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魏凌

Part 9
 

作者: 夏兒 冬兒

 

 

『怎麼了?...老大...』還未走進大院,遠遠就已經聽見七大叔那囂張的笑聲。流川緊皺了眉頭,但還是大步的走了進去。

只見七大叔大剌剌的站在門前,叉著腰,陰陽怪氣的,似乎是胸有成竹的等待流川的來到。『怎麼了..老大?...這回不再鬼鬼祟祟的三更半夜,跑進我的地方啦...?!哈哈....』刺耳的笑聲帶著諷刺的意味,教流川再次皺起了眉頭。

『這回還帶上了幫手呢...!』七大叔指著仙道,『老大,難道你以為帶上這麼的一個毛小子,本大叔就會怕麼?...你趁早別發夢了!....你看我這兒,』七大叔一拍手,從屋裡、樹後、甚至屋頂,有數百人走出來,『你看,你看!...不下數百人,你們兩個小鬼...哼!簡直不自量力!』

『......』流川默不作聲,沉著應付這七大叔。這回,當真不能再有任何差池的了。

『老大...你怎麼不作聲?..嚇得不會說話了?啞了麼?...還是要求饒了?!...』七大叔趾高氣揚的,『你不說話...好!我就把話給你說清楚!我是要造反,早在你老頭子沒死的時候,我就想著要造反!你奈何得了我麼?!...哼!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哈哈...』

『我本想為你留點面子...』流川再也耐不住了,臉色一沉,有如罩了一層冷霜,聲音一下子就蓋過了七大叔的笑聲。『不過,既然有敬酒你不愛吃,就別怪我不客氣...』

『不客氣...??!!你憑甚麼不客氣?...』

流川沒有理會七大叔,往自說,『單打獨鬥,我跟你。』

『單打獨鬥??哈!』七大叔冷笑一聲,『你憑甚麼要我聽你的?!你以為你是誰?魏凌教老大麼?...我吥!我這兒有數百人,為什麼要跟你一對一?簡直就是荒謬!...現在是大白天,發夢還早著呢!乘早收了心,好好的求饒,本大叔還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

流川的嘴角揚起了一絲自傲的笑意,沒有答話,卻聽得仙道插了口,『七大叔,不是我這當後輩的要來教訓你...只是,似乎你當真忘掉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仙道一語未畢,七大叔身旁的人突然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了下去!

『先是雙眼翻白,呼吸極微,而且越來越困難...』流川忽然開了口,還准確無誤的將所有人的病症一一說出來,雖然離開這些人數十尺,但一切似乎都在眼前一樣!『臉色從青而白,由白而紅,再由紅而青...』

七大叔見狀,臉色慘白,『不錯...你,說的不錯,我的確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七大叔苦笑一聲,『我忘了流川這小子不但醫術高明,而且是當世的用毒高手,是康淋的高足......有時候,女人也可以很恐怖......』

七大叔一句話未說完,流川一個箭步搶上前去,迅雷不及掩耳間,已一手拿住了七大叔胸口的要穴!七大叔瞪圓了一雙眼睛,還未能反應過來,流川的掌力早發,只見七大叔的身子慢慢的軟倒在地,動彈不得。

『七大叔,』仙道呆了一呆,不禁為流川的果斷兇狠而瞠目,但隨即回過神來,暗讚流川行事爽朗,絕不拖泥帶水,是出色的領導者!『別說你武功全失,你就是完好無缺,孤身一人,也是絕對沒有勝算的了...』

『哼!』七大叔打斷了仙道的話,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但全身乏力,哪還站得起來?他只稍稍坐直了身子,『你喜歡怎樣就怎樣!要剮要殺,悉隨尊便!當年我輸在流川那老鬼手上,沒想到今天,還要輸在這小鬼的手上!!...我只有怨天...』

流川默不作聲,‘刷’的一聲,抽出了凜冽的長劍,森然道,『的確...當年你輸在我父親手上;今日,你栽在我手裡....然而,你的運氣不再像上回那樣好...』流川倒轉劍柄,將劍拋在地上,『你自己了斷吧。』

留下了一句話,流川頭也不回,轉身就走......

七大叔看著長劍,良久良久,顫抖著的手,終於...執起了長劍...

