑我照顧你們父女倆,像你爹這樣盡忠職守、對魏凌教摯誠一 片忠心的人,我心裡是知道的。』


『老大。』

『盡管放心吧。』

『嗯。』

****************************************************************

『仙道兄!仙道兄!仙道兄!仙道兄!仙道兄...!』彥一邊 跑邊嚷的沖了過來,直跑到仙道跟前,才稍稍停了下來。

『彥一?又發生什麼事啦?』儘管彥一氣沖沖的趕來,仙道還是 悠閑的笑了笑。彥一這小子總是'無事化小,小事化大'的。

『這回可真的真的真的糟糕了!!』彥一喘息著,『那些祿嘉幫 的人又來搗亂啊!你快出去瞧瞧!!!』

『啊?怎麼會這樣的?』仙道霍地站了起來,顯得有點兒焦急。 這回可真的糟糕了,流川出去了,魚住叔重傷未癒,其他人都不 在總堂,『我們這就出去看看情況如何。』

疾步跑到外面,卻見祿嘉幫的人圈著魚住不斷攻擊,早已經受傷 的魚住,骨折的地方再次爆裂,絲絲的鮮血從繃帶處滲出來,剎 那間,整個繃帶都染成了鮮紅色....但魚住仍然揮動著長棍 ,一下一下的擊退步步進逼的祿嘉幫幫人,但儘管如此,魏凌教 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仍處於下風,看來祿嘉幫這次趁著魏凌教 所有的高手離開總堂的機會而下手,絕對是有備而來的。

『彥一。』仙道眼見形勢不妙,皺起一雙劍眉,隨即轉頭跟彥一 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盡快把老大流川找回來!這裡需要他 主持大局。』雖然魏凌教正面臨危機,但仙道并不願意貿然在這 個時候出手。

『是!知道了!』彥一看見仙道處變不驚,焦慮之色盡去,大聲 答應。

『已經來不及了。』一個站在一旁的魏凌教教眾聽見仙道的話, 垂眼搖頭道,『剛才已經派人出去找老大了,雖然如此,但已經 來不及的了。老大他出去差不多一個時辰了,現在大概已經到了 藥鋪...即使是有輕功絕頂的人,也最少要半個時辰才能追得 到他。』那魏凌教的教眾暗嘆了一口氣,顫抖著的聲音裡全是擔 心、焦慮,『況且,教內的內閣高手全都離開了總堂,所以我們 現在是連一個使輕功的高手也沒有。』

聽罷,彥一一臉的頹喪,轉頭看著仙道。

『情況真的那麼壞麼?...怎麼會這樣的...』仙道喃喃自 語,抬頭看見已經受傷的魚住不斷被攻擊,傷口的鮮血如噴泉一 樣濺得四周血紅,看來他再不能支持了。看見這樣的情景,仙道 垂頭不語,心裡還盤算著應否出手相救...

『哼!你們這些臭傢伙,有種就放馬過來吧!就是被你們打死了 ,我也死而無憾!為了魏凌教而死,我是絕不退縮的!!』魚住 不斷的咆哮著,嘶叫著,堅持著自己那份對魏凌教至死不渝的忠 誠。

『既然如此...』聽見魚住大義凜然的一席話,仙道牽了牽嘴 角,嘴邊揚起了笑意,轉頭說,『彥一,今天是什麼日子?』

『仙道兄呀!你現在還有心情想這個??!!魏凌教遭大禍了! 你還有這樣的心情!!』彥一理直氣壯的說。

『我問你,今天是什麼日子??』仙道一本正經的模樣,喝了一 聲,眼裡全是權威。

『今天是..是二月..初八...』

『二月初八了麼?...』仙道嘴邊揚起了得意的笑容,『看見 這樣重情義的人,我仙道彰也不忍心袖手旁觀...況且現在, 與康淋姑娘的三個月限期早過...今天魏凌教的這場大禍,』 寬袖一揮,手指輕彈,就將早扣在手指間的數顆小石頭射向數名 祿嘉幫人!『就讓我大俠仙道彰來解決吧!』

'咻咻'數聲,祿嘉幫的人應聲而倒!小石頭的速度固然驚人,力 度卻更加叫人吃驚!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往仙道朝去,但見一個 藍色的身影輕輕掠過,衣袖微微擺動,大家都還沒有足夠時間看 清楚,那邊卻傳來數聲慘叫,而慘叫聲竟然來自處於上風的── ─祿嘉幫幫人!!

