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魏凌

Part 6
 

作者: 夏兒 冬兒

 

 

魏凌教的內閣成員端好的坐在大廳兩旁,各人凝神屏氣,目不斜視,對這位年紀輕輕的老大非常尊重,四周寧靜得連銀針落地的聲音也聽得見。

『從明天開始,我將會閉關一個月。』流川頓了頓,『教內一切事務暫時交由比古清十郎和齋藤一打理。』

『是!』比古、齋藤不約而同的踏上一步,躬身接令。

『雨樹,守關的事就來由你負責。』流川向雨樹微微點了點頭,眼裡閃過一絲信任。

『是!』雨樹躬身接令。她知道流川所謂閉關只不過是趁機會對付七大叔。他不希望增添大家的煩惱,所以決定一人行事。此事只有雨樹一個人知道,所以由她守關是最適合不過的。

『好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

『仙道彰...仙道彰...哼!這個仙道彰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的!』薰用力的踢著地上的小草,小草都被他踢得連根而起,隨風飄揚。

『喂...阿薰啊...』小夜斜著眼瞄了瞄薰,眼神裡的笑意帶著一分邪氣,『怎麼啦?那個仙道彰有哪裡礙著你啦?!』

『哼!他哪有什麼礙著我?!你以為這個仙道有什麼能耐可以礙得著我麼?..』阿薰一臉的不屑,『我就是不明白為什麼老大好像總是護著他的!』

『哎喲哎喲...』小夜嘴角揚起了壞壞的笑意,『我們老大哪有什麼護著他啊!你別老神經過敏的。』

『什麼?我神經過敏?你看啊,老大平素跟我們最能聊,但這個仙道一來,老大就巴巴的介紹他一番!』

『哎呀,你別...』

『小夜,你倒說說看,』聽見小夜的話,阿薰可不滿了,一個翻身,輕輕巧巧的從樹上跳了下來,『你說這個仙道怎麼樣?』

『這個仙道麼...』小夜用手輕輕的托著下巴,似乎努力的思索,『武功深不可測,實力不容置疑。』

『哈哈!』阿薰假裝乾笑兩聲,『‘武功深不可測’?你別說笑了,他這是班門弄斧,不知死活!』

『是麼?!』小夜邪笑著擺擺手。『對了!』小夜忽然收起了嬉皮笑臉,若有所思,『你猜老大怎麼會突然間要閉關?』

『我怎麼知道...』聽見小夜突然說起老大,頓時收斂不少,『但說起來,老大似乎從來沒有閉關過...』

『就是啊...』小夜說,『所以,依我看,肯定有事發生。』

『你的意思是說,』阿薰理智的推測,『老大是為了對付敵人而閉關...?不過老大已經閉關三日了,一點動靜也沒有...再說,哪有誰有膽子到我們魏凌教撒野...?』

阿薰話沒說完,小夜一把按著阿薰的口,連打眼色。

『你幹什麼?!』阿薰勉強掙脫小夜的手,『怎麼啦?!』

『噓!』小夜豎起手指,放在嘴前,『你聽!』

阿薰不敢怠慢,當下側耳傾聽,只聽得腳步聲漸漸步近,腳步聲很微,而且每一步或虛或實,竟沒有明顯的分界,有時候似乎是足不著地的走來,有時候又似乎是沉實的。腳步聲應該是雜亂無章的,但現在聽起來卻又竟然是極有規律,來者顯然是內功非凡的高手。

憑阿薰的內功修為,早就已經察覺到來者絕對不是內閣的成員:比古的武功修為極深,但所練內功極為奇怪,所以他的腳步總是一快一慢,沒有明顯的規律;齋藤雖然有點邪氣,但所練武功卻是正派的剛陽內功,腳步聲沉實穩重,絕不會像這腳步聲那樣時實時虛。還有望月俊,他所練武功屬陰勁功夫,腳步聲卻是微乎其微。

阿薰知道來者的內功修為極厚,實在是當世難得的高手,比之起魏凌教的內閣成員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是,應該說...只有比古、齋藤和望月俊可以與他一較高下...