天空,蔚藍的天空,依舊晴朗...雲霞,純白的雲霞,仍然漂亮...陽光,金黃的陽光,依然燦爛......只是,一切都似乎蓋上了黯淡的顏色,蓋上了一層腥臭的鮮紅......

*************************************************************

鮮紅的血,一滴一滴的染紅了那粉紫色的長裙,紫衣捲起衣袖,雪白的手臂上有一道兩吋來長的傷口。傷口不算太深,但卻留下了永不磨滅的疤痕。

『哼。』紫衣咬了咬牙,忍著痛,勉強將傷口包紮好,但仍是痛得厲害。

『魏凌教確不是好惹的。』紫衣輕輕的揉了揉手臂的傷口,『單是望月俊一個已經是這樣難對付...更何況是剛才只推出一掌的比古?還有齋藤一...還有小凝她提過的那個仙道彰...探了一個月,也沒有見過他...他究竟是甚麼人?...』紫衣沉思細想。

『探了快一個月了...還沒有把握...魏凌教是深不可測的...』紫衣輕輕的歎了口氣,不是滅自己的威風,而是魏凌教能人輩出,而且年紀輕輕已能獨當一面,實是後生可畏。紫衣細心的將她一個月來所見所聞集合分析,『雖無十足的把握...但也許亦可以一試...』紫衣咬著牙,忿忿的,『我可不會就這樣放過魏凌教...』

************************************************************

『喂!你聽說了麼?原來老大他這一個月啊,不是真的閉關...是要去對付那七大叔。』

『早聽說了...那七大叔,竟然膽敢造反!枉老大原本打算為他留點面子,才佯裝閉關的。』

『是這樣的嗎?老大可真是澤心仁厚!』

『是啊...我也聽說了。』

『知道嗎?...但那七大叔并不領情,還讓老大中毒了。』

『甚麼?!甚麼?!甚麼?!甚麼?!?!?!?!』彥一將頭伸過來,『連老大也中毒了?!?!』

『不就是嘛!那七大叔可真真真可惡!』

『不對。』彥一連連搖頭,『不是不是不是。我聽老大是身負重傷,仍一人獨鬥數十大漢!最後還活捉了七大叔...』

『有這樣的事??老大不愧是老大,可真厲害!』

『是啊是啊!老大他一人力戰...』

『你別胡說了,彥一...』一個人聽著突然插了口。

『對了。老大他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只不過是給比古捎來了一封飛鴿傳書而已。哪有說這許多...』

『彥一,原來你不知道!那你別亂說嘛...』一個原來聽得興致勃勃的人抱怨。

『不是啦...這些是經過我精密的來源所搜集回來的資料啊,可信性高得很啊.....哎呀!是誰?誰這麼用力敲我的頭?!...』回頭,不禁失聲,『仙道兄?!』

『你在胡說甚麼啦?!...』仙道笑著又敲了敲彥一的頭,『你跟流川去對付七大叔了麼?!...虧你說得繒形繒色的!』

『仙道兄...這幾天你跑到哪兒去了?!』雖然是被拆穿了,但也不臉紅,彥一趕緊轉了個話題,『不見你好久了...』

『嗯...沒甚麼..出去舒舒筋骨...』仙道嘴裡說得輕鬆,想起那天孤身一人前去替流川去下毒,雖未有一懼,但可也捏了一把冷汗。

『彥一!!你跑到哪兒去了?!?!?!還不快來?』

『來了!』彥一回頭應了一聲,『仙道兄,等一下,再跟你談...』

『彥一!!!』

『來了!!!』

見彥一走遠,仙道剛吁了一口氣,暗暗慶幸彥一沒有追問下去。

『喂!』

『誰?...』聽得身後有人叫道,連忙回過頭,『咦?韶蜚?!』

『仙道哥哥!那天你究竟跑到哪兒去了?!我跟雨樹正吵著,吵著吵著的,就不見你了!還一連失蹤了這許多天!!!你搞甚麼?!』韶蜚一臉的不滿,嘟著嘴,頓了頓足,『好歹也說一聲啊,我可擔心了老半天,以為你是掉進井裡去了!』