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只見一個藍色的身影在賭場的桌子間旋轉 穿插,他偶爾伸掌,就隨即擊倒數名祿嘉幫幫人!就是正與祿嘉 幫幫人激鬥間,那優美的姿態依然猶如飄逸的神仙在九天雲漢間 飛翔,懸在腰間的長劍還沒有出鞘,卻早就把來搗亂的人一一擊 倒在地!

霎時間,所有祿嘉幫的人全都趴在地上,或昏或受傷,躺在地上 大聲呻吟...就連剛才那個架勢十足的綠衣人也早就爬在地上 了!

直到現在,大家才稍稍有一點的時間,轉頭看看這藍色的身影到 底是何方神聖。只見一個英挺非凡的男子,昂然一身傲氣,渾身 都散發著耀人的光芒;眼裡全是自信、臉上盡是旭日般的陽光笑 容,卻不是仙道彰是誰?!

『仙道兄,你...?!?!』看見仙道卓越非凡的身手,彥一 啞口無言。

仙道笑容不絕,揮了揮衣袖,轉身來到魚住跟前,『魚住大叔, 你沒事吧?!』說著,檢視了一下魚住的傷口,給他點了穴,止 了血,朝魚住笑了笑,『骨折的地方迸裂了,我不是醫術能手, 還是等你們的老大回來之後再算吧!』

『你...仙道你..』魚住眼神中全是感激,勉強掙扎著坐起 身來,激動得捉住了仙道的雙手,『全靠你..全靠你..魏凌 教才得保存了面子..韶蜚她還..她..唉!...』

『不用客氣了!』仙道笑了,擺擺手。『魚住大叔,你好好的休 息一下吧!』說著,仙道抵著魚住的背心,緩緩的用真氣替受傷 的魚住治療。

『仙道你就別再費真氣了....』魚住不好意思再讓仙道費力 ,但傷處卻的確需要治療,也只好閉上了眼睛...

大家都忙於收拾賭場內的殘局,誰都沒有留意到躲在屋檐上的兩 個少女。

『這個人叫..什麼?...仙.道彰?...』一個站在屋檐 上,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淡黃色衣服的少女,轉頭看了看旁邊 一個青色衣服的少女,『小霜,這個人并不簡單...』

這個叫小霜的青衣少女輕輕的點了點頭,她跟淡黃色衣服的少女 長得一模一樣,不同的只是她們衣服的顏色,很明顯,她們是孿 生姐妹。但令人驚訝的是,她們倆不但模樣沒有分別,甚至連眼 神也一模一樣,都冷得像冰霜一般,裡面沒有一絲溫暖、沒有一 絲幸福,看起來,只有無底的冷漠...

青衣少女淡淡的說一句,『我當然知道了,凝姐姐。看他出手快 、狠、准,身手靈活,應變能力極快。雖然祿嘉幫的這些,不過 是南烈大人手下的一些小毛頭,但要在半柱香時間不到間,盡數 擊倒,足見其內力非常深厚,是當世難得一見的高手。』

『沒錯。更難得的是,他能革除一般人墨守成規的武功招式,將 武功融會貫通,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劍未出鞘已然這等厲害,他 若出全力,實難想像。看來現在的魏凌教是越來越強勁了。得這 個仙道彰加入,魏凌教的實力更加厲害。...況且流川楓的實 力也絕不能小看的。』那個叫小凝的青衣少女,頓了頓,道,『 我們回去吧!我們本來已經能夠初步掌握魏凌教的實力底細,不 過現在看來要重新估計了。』

『嗯。那我們這就過去稟告南烈大人麼?』小霜看了看姐姐。

『不,』小凝瞄了瞄賭場內的情景,『我們先去找紫衣姐姐。』

『嗯。找紫衣姐姐麼?』說罷,小霜跟小凝同時轉身,同時輕輕 一躍下地,兩人的動作一模一樣,兩條青紫的身影裊裊婷婷的逐 漸消失在云霧中...