『阿薰。』小夜站在一旁,『你有把握麼?』

『嗯。』阿薰緊緊的握了握拳頭,他知道小夜所問的是‘若跟來者交手,有贏的把握麼?’。『雖然沒有十足把握...但盡可以與他一鬥。』阿薰對自己的能力有絕對的信心。

『嗯。我也這麼認為。』小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猜來者是...?』

『仙道彰!!』沒待小夜的話說完,阿薰驚訝得脫口而出!來者的藍衣翩翩,正是───仙道彰!阿薰暗暗心驚,看來他是低估了仙道的實力了,沒想到他的武功的確是深不可測!

『啊!原來是阿薰和小夜麼?』仙道微笑著走來,就是在漆黑的夜空中,仙道的笑容看起來卻還是像旭日一樣。

阿薰一看見仙道無名火就越發旺盛,冷‘哼’一聲,『小夜,你瞧,有些人立了一點點的功勞,卻在這兒大搖大擺的囂囂張張,毫不將人放在眼內。』

『喂,阿薰!』小夜感到阿薰說得實在過份,伸手推了他一把,轉頭跟仙道吃吃笑的說,『你別介意,阿薰他亂說話而已。』

『啊,不要緊...』仙道笑著,『事實上,我的確沒有立什麼功勞,只是流川他堅持要在內閣成員跟前介紹我這個無名小卒,我也實在沒有法子。』仙道一笑,笑意裡帶著一絲囂張、一絲自傲。他這樣的將自己一褒一貶,讓阿薰更是奈何他不得!仙道的為人雖然隨和,但面對阿薰這樣無理的冷言冷語,仙道彰可也不是逆來順受的人。

『你這算什麼意思??!!』阿薰可真發怒了,自己和小夜向來是老大面前的大紅人,但自從這仙道來了以後,老大不但對他禮貌有加,現在連守關的責任也落在雨樹的身上!雖然說仙道沒有得罪自己,但阿薰偏偏就是討厭仙道,『你算什麼?敢在我面前撒野?!』說話還沒有說完,手上一掌毫不留情的結結實實擊了出去!

『阿薰,你幹什麼?』小夜見狀連忙伸手阻擋,但阿薰出手快、狠、准,待小夜出手,阿薰的手掌已然要擊落在仙道身上!

誰知道阿薰出手雖快,但仙道比他更快,在千鈞一髮間,仙道身子迅速向後滑出,輕輕巧巧的閃身避過,身法好看至極。

眼見仙道不費吹灰之力便輕易避開,阿薰悶‘哼’一聲,手下逐漸加快,步步進逼。然而,阿薰一招一式手下留情,在他眼中,仙道只不過是一個不成大器的魏凌教教眾。再者,他跟仙道根本就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其實出手,也只是看不過仙道在流川跟前大搖大擺吧了。

『啊?你們都在這裡啊?』輕柔爽朗的聲音傳來,看見一個紅衫少女遠遠走來,娉娉婷婷的走過來,卻是剛從賭場過來的韶蜚。

小夜還沒有開口,韶蜚已看見仙道與阿薰鬥在一起。『怎麼會這樣的?他們怎麼會鬥在一起?』韶蜚一臉驚訝,轉頭用疑問的眼光看著小夜。

『阿薰他..仙道他又..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別問我了...』小夜一臉的焦急,出手又不是,不出手也不行,真叫她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一樣。

『...』韶蜚嘟了嘟嘴,眼裡掠過頑皮的神色,默不作聲。她現在實在有興趣看看這場比試。那天韶蜚親眼看見仙道出手相救魏凌教總堂,所以他的實力是不容置疑的。阿薰是內閣成員,身手也自不凡。然而韶蜚心下卻暗暗希望仙道得勝,韶蜚跟阿薰年紀相約,但他跟小夜都是內閣成員,相比之下,自己比他們還矮了一輩。

仙道閃身避過,但阿薰的掌勢卻如排山倒海般,一招一式嚴守工架,一掌比一掌雄厚,令仙道不得不回手招架。『魏凌教中果非泛泛之輩,單是像阿薰這樣的少年,已是當世出類拔萃之流。』仙道嘴角牽起一絲笑意,腳下一錯,避開阿薰擊向左肩的一掌,順勢回了一掌,『看來如果我不下重手,這場比試要在百招後才能分出勝負。』