『這...』最怕就是人家問他這幾天到哪兒去了...說實話不是,不說實話,又想不出甚麼借口!但是一回來,彥一和韶蜚劈頭的第一句就是:你到哪裡去了?!害得他吞舌吐吐的,有口難言。『好了...我給你賠不是了...別撒嬌了...我不過是出去舒舒筋骨,每天都要我躲在廚房裡,可不悶得發瘋,趁你那流川閉關了,我還不趕緊逃出去?!』

韶蜚不禁‘噗地’一笑,『那你這可算是怪我了!...是我讓你呆在廚房裡的啊...』用手輕輕的推了仙道一把。

『這個嘛...』仙道假裝著沉思,『也可以這樣說!』一句話出口,自己也不禁笑了出來。『喂,別耍了...那流川他出關了沒有?』

『耶?!你還不知道麼?』韶蜚瞪大了眼,『老大他原來是以閉關為名,趁機去對付那密謀造反的七大叔啊...』

『有這樣的事麼?』仙道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連他自己也要佩服自己的演戲天份。『那流川他回來了麼?』

『還沒有。』韶蜚搖搖頭,『不過...應該是這幾天內的事吧...』

『那我可幸運了...』仙道裝著哈哈一笑。

*************************************************************

『小凝、小霜,你們倆都來了?』紫衣緩緩轉過身來,臉上是凝重的。

『嗯。紫衣姐姐。』

『怎麼樣?...找我們是甚麼事啊?...』小霜微笑著問。在紫衣面前,她總會放下冷漠的臉孔,少女的天真表露無遺。『啊...我知道了..是魏凌教的事宜麼?』 

『嗯,是魏凌教。』

『紫衣姐姐。』進來後一直沒有說話的小凝,這時卻突然開了口,『你的手臂...』

紫衣先是一呆,然後慢慢的拉起衣袖,『看。』一道已結了疤的傷口,長長的、深深的刻在紫衣那雪白的手臂上。

『怎麼會這樣的?!』小霜不禁失聲,小凝也倒抽了一口涼氣。

『小霜,你還是及不上你姐姐小凝處事小心啊...』紫衣沒布回答小霜,反而微微一笑,『你的驚覺性...看來還要改進啊...』

『紫衣姐姐,這...?』雖不如小霜熱情,但小凝對紫衣的關心也絕不遜於妹妹。

『是魏凌教麼?』紫衣尚未回答,小霜、小凝兩人心靈相通,一起脫口而出。

『嗯。』紫衣應了一聲,『這是輕傷而已。』沒有太在意這次的受傷。能屈能伸,才能幹一番大事。『這是教訓我們,魏凌教并不容易對付的...我們這次,算是輕敵的後果了,往後更要小心行事。』

『但這...』小霜一臉的關心,皺著眉。 

小凝沉聲道,『此事...不能就這樣讓魏凌教好過的。』

『別擔心。』紫衣道,『叫你們過來,當然不是要讓你們看看我的傷口的...』紫衣忿忿的咬了咬牙,『我也不會讓此事就這樣過去的...魏凌教...』

『怎麼?紫衣姐姐,你想到甚麼方法麼?』

『嗯。』紫衣沉思著。

『照你看,我們要先從誰身上下手?』小凝問了一個實際的問題。魏凌教高手如雲,雖然她們都是一流的高手,但若是貿然動手,而沒有鎖定目標行動,只怕要事半而功倍。

『對。』曾經跟姐姐一起查探過魏凌教,小霜深知道,對付魏凌教,不能用硬碰的。

『本來,我是打算從望月靖稜處下手的...』紫衣停了停,『她的經驗尚未到家,而且她生性樂天善良,沒有機心....』

『不行的。』不待紫衣說完,小凝就否決了紫衣的決定,『望月靖稜雖然是經驗不足,但有他哥哥望月俊在身旁,我們很難找機會下手的。』

『不錯。這就是我的顧慮。』紫衣點了點頭,『你們倆怎麼說?』

小凝和小霜兩人對望了一下,心靈相通,要對誰先下手,早就心裡有數。

紫衣微微的笑了笑,『去吧...照你們自己的意思去做...』就知道這兩姐妹不簡單,看來她們是越來越成熟了。

『是。』