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魏凌

Part 4


作者: 夏兒 冬兒


『我希望能夠加入魏凌教。』

『啊?』流川的臉上掠過一絲驚訝,隨即又回復了平時的冷漠, 『那沒問題,歡迎你加入魏凌教。』

『老大!』魚住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仙道提出了這樣的請 求已經夠奇特,但流川的答案卻更加叫人驚訝,更加出人意料! 『老大,你這是...』顧不得自己受傷,魚住驚訝得差點兒就 要站起身來。『老大,你真的想清楚了麼?』

『喂!』仙道開玩笑的瞄了瞄魚住,『喂,魚住叔,你應該不會 不歡迎我加入魏凌教吧?』

魚住尚未開口,倒是流川先開了口,『不過,加入魏凌教以後, 你就不能反悔,更加不可能離開魏凌教。』

『這不過是一般的教規,我當然知道。』

流川很小心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個人,仙道這個人的臉上分明就清 清楚楚的刻著'浪子'兩個字。別說是要被這些嚴格的教規所束搏 ,看來仙道他連一般人認為最簡單、最普通的法律也未必能夠全 部遵守。『你最好真的想清楚,魏凌教的架構很復雜,如果你堅 持要加入,我也只有讓你由最低級的教眾做起。』

『啊!這絕對不是問題。』仙道瀟洒的擺擺手。

『那,由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手下...』

流川還沒有說完,仙道就滿意的點點頭,只聽流川續道,『我手 下...的一名小卒。』

『什麼?』仙道實在有點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簡單來說,就是打仗走最前,逃走走最後的人。』

『我不是不明白'小卒'這個詞語的意思,我只是太過驚訝自己要 成為一個'打仗走最前,逃走走最後'的人...』仙道顯得有點 無奈,『算了算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先走了。』

『很可惜,你現在已經沒有'離開'的權利。』流川的語調平淡得 不能再平淡。

『喂,我好好歹歹都是魏凌教的恩人。』

『現在說這些已經太遲。不錯,你是魏凌教的恩人,不過... 我既然是魏凌教的老大,說話一言九鼎,說出來的話,就不能收 回。』

『沒錯了!仙道,你也知道,俗語有說:'東西可以亂吃,說話不 能亂說'嘛!!!』魚住一面倒的支持流川老大。

仙道開始有點後悔自己救了這個魚住大叔,『唉!算了算了。做 小卒就做小卒算了!不過,我現在有要事辦,所以我先走了。他 日有空兒的時候,我再回來拜訪兩位吧!』仙道轉身就走。

仙道剛走到門前,韶蜚閃身擋在仙道前面,『你以為魏凌教是一 個你說來便來,說走就走的地方麼?』韶蜚嬌聲道,『原本你是 爹的救命恩人,我應該對你恭敬一點才是。不過既然你是流川哥 哥手下的一名小卒,也就是說,你的職分比我低十萬八千倍,如 果我再對你太過客氣的話,就會惹人非議了!』韶蜚嘴角揚起了 笑意,顯得比平時更加嬌艷動人,『仙道哥哥,我看,廚房才是 最適合你的地方啊!』韶蜚改口稱仙道作'仙道哥哥',可見她對 仙道是感激的,但既然老大跟父親都挽留仙道,自己來過過癮, 料也無妨。

『廚房?...』仙道額上直冒冷汗,實在無言以對。『真沒想 到你們這父女倆都是'人面獸心'的家伙啊...』

『好了,韶蜚,不要再胡鬧了,』魚住轉頭跟仙道說,『仙道, 入鄉要隨俗,入教當然就要隨規了,你武功再高,也不能'倖免 '的!』

仙道開始後悔自己加入了魏凌'鬼'教...總之就是'有苦自己 知'了...就這樣,仙道彰成為了魏凌教的一員。

***************************************************************

『紫衣姐姐。』幾乎同一個語調,兩把冰冷的聲音同時間響起。

『啊?是小霜跟小凝啊?』淡紫色的身影裊裊婷婷的從後室走出 了來,『你們可有關於魏凌教的消息麼?』標致出色的面孔,在 冶艷中不失淡淡的清純;淡紫色的絲帶隨意的束著一把及腰的長 髮,一瞥之間,只覺得眼前被浪漫的淡紫色擁抱著...