阿薰一掌擊到,這只是用了五成力道,仙道迅速伸手回掌,阿薰見仙道這一掌凌厲非常,凝神招架...誰知道那掌卻是虛招,仙道突然用力上躍,一個筋斗翻到阿薰的身後,伸手將手掌輕輕巧巧的放在阿薰的背心上。仙道只消輕輕一吐掌力,立制阿薰的死命。

阿薰一呆,已被仙道制住背心,『我輸了。』阿薰心裡怪自己太過輕敵,以為仙道只是普通劍客,沒想到這個仙道彰果真是‘真人不露相’,叫自己著了他的道兒。阿薰雖被拿住了要穴,但他依然鎮靜,完全不失大將之風。

『沒什麼的...我只不過是跟你鬧著玩兒嘛!況且,』仙道哈哈一笑,放開了阿薰。『勝敗實乃兵家常事...』

『阿薰,你沒事兒麼?』小夜站在一旁,看得直冒汗,直到現在才能上前慰問阿薰。

『沒事兒。』阿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是我太過大意了。是我太輕敵,如果跟他真才實學的比試,絕對不會讓他這麼容易就拿到我背心。』阿薰悶‘哼’了一聲,轉頭朝了仙道一眼說,『今天我不認為我輸了給你。』阿薰牽了牽嘴角,完全沒有因此而泄氣,『總有一天,我會証明今天我說的話。』眼裡充滿了自信的光芒。

『阿薰,你以為走得這麼容易麼?』韶蜚看見仙道果然得勝,暗自高興,『魏凌教教規是要兄弟相親相愛,但你卻趁著老大閉關的時候,私自跟仙道比試,你眼裡究竟有沒有老大?』韶蜚說話一氣呵成、振振有辭,而且所說并不無道理。

『你想要多管閑事的話,我沒有興趣知道,反正你做什麼都跟我沒有關係。你喜歡去找老大也好,你喜歡找我比試一下,我也沒關係,你喜歡怎樣就怎樣。』阿薰的語調平淡,似乎這一切真的與他沒有關係一樣。說完,轉身就離開。

『你別大搖大擺的!我這就去找老大!』韶蜚指手畫腳的大叫,但阿薰壓根兒就沒有聽她說。

『哼!這個可惡的薰...走,仙道,我們這就去找老大去!』韶蜚不服阿薰,拖著仙道的手就跑。

『去找流川?...他不是要閉關..?..』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仙道已被韶蜚拉著走,唯有抓抓頭,一臉的無奈,看來他又捲進了另一段故事當中。

**************************************************************

『韶蜚?』雨樹手裡握著長劍,獨自一個人坐在門前守關,看見韶蜚走來,微笑著打個招呼。

『雨樹,你獨自在這兒,不嫌悶麼?』韶蜚微笑著走來,一下子坐在雨樹身畔。

『為老大做事,哪有什麼悶不悶的。』雨樹把玩著手中長劍,微微一笑。一瞥之間,看見仙道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你好像叫仙道彰麼?...』

『啊,對了!我真差點兒忘了正經事兒..』仙道還沒有說話,韶蜚搶著說,『雨樹,麻煩你通傳一下,我有要緊事兒得找老大。』

『老大要閉關一個月,這個月裡,不見外人。』雨樹收起了剛才的友善,臉上的冷淡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看起來就像一個冰雪般的漂亮洋娃娃。

『好雨樹,你就行行好,替我通傳一下嘛!』韶蜚笑著撒撒嬌,拖著雨樹的手搖來搖去。『好嘛...我真有要緊事兒。』

『不行。老大不見任何外人。』雨樹態度非常的強硬。雖然韶蜚是自己的好朋友,但流川已經啟程往南山,關內根本就沒有人,她怎麼可以讓人發現流川的蹤跡?雖然面對韶蜚的懇求,還是鐵著心腸說,『不行。』

『雨樹,你就這麼忍心,看著我被人欺負麼?』韶蜚也發怒了,『流川哥哥不過是閉關吧了,有什麼大不了?!連見見他也不行麼?』

『韶蜚,不是我堅持,只是老大吩咐了,我不得不依。』雨樹也心軟了,但實在不能讓韶蜚進去的啊...