***************************************************************

待魚住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躺在自己的床上了。掙扎的睜開眼 睛,一瞥之間,就看見站在窗前的仙道。

『啊?你醒了?』仙道笑著的走到床前。

『仙道大俠...』魚住勉強的在仙道協助下坐了起來,『不用 待在這裡照顧我的。』

『別傻了,魚住叔,』仙道伸手貼著魚住的背心,『這只是舉手 之勞而已...還有啊,不用說什麼'大俠'了...』

『仙道大俠...』

『我說過,不用叫什麼'大俠'了,這樣我會很難為情的...你 還是叫我'小子'好了!哈哈~~』

『其實,起初第一眼看見你,我就知道你絕對不是泛泛之輩的了 ...』

『啊?原來你早就知道了?!』仙道傻笑著抓抓頭,『哈哈!看 來我的演技真的好差勁啊!...我還在你面前裝傻,我真是的 ...』

『單看你輕易避過韶蜚的攻擊,就知道你是武功高手了。加上你 那種想假裝也假裝不來的氣魄,就更加能夠肯定你是高手中的高 手了...不過既然你有心隱瞞,我也就不便拆穿你了。再說, 拆穿你,就只有給你打個落花流水而已...』魚住乾笑數聲。

『你別這樣說了...魚住叔...』

『不過,你今天出手相救...?』

『啊!那是因為,你對魏凌教顯出的忠心打動了我。』仙道笑了 笑,『像你這樣忠肝義膽的人,不應該斷送在祿嘉幫這樣的人手 上....而且,我跟一位姑娘的約定已然期滿...再說,韶 蜚姑娘很需要像你一樣的父親。』

『仙道...』

『魚住叔!...』一個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門前,白皙柔 嫩的皮膚、非凡脫俗的樣貌、全身散發著獨特的英氣權威,來者 正是魏凌教老大──流川楓。他語調中顯得有一點的焦慮,但他 臉上仍然保持著一貫的鎮定,看來有一種穩如泰山北斗的架勢。

仙道心裡像漏跳了一拍,流川的臉上因運動而泛起了一陣陣的紅 暈,髮鬢旁還滴著晶瑩的汗珠,可愛的臉蛋兒蘊透著一份氣質, 賞心悅目的臉孔上,雖然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卻足以叫人心醉 神迷。仙道不禁看得傻了眼睛,心裡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是上次那種異樣的感覺...仙道說不上那是什麼,但這種感覺 卻籠罩著仙道整個心靈...

『老大!』魚住大喊一聲。

看見流川走近,仙道退到牆邊,站在一旁。

『大家都還好?』流川走近了床邊,『你沒事兒麼?...』

『爹!..』喘息著的韶蜚沖沖的跑了進來,一直奔到魚住的身 邊。剛才流川一接到祿嘉幫搗亂的消息,也顧不及買藥,就立刻 趕回總堂。韶蜚的腳力比不上流川,前腳後腳的,這才趕到。趕 到的時候,魚住已經被抬回房裡休息。

『爹,你沒事兒吧?!』

『我沒事兒,沒事兒。你放心好了!』魚住輕輕的撫著韶蜚的頭 髮,輕輕的安慰著擔心的女兒。

流川轉頭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仙道,眼裡全是疑問,似乎在詢問關 於仙道這個人的事兒,『這個人是.....』

『啊,老大,其實是這樣的...』魚住將關於仙道的一切,包 括他在賭場出老千,被韶蜚教訓,繼而留在賭場洗碗碟,祿嘉幫 搞亂,仙道出手相救,全都毫無隱藏的告訴了流川。

流川一聲不響的聽完,臉上依然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他走到仙 道的跟前,『在下感激閣下的幫忙。如果來日有用得著魏凌教之 處,我們一定會竭盡所能助你一臂之力。』

仙道笑了一笑,『你太凝重了!這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如果 魚住叔他不是受傷了,我根本就連出手的機會也沒有。』

流川點點頭,似乎很滿意仙道的一席話。只聽仙道續道,『如果 你真的要報答我的話,我倒有一個要求。』

『你說。』

『我希望能夠加入魏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