『嗯。』姐姐凝微笑著,先開了口。『剛才我跟小霜從魏凌教總 堂那邊過來了。』

『啊?是麼?...』紫衣幽閑的坐倒在椅子上,微笑著擺擺手 ,『你們倆別站著了,坐下吧!』

等兩人依言坐下,紫衣開了口,『怎麼?你們有什麼特別的事要 跟我說的麼?』

『嗯。』小霜朝紫衣輕輕一笑,『有一個名叫'仙道彰'的小子加 入了魏凌教。』小霜將她們所見向紫衣報告。『而且,他的武功 還算不錯!』

『何止不錯?他的武功是相當好。』凝皺了皺眉,埋怨小霜太過 自信,在紫衣跟前逞強,轉頭跟紫衣說,『他的武功當屬一流高 手之列。』

『啊?』聽小凝這樣說來,紫衣也顯得有點驚訝,『聽你們這樣 說,這個仙道出過手了麼?』

『嗯。在對付祿嘉幫的時候出手了。』

『祿嘉幫?!.....那只不過是南烈大人手下的一些不成氣 候的烏合之眾而已。』紫衣皺皺眉,似乎不太認同仙道的實力。

『那不就是了!就算是我們姐妹倆出手也肯定能夠把祿嘉幫的人 打個落花流水。』小霜嘟了嘟嘴,神氣洋洋的。

『問題不在於這裡。』凝看著紫衣,細心分析,『他竟然能夠在 一招之內,便最少能夠擊敗十多個對手。而且...他出手之快 ,更屬世間罕有。』

『啊?』紫衣微微一驚。這對雪野姐妹,也是靠'速度'才能得到 南烈大人的垂青,但是凝竟然認為仙道的'速度之快'是令她驚訝 的地方...況且凝說話穩重,從來沒有誇張,紫衣絕對有足夠 的理由相信凝的話...這樣看來,這趟是時候要紫衣親自出手 了。

『姐姐啊,你怎麼總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啊!』小霜還 是不認同凝的話。

『小凝。』紫衣微笑著站起身來,『對啊,別這樣小看自己,你 跟小霜可都是南烈大人的得力助手啊!不過看來,這次我要親自 出手了...』

*************************************************************

『彥一。』

『啊?!是仙道兄麼?』彥一巴巴的跑了過來,滿臉都是笑容, 『仙道兄,實在是太過難以置信了!你昨天這樣一下,再這樣一 下就把祿嘉幫的人打個落花流水!!』彥一左一下,右一下的指 手畫腳,叫仙道哭笑不得。『實在太厲害了!』彥一又補上了一 句。

『別這樣說...』仙道笑了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回應彥一。

『不過,仙道兄啊,你這就不夠朋友了...你的武功這麼厲害 ,卻竟一直隱瞞著我...』彥一話沒說完,就看見魏凌教的內 閣成員之一的望月俊和望月靖稜雙雙步入魏凌總堂。『啊!仙道 兄,你看,魏凌教的'內閣成員'都陸陸續續回來了...先是比 古跟雨樹,現在連望月兄妹也回來了。』

『啊?什麼是'內閣成員'?』仙道一臉迷惘,似乎完全不明白彥 一所言。

『這...不是吧?!仙道兄,你連魏凌教的'內閣成員'也不知 道麼??!』彥一一臉的驚訝,好像聽見了這個世界上最難以置 信的話一樣。

『不知道就不知道,有什麼好奇怪的?!』倒是彥一的驚訝叫仙 道更加不明所以。

『你已經是魏凌教的成員之一了,竟然練魏凌教的最基本架構也 沒有弄清楚,不是太丟人了麼?』彥一擺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樣子 說,『魏凌教內,除流川老大以外,就要數'內閣成員'為尊了! 聽說從前的內閣成員共有十名,但經過一場江湖戰役之後,教中 能人所剩無幾,在這兩年間,才又補足為八人任'內閣成員'。』