仙道站在一旁,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看來他要求成為魏凌教的教眾,簡直就是最最錯的決定。原本逍遙自在的日子,卻變成了聽兩個小妹妹爭吵的日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仙道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呵欠,揮了揮衣袖,『唉,這兩個小妹妹也不知道要爭到什麼時候...我倒不如早點回去休息一下吧。』

仙道的離開,韶蜚跟雨樹壓根兒就沒有發現,還繼續爭吵。仙道在後園來回跺步,偶爾看看頭上澄明的月光,點點星辰,想起剛才跟阿薰的比試,『那個少年,實在是後生可畏。小小的年紀,能有這樣的成就,假以時日,他日必成大器。』想著,又坐倒在樹蔭下,將長劍輕輕的倚著樹幹。『想起來,魏凌教的姑娘可都挺漂亮的。韶蜚秀麗中不失豪爽、小夜雖然年幼,但卻有一份詭異的氣質。還有雨樹,冰冷中卻有一種脫俗的美...哈哈!』想到這裡,仙道忍俊不禁,自己竟然還有心情品頭論足的想想人家姑娘美是不美!

『對了...怎麼那個雨樹堅持不讓韶蜚進去?難道...』這個念頭突然閃進仙道的腦袋,『難道流川他赤裸裸的練功,所以不能讓人看見?...』仙道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暗罵自己笨,『傻瓜,流川又不是女兒家,怕什麼人家看?...難道,他正在練一門艱難的武功,不能受任何打擾?...那我可真得看看

了!』仙道這個武痴,一想起武功就興奮起來,決心一定要去看個究竟...但仙道心底卻倒隱隱然真的希望流川是赤裸裸的在練功...

*************************************************************

『雨樹,你就讓我進去吧...阿薰太可惡了!不能輕饒啊!』遠遠傳來韶蜚的聲音,仙道不禁皺眉,『女孩子家,怎麼可以纏這麼久?...能吵這麼久,我仙道彰可真得甘拜下風!』仙道微微一笑,一個閃身,像一縷輕煙一樣,輕輕巧巧的越過雨樹跟韶蜚兩人,從另一邊走進了房裡。

『什麼人?!』雨樹敏感的感覺到有人輕輕從身邊掠過,但一回過頭來,卻哪見什麼人影?『難道是我太敏感了麼?...』雨樹正與韶蜚吵得臉紅耳赤,原來就沒有特別多加留意,況且魏凌教中根本沒有人有膽子硬闖老大閉關的地方,再加上仙道輕功極為高明,令魏凌教內閣之一的雨樹,也沒能及時發現仙道。

『喂!你別想扯開話題啊!』韶蜚全副精神一心一意的,哪還會發現仙道的蹤跡?她壓根兒就什麼都沒有聽見!

**************************************************************

仙道一個翻身,輕易的就走進流川‘閉關’的地方。仙道微微的吁了一口氣,『僥倖!』雨樹的警覺性實在是超乎想象以外,即使是跟韶蜚正糾纏不清,也能兼顧四周環境,真差點兒就要被發現了。

仙道來到房門前,輕輕一推,沒想到,門‘呀’的一聲,應聲打開,完全沒有特意鎖上。

『奇怪!怎麼沒有鎖...?』仙道一句話沒說完,另一個句話卻已脫口而出,『沒有人?!』

只見房內空空如也,哪有人閉關?除了兩襲窗帘在風中輕輕蕩漾以外,連人影兒也沒有一個!

『流川楓究竟去了哪兒?』仙道百思不解,『他假裝閉關,連內閣親信也騙倒,究竟是為了什麼?...看來內閣成員中,只有雨樹一個人知道...』仙道的嘴角揚起了久違的邪笑,『管他的,不過此事我仙道彰是一定要管上一管的了...看來我加入魏凌教也未嘗不是好事一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