『啊?原來是這樣麼?』仙道恍然大悟,『那誰是'內閣成員'? 』

『什麼??!!你連這個也不知道的麼??!』彥一臉上全是不 解,簡直不能相信這個人已經是魏凌教的教眾。『唉...算了 吧,你看來真的是什麼也不知道。內閣成員包括:魏凌教第一高 手,飛天御劍流的唯一繼承人──比古清十郎、牙突高手──'惡 即斬'齋藤一;形影不離的小夜和薰;頭腦非常精密的老前輩七 大叔;還有魏凌教的忍者探子──望月俊、望月靖稜兩兄妹跟雨 樹。』

『啊?原來那兩個十來歲的丫頭小子也是內閣成員麼?』

『仙道兄,你千萬不要這樣說啊~~~~小夜跟薰雖然年輕,但他們 的武功深不可測,是魏凌教的厲害人物...聽說他們還是跟老 大一起長大的...』

『仙道,老大請你到大廳一趟。』韶蜚盈盈的走了過來,打斷了 彥一的話。

『啊?!』仙道笑了笑,轉頭跟彥一說,『我等一下就回來。』
****************************************************************

『今天的事,』流川停了一停,『也許,是我處理失當了。』冷 眼橫掃,臉上有如罩了一層霜寒,『不過...很明顯,內閣所 商討的事,被洩露了。』

比古、齋藤等八人心中一凜。按理來說,祿嘉幫剛在總堂搗亂過 ,就不會再到總堂撒野。況且,魏凌教擁堂十數個,根本沒有必 要再到總堂來。再者,他們似乎是看準了時機,趁流川不在的時 候,方始動手,可見的確是有人通風報信的。

『我不打算計較。』流川續道,『但我希望你們知道,有些事情 ,我是知道的。』

『老大,仙道他在外面。』

『讓他進來。』

仙道走進魏凌教的大廳,只見流川居高臨下而坐,而其他的'內閣 成員',則分別坐在大廳的兩側。四周都籠罩著嚴肅的氣氛,叫人 渾身都不舒服。

『啊!各位午安!』仙道微笑著打招呼,意圖打破大廳中异常嚴 肅的氣氛。不過,看來仙道這是弄巧反拙了,大家都向他投來奇 怪的眼神,叫仙道更加不知所措。

『不是'午安'啊,仙道,』魚住看見仙道一進來就錯漏百出,不 禁搖頭,『你應該說'參見老大'。』

『什麼?'參見老大'?不是吧?!』仙道抓抓頭,『我只是答應 要成為魏凌教的成員之一,并沒有意思要成為流川楓這個人的手 下啊!再說,禮節這方面,我仙道彰從來都不計較。』

『既然'不計較',那你就說一聲'參見老大'吧!』魚住實在拿這 個仙道沒法子。

『既然是這樣,那好吧,我就唯有,』仙道頓了一頓,滿臉都是 勉強,『.....』

『由今天起,』流川打斷了仙道的話,既然他不願叫,流川也不 介懷這些禮節,『仙道就會加入魏凌教,』流川看了看仙道,『 你就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叫仙道彰!』燦爛如旭日星辰的笑容,點亮了死氣沉沉的後 室。『往後,請大家多多指教!』

****************************************************************

『老大。』一把嬌滴滴的聲音在昏暗的內室響起。然而這聲音聽 起來,卻冷得讓人發抖,凍得連鮮血也要凝結...這聲音的主 人,顯然就屬於魏凌教的忍者探子───雨樹。

『雨樹,有甚麼消息了?』

『嗯。如你所料。』雨樹沉聲,『七大叔他的確是圖謀不軌,而 且經常與一些江湖人士見面,司馬昭之心...實是...。』

『嗯。』流川應了一聲。『七大叔的...?』

『查到了。』流川還沒有問完,倒是雨樹先開了口。

『在哪兒?』

『南山山腳。』

『南山山腳麼?...』流川低頭沉吟半恦,『這樣的話,看來
我要盡早行動才行。』

『老大,需要我的幫助麼?』雨樹輕輕吸了一口氣,低頭細問。
一瞥之間,只見雨樹的雙頰若有若無的掠過一絲紅暈。

『不用了,雨樹。』流川擺擺手,壓根兒就沒有留意到雨樹的異
樣,『我自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